两人回到老宅,准备把剩下那只鸡弄一弄带上山,结果还没走近,就脸色猛然一变。

院门开了!

带着秀秀赶回家,一进门,林阮气得肺都要炸了。

只见整个院子,被糟蹋得不成样子,各种东西被扔了一地,屋里存放着的苞米,全数不见。

家里前些日子才添置的一些家用物件,全部被扫荡一空。连早上那锅没喝完的鸡汤都不见了。

除了东西不见,房子也遭到了破坏,门被砸出了个大窟窿,好几处本就不太结实的墙面,也被弄倒,族里给的那几样家什,被砸得不成样子,连房顶上的茅草棚子,都被捅出几个大窟窿,整个房子都摇摇欲坠。

不用说,她也知道是谁干的。

虽说老宅这里离村子有一段距离,可也不是真的远得没边了,况且这几天马上就要播小麦了,不少人都要耕地,时不时会往老宅附近经过,大白天敢这么明目张胆的搬空她家,除了林家那群极品,还能有谁!

行,挺能折腾的,那老娘就陪你们玩到底!

只要你们兜得住!

秀秀看着被毁得不成样子的家,眼泪滚滚而来。

“阿姐,我们的房子坏了,我们没地方住了。”

林阮弯腰把她抱起来,替她擦干眼泪。

“这会儿别哭,眼泪要流到合适的地方!”

说着,林阮抱着秀秀转身出了门。

一个时辰后,榆林县衙。

一个十二三岁的姑娘,带着另一个四五岁的小姑娘,在衙门击鼓喊冤,说要报官。

鼓声迅速吸引来了一大批闲着没事干的人。

衙役出来询问,“击鼓何事?”

“我要来报官,我家遭了强盗,前些日子刚打来的苞米连同家里的一并物件,尽数被盗,房子被毁,求大老爷替我做主,抓住强盗,还我血汗。”

强盗?

这可不是小事。

榆林县虽然不算什么治安多么严明的地方,可平日里也顶多就是小偷小摸,像这种情况,还真是极少见到。

县令听闻这事,立刻吩咐官差,前往林家村调查情况。

林阮则带着官差,一道回林家村。

何君瑜一路上献宝似的对身后一名身着玄色衣衫,神色严肃到没有一丝表情的俊朗男子说道。

“表哥,你想吃的草莓,一会儿到了酒楼里,我就让钱叔派人那林姑娘家去摘,想吃多少有多少。”

男子依旧没有什么表情,但何君瑜可以确定,他表哥现在心情是不错的。

想到这个身份尊贵、铁血手腕的表哥,竟然爱吃草莓,他还真是有点不大习惯。

不过那草莓的味道是真的好。酸甜多汁,令人回味无穷。

可惜就是产量不多,他娘抠门得很,每次草莓运到府城,就只给他留那一小碗,他真是越吃越馋,恨不得搬来这榆林县住着。

无奈他娘不同意,说他下月就要参加秋闱,不许他到处乱跑。

好不容易他表哥这回办差,路过府城,去他家看望他娘时,尝到那草莓之后,颇为惊艳,想见一见这种草莓的人,不然他哪里有机会能来这里。

一会儿到了醉仙楼,可得让钱掌柜多去摘些草莓来招待他。

至于他娘那边够不够,他才懒得考虑。反正他家又不是穷得揭不开锅了,少卖一回草莓,也没啥影响。

何君瑜这样想着,脚步都不由得加快了几分。

正巧前面呼啦啦来了一群人,何君瑜随意扫了一眼,就把头转开,三秒过后又猛然转了回来。

那不是林姑娘吗?怎么跟一群官差在一起!

何君瑜赶紧走几步,大喊一声,“林姑娘,出什么事了?”

林阮心里正想着事,没注意听。

秀秀伸手扯了扯她,“阿姐,那个漂亮公子。”

林阮回神转头一看,就见何君瑜一脸关心地看着她。

“何公司,我家出了点事情,有什么事等处理完了再说。”

官差们并不认识何君瑜,见他挡了路,恭恭敬敬地道:“这位小公子请让一让,我们正在办案,不能耽误时间。”

这些官差平日可里可不是如此好说话的人,对何君瑜恭敬,那是因为他穿戴不凡,一看就不是普通人家的子弟,这些官差个个都是人精,自然知道该用什么态度说话。

何君瑜还想说什么,他身后的表哥一把将他拉到了路边。

官差们客气地朝两人拱了拱手,带着林阮走了。

何君瑜拔腿便准备跟上去,结果他表哥拉着他不放。

“表哥,那个林姑娘,就是你要找的人。她这肯定是遇着什么麻烦了,我得去帮帮她。”

男子终于开了口,声音清冷得有些过分,“去县衙。”

何君瑜一拍脑袋,“对哦,去县衙问问县令,再打声招呼,这可比跟着林姑娘有用得多。”

说罢拉着男子就往县衙的方向奔。

男子看着何君瑜那急切劲,忍不住微微皱眉。

这一边,林阮带着官差们,一路到了林家村,刚进村口,就遇到了两个挑着担子的村人。

自古以来民怕官,那两人一看林阮走在一群官差中间,顿时吓了一跳。

待林阮和官差走过,那两人挑着担子,撒丫子往村里跑。

“不得了,林寒和林阮惹上官司了,官差到村里来拿人了。”

很快,这个消息就传遍了村子,一大群人呼啦啦地涌到老宅门口,准备看官差拿人。

王氏和之前被林阮教训过的张氏正在林家说话,听到这个消息,赶紧穿了鞋,跟着人往老宅跑,脸上是止不住的幸灾乐祸。

尤其是王氏,那一脸解恨的样子,丝毫不加以掩饰。

她在林阮手里吃过那么多次亏了,偏偏拿她一点办法都没有。

林忠那个窝囊废这段时间也被她挑唆得脾气越来越差,前两天竟然还从她这里抢了银钱,给那小贱蹄子送去。光是想到自己省吃俭用攒下来的银钱便宜了那小贱人,她就气得肝疼。

现在好了,那小贱蹄子惹上了官司,这辈子都怕是完了。她要去看看那小蹄子的凄惨下场!

官差们到了老宅一看,好家伙,这跟抄家也没啥区别了。

林阮把家里的情况仔细跟官差说了一遍,官差们便正准备去村里找人问情况,一看这么多人围了过来,便随便找了几个人问。

章节目录

农门辣妻:王爷来种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E书吧只为原作者一朵花儿开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一朵花儿开并收藏农门辣妻:王爷来种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