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阮也不是不会来事的人,昨晚那么多人上山去寻她,还帮她抬猪回来,她怎么也不能让人家白忙活一场。

于是她连夜就让周大叔寻了屠夫过来,就在村口的空地上,把那两头野猪给收拾利索,给上山寻人的那些人,每人分了五斤猪肉。

那两头野猪每头都在将近四百斤重,分出去将近一百斤。

那些分到肉的人家,个个欢天喜地,夸了林阮一通之后,拎着肉走了。

没分到肉的人家,别提多后悔了。早知道上山没什么危险不说还有肉拿,他们也去了。

可惜这会儿说啥也晚了。

林阮趁着收拾猪肉的空档,回老宅洗了个澡换了衣服。

回到村口,就有人来问,“阿阮,你这肉能卖一点给我们吗?家里好些日子没吃过肉了,正好你这儿有,割上两斤回家解解馋。”

林阮大方点头:“当然可以,大家也不是外人,这肉我收十文斤就成。”

野猪肉跟家猪不同,味道有些膻,所以要比家猪肉便宜。家猪肉一斤二十文,野猪肉一般是十五文。所以林阮要的这个价格,真的相当便宜了。

村里一听,高兴坏了,赶紧嚷嚷着要割肉。

林阮借了称过来,让屠夫帮着切肉,一直忙到后半夜才算完。

剩下的猪肉,林阮全都以每斤十三文的价格,处理给了屠夫。

五百多斤肉,卖了将近七两银子,加上散卖出去的那些,一共得了八两多。

林阮收了银子,便拎着剩余的三十多斤野猪肉,带着秀秀回家睡觉去了。

林家阿阮打了两头大野猪的事情,卖了八两银子的事,很快就传遍了整个村子。

老王氏第二天早上收到消息赶到老宅的时候,老宅大门紧锁。

转头找村里人打听林阮的去向,可老宅远离村子,谁也不知道林阮去了哪里。

老王氏急得跳脚,八两多银子啊!那可是老大家半年的收入了。

这么多钱,她必须得想办法要过来才行。

而此时,林阮正在族长家里,脚边站着秀秀,手边的桌子上,摆着十斤猪肉。

别看族长年纪大,但他对村里的事情了如指掌,哪怕昨天夜里他睡得早,可林阮打了野猪的事情,他知道得门儿清。

“阿阮丫头,一大早的给我送肉过来,是有啥事想求我帮忙?”

林阮微微一哂,“不找族长爷帮忙,难道就不能来看看您吗?这是我们家阿寒孝敬您的。”

说着,又从口袋里掏出一串子铜钱来放在桌子上。

“族长爷,前些日子垒院墙的工钱,我现在手里有了,就劳烦您帮我发给那些叔伯们。”

“不着急,一个族里的,晚些日子也没事。”

“正是一个族里的,才不能一直拖着。大家都不是闲人,抽空帮我们垒了院墙,受苦受累了,哪有我手里有了银钱,还拖着不给的道理?那不是坏了咱们林家的名声嘛。咱们林家向来是讲诚信的,说到的话,必然要是办到的事。”

族长听她这么说,脸上带了些笑意。

“听说,你让阿寒去上学了?”

林阮在心里感叹一声,果然是能当上族长的人,哪怕年纪这么大了,心思还这么细。

林寒上学的事情,昨晚她在山上说过,连林忠这个当爹的,到现在都还没有反应过来,族长竟然就已经知道了。

“是的,阿寒在县里崇文私塾里读书,昨天才刚入学。”

族长满脸的欣慰,“好啊,咱们林家又要出一个读书人了。阿阮,你是个懂事识大体的姑娘,林家没有白养你一场。”

林阮对这话不以为然,不过也没表现出什么来,而是抿着嘴佯装含蓄地笑了笑。

“主要是阿寒想读书,他脑子聪明,心性也好,不读书倒是太可惜了。正好有前些日子打了些野兔野鸡去卖,攒了几两银子,又打听到了崇文私塾的名声,就把他送了过去。张先生说咱们阿寒是块读书的料,很是喜欢他呢。”

说到这话,林阮故意表现出一副与有荣焉的模样来。

族长听她这么说,顿时也满脸的笑意。

他是一族之长,自然是希望族里能多出些有才能的人,这样才能将他们林氏一族发扬光大。

说起来也是惭愧,他们林氏家族发展至今,也是上百年的历史了,可愣是没有出过一个有大本事的人。

他多希望他们林家,也能出个当官的,这样他这个当族长的,脸上也有光。将来到了祖宗面前,那也是有面子的事。

“县里那张先生我也听说过他的一些名声,是个很不错的先生,据说他教出来的学生,好几个都考上了秀才。阿寒跟着他,肯定也差不了。”

“不过,我听说那张先生收的束修可不便宜,当初你大伯家的阿玉原本也是想送到他那里的,就是因为束修太贵才没去成。”

“阿阮,做学问要紧,不过也不能太逞强,隔壁村也有私塾,那里束修一个月只要五百文。要不,你让阿寒上完这个月,就回来上吧,省下些束修,你的负担也能减轻不少。”

林阮抿着嘴笑了笑,“族长爷放心,阿寒的学费我自有主张,张先生那里虽说是贵了些,不过贵有贵的道理。林玉在隔壁村上了七八年才考上童生,这看似每月花钱少,可这么几年算下来,也不是笔小数目了。”

族长听她这么一说,点了点头,“倒也是。那你自己多打算些,有什么需要帮衬的地方,尽管过来找我便是。”

林阮连忙站起来福了福身,“多谢族长爷,其实我们眼下便有一事,需要族长爷帮忙拿个主意。”

“你说说看何事。”

“是这样的,族长爷,我们现在住的那房子,是多年前的老宅子,虽说前些日子才翻新了一下,但地方太小,实在有些住不开。秀秀眼见就大了,总不好再跟阿寒挤在一起睡。我想着趁着手里有了钱,先把房子扩一扩。”

族长连连点头:“你的考虑是对的,男女七岁不同席,秀秀翻了年就六岁了,阿寒如今也上了学,可不能再像以往那样将就了,不然让人说着不好听。你找我是想让我帮着在村里找人盖房子?”

林阮抿着嘴笑,“盖房子的事情我想交给周大叔去操心,您年纪大了,这些跑腿的活,我可不好意思劳烦您。我想求您的是另一件事。”

章节目录

农门辣妻:王爷来种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E书吧只为原作者一朵花儿开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一朵花儿开并收藏农门辣妻:王爷来种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