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想古人讲究男女七岁不同席,而且结婚也早,林阮决定以后还是要注意着些,别因为自己而让那小屁孩儿太早熟了才是。

转身准备回屋时,就见周叔领着林忠进了院子。

林忠一见林阮,脸上便带了几分愧疚的神色。

这些日子,他越想越觉得对不住几个孩子,所以每次看到他们姐弟,便是这么一副神情。

因着前几天的事情,林阮对林忠的态度改观了一些,所以神情里少了几分淡漠,微微笑着打了声招呼:“爹。”

林忠一脸惊喜,从王财那事过后,林阮几乎都没拿正眼瞧过他。他知道,林阮这是恼他不能给她讨个公道。

他也恨自己没本事,可他也实在没办法,一边是以死相逼的老娘和咄咄逼人的兄弟,一边是受了委屈的孩子,他夹在中间左右为难。

如今看林阮愿意理他,他真是高兴坏了。

“阿阮,院墙再有两天就弄好了,你放心,爹一直看着的,弄得可结实了。”

林阮笑了笑,转身进了厨房,把昨晚留下的兔肉热了,端给了林忠。

“这……”

林忠看着那一大碗肉,有点不解。

“昨天我打到了一只兔子,这是给你留的,快吃吧。”

林忠赶紧推回去,“阿阮,这些留着给你们姐弟吃吧,你们正是长身体的时候,你们吃了比我强。”

“爹,我们昨晚已经吃过了。”

“吃过了可以再吃,爹没本事,顾不上你们。你们别有点啥就总想着我,留着自己吃就成。爹知道你们有这份孝心,就已经很满足了。”

说着,林忠的眼圈就有点要泛红的意思。

林阮有点头大,她可不擅长安慰人。

好在周婶子从屋里出来,劝道:“阿阮她爹,你就赶紧吃吧,孩子们特意给你留的,别辜负了孩子们的一片孝心。”

秀秀也跑了过来,一把抱住林忠的腿,仰着小脸道:“爹爹,快吃,肉肉可好吃了。”

林忠心里酸涩一片,将秀秀抱起来放在自己,坐在院子里的小马扎上。

“这么大一碗肉,爹一个人吃不完,秀秀帮爹吃点可好?”

秀秀是个小馋猫,立马把头点得跟小鸡啄米似的。

父女俩就在院子里,你一口我一口地吃着。

林阮笑了笑,转身回了屋里。

老宅的院墙花了四天时间,终于完工了。

林阮不顾周婶子的挽救,带着林寒和秀秀住了回去。

金窝银窝,不如自己的草窝。在老宅住了几天,她其实是很满意老宅的环境的。安静,远离人群,就是房子破了些。

结果回家老宅一看,林阮笑了。

族长这回不止把院墙垒得又高又结实,顺便把房子也给加固了一下,院门和房门都弄得格外结实,看着就让人安心。

把带去周婶子家的那些东西重新摆回柜子里,林阮挽了袖子,拿着锄头,开始在屋子后面挖起土来。

“阿阮,你这是要做啥?开菜园子吗?”

“差不多,不过不是用来种菜。”

“那是用来做啥?”

林阮没有多说,“到时候你就知道了,快过来帮忙。”

林寒点点头,挽了袖子也加入了翻地中。

这里原来就是一块菜地,可只是荒了这么些年,那泥全都结了板,加上最近也一直没有下雨,一锄头下去,挖不了多深,反倒震得手疼。

花了两天时间,林阮才把这菜园给收拾出来,也获得了几枚大血泡。

菜园收拾出来后,林阮便去果子沟那边,把那些野草莓苗给挪了回来,全给栽进了菜园里。

“阿阮,你种这野莓子做啥?”

林阮笑道,“当然是换银子。”

林寒觉得她八成是疯了,“这东西又酸又不好吃,谁会花钱买这个?”

林阮手里不停,边忙活边道:“这可不是你以前吃的那些野莓子,这个叫草莓,结出来的果实又大又甜,香得很。前两天那两锭银子,就是它们换来的。”

林寒吓了一跳,“你是骗我的吧!这明明就是野莓子的苗,我认得,伏牛山那边长了好多,上个月熟了,你还摘了些回来,根本没法子吃,酸掉牙。”

林阮笑了笑,“等些日子它们结了果,你就知道我说得是真是假了。”

林寒真的觉得林阮是疯了,就算这野莓子真像她说的那么好吃,可这早就过了野莓子结果的时间了,要吃也得等明年了。

可第二天早上起来的时候,他差点被菜地里的景象吓掉了眼珠子。

明明昨天还蔫头搭脑的野莓子苗,经过一个晚上的时间,不但全部成活,甚至还开出了一朵朵白色的小花!有些苗子上甚至还挂上了青色的果实。

他到底是在做梦,还是一觉睡了好些天?

林阮看着他那傻样,捂着嘴直笑,不过也没跟他解释什么。

有些事情解释不清的,她也懒得解释,左右林寒会自己想出个合理的理由来说服他自己。

草莓地收拾好之后,林阮便又出发去山上摘葡萄。

林寒死活要跟着一起,“你一个人去太危险了,还是我跟你一起去吧,多少也有个照应。”

林阮丝毫不领情,“得了吧,你就小胳膊小腿的,真要遇到危险了,我还得扛着你跑,你还是老实在家里待着吧,我就是去摘个葡萄,不往深山里去。”

林寒可不信她的话,她胆子太大了,那天晚上连老虎和狼都不怕,他还敢轻易相信她的话吗?

“你走了,秀秀咋办?以后我基本上每天都要上山,咱们总不能都把秀秀放周婶子家吧?人家也有自己的事要忙,不可能天天帮咱们看孩子。再说,王氏知道咱们这边买了不少好东西,要是家里没个人,她还不得把咱家都给搬空了。”

林寒有点犹豫,“院墙这么高,她咋进得来?”

林阮嘁了一声,“王氏那种不要脸的人,是区区一堵墙就能拦得住的?她再怎么说都是咱的后娘,拿了咱们的东西,咱们也不能把她怎么样。家里藏着那么多的银子,要是真让她给拿走了,你不心疼?”

“这……”

林寒纠结坏了,他不放心林阮,也不放心家里的银子。

“要不,咱们把银子一道带着上山?”

林阮赏他一个大白眼,“你就不怕跑丢了?”

章节目录

农门辣妻:王爷来种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E书吧只为原作者一朵花儿开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一朵花儿开并收藏农门辣妻:王爷来种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