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族长爷您也知道,我奶是个有些霸道的人,她为了我们这一大家子能过好,处处操着心。我昨晚猎了野猪的事情,她若是知道了,肯定会要求我把银子上交的。”

“若是我没别的用处,交了也就交了,左右银钱都是用在我们自家人身上了。可眼下我们扩房子,阿寒念书,这处处都是需要用钱的时候,要是银子都让我奶拿走了,只怕……”

林阮一脸的为难,带着些乞求的神情看着族长。

族长一想到老王氏那混账样,顿时也皱起了眉头。孩子的担心不是没有道理,就老王氏那偏心到胳肢窝的毛病,说不定这会儿就已经等在林阮家门前了。

不得不说,族长猜得还真准。

“你且放心地扩房子,这件事情,我会替你出面的。”

林阮赶紧站了起来,拉着秀秀一齐朝族长福了个礼。

“多谢族长爷。”

搞定了族长,林阮又拎着另一块肉去了里正那里,毫不意外,里正也答应了林阮帮忙镇压老王氏的请求。

当然,他们说的不是镇压,而是规劝。

规劝老王氏做个人。

忙活了半个上午,林阮办妥了事情,长长地舒了口气。

要不是顾念着林寒以后的名声,依她的脾气,谁敢来要钱,她直接开怼,怼死不论。

现在这样办点小事都要四处打点,真是麻烦又憋屈!

说到底,她还是不够有震慑力。

得想个办法,把老王氏给震住才行,否则以后她不管想弄个啥,都得这样弄一通,那也太要命了。

不过眼下这事儿先搁一边,她得赶紧找周大叔帮忙联系盖房子的人手才行。

把剩下的那十斤猪肉拎着,林阮便到了周家。

周婶子一见她手里的肉,便道:“昨晚都给了那么大一块,咋又拎一块来了?”

林阮笑道:“昨晚那么多人看着,我也没好意思多给周叔他们割。所以特意让屠夫留了一块,今天再给你们送来。”

“这大热的天,你给这么多肉哪里吃得完?赶紧拎回去,留着你们自己吃。”

拎来的东西哪里还有往回拎的理。

林阮径直把肉拎进了周婶子家的厨房,“要是怕坏,婶子就往姥家送一些呗,叫他们也尝尝鲜。”

周婶子听了这话,心里一阵感动。阿阮这孩子,是个好的,别人只要帮过她一次,她就会一直记着别人的情。

“对了婶子,我大叔呢,在家吗?”

“在后面菜园子里翻地,这不才下了雨,我让他把地翻出来,撒上些菜籽,赶在冬天前,还能有些菜吃吃。咋了,你找他有事?”

林阮点头,“是有件事情想麻烦他。”

“行,你坐着,我去叫叫他去。”

周婶子说着就要走。

“婶子,我跟你一块过去就行,不用把大叔叫过来,净耽误他干活。”

跟着周婶子到了后院的菜园,周大叔正和周大郎在翻着地,秦氏跟在两人身后清理翻出来的草根。

见林阮来,几人都笑着跟她打招呼。

“当家的,阿阮找你有事。”

周大叔一听,赶紧要放了锄头从地里出来。

“大叔你不用出来,你边干边听就行。”

“行,你说吧,啥事儿?”

“我想扩房子,但是不知道去哪儿请人,我想麻烦大叔你帮我跑腿张罗一下,你看行吗?”

周大叔有些吃惊,“扩房子?”

林阮点头,“我前些日子打了些野鸡野兔,攒了些零散银子,昨天的野猪有八两多,一共有十来两,也不知道够不够?”

“你打算扩几间?扩成啥样?”

“我想扩三大间,隔成四小一大,砖墙瓦顶。”

周大叔仔细算了算,皱着眉头道,“这样算起来,十来两银子怕是不太够,至少得准备二十两。”

林阮手里现在已经攒了上百两银子了,钱不是问题。

“银子的事情,我再慢慢想办法,实在不行,先把打下的来的苞米卖掉一些,房子却是不能再拖了。不然银子放在我手里,怕是迟早要让我奶给抢走的。”

在周家人面前,林阮有啥说啥,没那么多顾忌。

周家也知道老王氏的尿性,于是周大叔点了点头。

“那行,我下午就去给你找人,不过开工至少要等下个月了,毕竟过几天就要播种小麦,一般这个时候的工匠都不肯接活。倒是可以先到家里来看看,把需要多少砖瓦给算出来。至于银子,到时候再慢慢想办法便是,都是乡里乡亲的,拖欠一点,也没关系。”

林阮笑着点头,“那行,那就劳烦大叔了。”

“没啥,你们姐弟几个也不容易,我们也帮不上多大的忙,这跑跑腿的事情还是能的。”

从周家出来,林阮带着秀秀悄摸地回了老宅那边,凭着好眼力,老远就看见老王氏坐在院子门前,大有等不到她就不肯走的架势。

秀秀有些害怕,拉着她的衣角,怯怯道,“阿姐,奶在那里守着,咱们回家肯定要挨骂。她肯定是要来抢银子的。”

林阮伸手拍了拍她的头,“别怕,阿姐有办法治她。”

让秀秀找个树荫坐下等着她,她则绕路靠近老宅。

老王氏五十多的人了,年轻的时候晚上点灯做针线,把眼睛熬坏了,所以视力不大好,并没有发现林阮就躲在十米外的地方。

今天的天气格外好,秋老虎威力十足,她在这里已经等了快一上午了,又渴又热,心里别提多大的火气。

正烦躁着,突然感觉后背凉嗖嗖的。

怪舒服。

老王氏往后蹭了蹭,刚在心里嘀咕,就发现后背那东西竟然会动!

生在农村的人,多少还是有些常识的。

老王氏立刻寒毛一竖,小心翼翼回头仔细瞧了瞧,只见一条手腕粗细的花蛇,正挂在院门上。

女人嘛,都怕这玩意儿,哪怕是战斗力爆表的泼妇,也难有例外。

“嗷”一声,老王氏以和她年龄极不相符的利落身手,从门边猛地弹开,吓得一脸惨白。

但是,老王氏混迹乡里五十多年,虽然怕蛇,却也不至于让一条没毒的花蛇给吓跑。

毕竟银子的魅力,哪是一条蛇能冲淡的!

所以老王氏只是退到一个安全的距离,捡了块泥巴,朝那蛇砸过去,企图把它吓走。

谁知那蛇竟是慢悠悠地从门上滑下来,在地上绕了个圈,直奔老王氏而去。

章节目录

农门辣妻:王爷来种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E书吧只为原作者一朵花儿开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一朵花儿开并收藏农门辣妻:王爷来种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