葡萄树抖了两下,树上的葡萄串开始迅速膨大,等长到了林阮想要的大小后,葡萄串的颜色开始由绿变紫。

林阮顺手摘下一颗,剥了皮扔进嘴里尝了尝,酸甜可口的汁液让林阮高兴地眯起了眼睛。

坐在葡萄树下吃了个痛快,林阮起身用菜刀砍了些树枝和结实的杂草,开始动手编篮子。

家里没有篮子,她上山的时候,就只拎了把菜刀。这些葡萄可经不住挤压,没办法用衣服兜着。

林阮不是很擅长手工活,编了半天也编不出个形状来。

正当她懊恼时,眼里瞄到了旁边树上的一些细如手指的藤蔓。

有了!

操控着异能,林阮让那些藤蔓互相缠绕,形成了一个简易但却异常结实的篮子。

用菜刀把“篮子”砍下来,把杂草铺在里面,这样就能用了。

把葡萄都摘了下来,小心地放进篮子里,为了不让葡萄受挤压,林阮还细心地在每一层葡萄之间,都铺上了厚厚的杂草。

忙完这些,太阳已经偏西了。

把葡萄篮子拎上,又用菜刀砍了一截葡萄枝放进篮子里,这才按照原路返回村。

老宅。

天色渐晚,眼看就要黑透了。秀秀依在大门边上,眼里噙着泪,小手紧紧地攥着衣角,嘴巴抿得死紧,仿佛下一秒就能哭出来。

林寒的脸色也不好看,到门边去拉秀秀。

“走吧,吃饭了。”

秀秀不肯走,倔强地站在那里,“阿姐还没有回来,我要等她回来一起吃。”

“她那么大个人了,要回来早就回来了!她要是不回来,你就是站死在这儿,她也不会回来。”

秀秀是个认死理的小丫头,听了哥哥的话,梗着脖子大声道:“不会的!阿姐一定会回来的!”

林寒想到林阮的反常,还有前两天在林家时,她提出要脱离林家的事情,脸色就越来越阴沉。

今天下午,他和秀秀一觉起来之后,就发现她不见了,他到处都找过一遍,甚至还去林家走了一趟,都没有发现她的踪影,他的心里就开始忍不住胡思乱想起来。

看着秀秀眼巴巴的样子,林寒心里难受得直抽抽,只是又不知道该如何表达,只得冷着声音命令:

“回屋,我要关院门了。”

秀秀小手把着院门,死活不肯进去。

“我不要,我要在这里等阿姐回来。”

林寒生气地大叫:“她不会回来了!你就是等死在这里也没用!”

秀秀愣了愣,眼泪啪嗒一下就从眼里滚落出来。

“不会的,你乱说,阿姐一定会回来的!”

林寒心里也不好受,他再坚强懂事,也不过九岁的年纪,刚刚离了林家,心里本就没有底。如今又发现和他一起长大的林阮突然跟变了个人一样,而且之前还生出了要离开林家的心思,他心里就更慌。

如果林阮真的偷偷离开了,他该怎么办?

光是想到这个可能,林寒的鼻子就一阵阵发酸。

倔强的小孩不肯承认自己心里害怕,只得用硬声硬气来掩饰自己的慌乱。

“我说过,她不会回来了!你要是不进门,我就不管你了!”

秀秀是个认死理的小丫头,她坚信自己的阿姐一定会回来,扯着声音回吼:“我不要你管,我就要等阿姐回来!”

“她不会回来了,你跟我进屋!”

林寒说着便要去拉扯她,秀秀急得大哭,抓着大门的门框不肯撒手。

眼看两人闹得不可开交,林阮的声音突然从远处传了过来。

“你们在做什么?打架吗?”

两个小孩都是猛地一愣,顺着声音传来的方向看去,只见林阮踏着暮色归来,一手拎着个大蓝子,一手扛着一只体形不小的活物,腰上还缠着几只兔子,造型有些滑稽。

“阿姐!”

秀秀反应过来,哭着奔了过去。

林寒眼里闪过惊喜和如释重负,也朝那边跑了几步,却又猛地顿住,抿着嘴板着脸站在门口不肯动。

林阮看着扑过来的小丫头,赶紧道:“秀秀,阿姐腾不出手来抱你,走,快回家。”

秀秀赶紧懂事地扭头往回跑,回到院门前,朝林寒重重地哼了一声:“大骗子,看,阿姐回来了!”

林寒眼神闪了闪,压下心里的狂喜,上前要去接林阮手里的篮子。

那篮子可不轻,足有二三十斤,林寒差点接不住。

林阮生怕他把葡萄给摔坏,自己拎着篮子进了院子。

林寒跟在身后,小声地埋怨:“你出门的时候,就不会跟我打个招呼吗?你不知道我……秀秀会担心吗?”

林阮懒得理他,扛着东西进了门,把晕过去的狍子往地上一扔,小心将装着葡萄的篮子放地上,最后才把挂在腰间的兔子解下来。

一路被倒挂着,兔子们的精神状态有些不大好,林阮怕它们死了,赶紧用异能给它们回了回血,这才去水桶边喝水。

秀秀长这么大,还从来没见过这么多的野物,那狍子体形大,她有些不敢看。但那几只兔子,秀秀却稀罕坏了,赶紧去外面拔了草回来,要喂兔子吃草。

野兔可跟家兔不同,怕人得紧,全都警惕地盯着秀秀,不肯吃草。

秀秀急得直冒汗:“阿姐,这些兔子为什么不吃草啊?它们是不是病了?”

林阮一连灌了两大碗水,这才停了下来,从筐子里拿出一串葡萄,朝秀秀招手。

“别管那些兔子了,你快过来看,这是什么。”

“葡萄!阿姐,怎么会有葡萄?”

秀秀两眼放光,立时把那些不给她面子的野兔扔在了脑后,巴巴跑到林阮跟前。当看清那篮子里全是葡萄后,小丫头捂着嘴,两只小脚在地上兴奋地跺着。

这个时候,葡萄可是稀罕东西,而且极不好伺候,一般人家可吃不起,整个林家村,都没有人种葡萄。

原主的记忆里有一段画面,去年林忠带着一大家子上县里赶大集,正好看见有人的摊子上摆了几串葡萄。林梅闹着要吃,王氏向来疼她,狠心花了几个铜板,买了一小串。

秀秀人小嘴馋,见林梅吃得那么香甜,委屈得直哭,结果还被王氏揪着耳朵骂了一顿。

原主心疼秀秀,跑到伏牛山里找了一天,才带回了几串长得又小又不好吃的野葡萄回来,给秀秀解馋。

章节目录

农门辣妻:王爷来种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E书吧只为原作者一朵花儿开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一朵花儿开并收藏农门辣妻:王爷来种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