里正和族长听完王财的话之后,气得脸色发黑。

他们林家村多少年来,都没有出过这种肮脏龌龊的事情。

婆母和祖母,竟然联手毁儿媳清白,这种事情传出去,以后哪家的姑娘还敢嫁到他们林家村来!

“来人,把这不要脸的玩意儿拿猪笼装了,扔进塘里去!另外,把这两个毒妇绑起来,送到祠堂,我们要请族老们出来,一起商议如何处置她们!”

这二人在村里可是极有威信,吩咐一下,立马就有人上来去捉拿王财。

王氏婆媳二人吓得拦在王财面前,拼命求情:“里正饶命,族长饶命啊,我们也是一时糊涂啊。”

“哼,一时糊涂?我看你们是胆大包天!”

里正冷哼一声,“把这两个毒妇拉开,将那登徒子押着游村,一会儿沉塘!拿块破布给那恶心的玩意儿遮挡一下,省得污了村里人的眼睛!”

立刻就有人上来,将老王氏婆媳俩扯开,另外的人将只剩下半条命的王财从地上拽起来,拖着就要往村里的池塘走。

王财吓得魂飞魄散,拼命地哭喊:“姑,姑奶,救救我,你们快救救我啊。我不能死,我是王家的独苗,我死了,王家香火就断了!”

老王氏这会儿也顾不得其他了,扑到里正和族长跟前跪下拼命磕头:“里正,族长,求求你们放过阿财吧,他还是个孩子啊!”

“噗,”人群里有人笑出了声,“林忠娘,你说这话也不怕人笑话,你那侄孙要是我没记错的话,二十三四了吧,咱们村里跟他年纪一般大的,孩子都能下地干活了。他要是个孩子,那阿阮是啥?就算阿阮是你家的童养媳,也不能这样糟蹋吧。”

老王氏听了这话,气得脸都扭曲了,扭头骂道:“铁牛家的,我家阿财跟你有仇吗?你非要看着他死才高兴吗?”

“行了!”

族长喝斥一声,“老三家的,你们自己做错了事,就别怪别人看笑话!你做为林家的媳妇,不想着如何为林家好,竟然联合着外人毁自家孙媳的清白,你这样的搅家精,我林家断不敢要。今天我就要开祠堂,请家法,替林家休了你这个恶妇!还有王氏,你们姑侄俩,绝不能再留在林家!”

老王氏一听这话,脑瓜子里嗡地一声。

她如今都五十多岁的人了,要是被休了,那岂不是只有死路一条了!

王氏同样也怔住了,她前头的男人死了,现在若是被休,她将来该怎么办?

婆媳俩一时自顾不暇,忘了护着王财,眨眼间,王财就让人裹了破布,拖出了林家院子,一路叫得如同杀猪般,朝着池塘的方向去了。

老王氏醒过神来,朝林忠吼道:“你个没良心的白眼狼,还不赶快替阿财求求情!他可是你的侄儿!阿财要是有个三长两短,我就撞死在你这门前。”

林忠本身就是个愚孝的,听老王氏如此说,赶紧转身弯着腰要去求情,结果却被林寒一把拉住。

“爹,王财死有余辜!如果不是阿阮自己争气,那现在要死的人,就是阿阮了!”

林忠何尝不知道这个道理,可他也不能眼睁睁地看着他娘撞死吧!

老王氏见林忠犹豫不决,立刻作势要去撞墙。她太了解她这个儿子了,愚孝,耳根子软,最看不得她受委屈。同时,也最没用。

果然,如老王氏所料,她还没跑出去两步,就让林忠给拦了下来。

“娘啊,你这是要做啥啊?你要是死在这儿了,我咋跟祖宗和我爹交待?”

“你想让我活着,就必须马上求里正他们放过阿财。阿财是你外祖家唯一的男丁,他要是没了,王家的香火可就断了!我将来到了地底下,有何脸面去见你外祖,倒不如死在阿财前头,省得被埋怨啊……”

老王氏说着,嗷嗷哭了起来。

林忠被哭得心里乱作一团,求助似地看向了林阮。

林寒板着一张小脸,挡在林阮前面:“爹,今天不管你说什么,我都不会让阿阮答应你的请求!王财必须沉塘!”

林忠为难不已,一边是自己的亲儿子,一边是自己的亲娘,他夹在中间左右为难。

老王氏见林忠这样,越发觉得他没有一点用,一把推开他,就要往墙上撞。

林忠死命抱住她,朝林寒乞求道:“阿寒,你奶奶年纪大了,她受不得刺激,这件事情,就这样算了吧。阿财已经得到了教训,以后再也不敢做这样的事了。”

林阮听着这话,心里对林忠失望至极。

这真是一个失败的人,父亲、儿子、丈夫,这三个角色,全都失败得彻底。

原主的记忆里,林寒和林秀的生母,就是因为林忠的软弱,生产里大出血,老王氏拦着不让请郎中,才生生没了命。

林寒的生母死后,林忠又在老王氏的强行安排下,娶了王氏这个毒妇。

原主和林寒兄妹的之所以会被王氏那样虐待,很大一部分原因就是林忠太过软弱,为了不让王氏告状惹老娘生气,就眼睁睁看着王氏对三个孩子施暴。

虽然林忠会在三个孩子挨打的时候,想办法护住他们,可他能三个孩子做的,也仅仅只是这些。

而现在,老王氏在他跟前哭几声,假装要寻死,他就立刻忘了原则,甚至还想说,林阮并没有吃亏这种话。

虽然这话林忠没说出来,但她却听懂了这话里的意思。

真是愚蠢得可笑!

原主早就被这对恶毒的婆媳联手给害死了,站在他们面前的人,是来自末世,性情凉薄的林阮!

眼睛转了转,林阮站了出来,“王财可以不死。”

此话一出,所有人都愣住了。

林寒急得回头瞪了她一眼,“你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吗?”

老王氏急忙道:“族长,快让他们停下,林阮发话了,我家阿财不用死了。”

族长没有理会她,而是转头看向林阮,“阿阮,你当真要饶王财一命?”

林阮点点头:“当真,我不想看着我爹如此为难。既然我爹开口求了,那就饶了他吧。”

林忠松了口气,想朝林阮笑笑,却见林阮脸上的神色冰冷得让他害怕。

他心底隐隐生出不安来。

老王氏喜不自胜,连忙要自己去拦下那些拉走王财的人。

“且慢!”

章节目录

农门辣妻:王爷来种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E书吧只为原作者一朵花儿开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一朵花儿开并收藏农门辣妻:王爷来种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