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阮回了老宅,简单收拾了一番,便和林寒带着东西出发。

因为不想那些野物引起村里人的注意,两人特意绕了一段路。

林家村离着榆林县大概二十里路,这些路程对姐弟俩来说,不算什么。

可如今他们带着被异能催肥的野物和那一大篮子葡萄,走起来可就不那么轻巧了。

“阿阮,咱们坐牛车吧。”

林阮挑了挑眉:“你有钱?”

林寒从兜里掏出几个铜板来,“这是我之前偷摸攒下来的。”

小屁孩子昨晚跟林阮“谈了心”,态度不再别扭。

林阮也不想自己的腿遭罪,便点了点头:“好,一会儿东西卖了钱,我再给你些铜板攒私房。”

两人在路边等了没一会儿,就有牛车经过。他们带的东西有些多,赶卸牛车的人老头儿有些不大乐意。

林阮道:“东西也算一个人的钱。”

老头儿立马不吭声了,乐呵呵地帮着姐弟俩往车上装东西。篮子上盖着草,看不见里面装的什么,但那狍子和野兔却没有遮掩,让车上坐着的几个妇人看直了眼。

“乖乖,这么肥的狍子和野兔,关键还是活物,得值好些个银钱了。你们家的大人也太放心你们了吧?”

两人年纪都不大,谁也不会想到,这些东西会是他们猎到的。

林寒笑了笑,没做解释。林阮则淡着一张脸,没什么表情。

她向来性子就不怎么热,又在末世里待了那么几年,对陌生人有一种从骨子里散发出来的疏离。

几个妇人见姐弟俩这样,也没再自讨没趣地说什么。

牛车摇摇晃晃,一路晃到县上的时候,太阳已经爬得老高了。

林寒是男丁,平时出门的次数多,知道县上哪里摆摊最适合,下了牛车,付了六个铜板,便带着林阮一路赶了过去。

两人到的有点晚,好的位置被占完了,剩下的都是边角,摆在那些地方,肯定没什么生意。

林寒有些着急,要是这些东西卖不出去可怎么办?

林阮看了一眼集市上那些行人的穿着,摇了摇头。

“哪里有大酒楼?”

林寒疑惑道:“去大酒楼做什么?”

“自然是卖东西,你看这个集市上的人,哪个像是能买得起咱们东西的?”

林寒反应过来,脸色有些羞窘。

他平时来县里,一般都是来这个集市,这里是穷人家才会逛的地方。

好在县里最好的酒楼云客居就在前面不远处,两人带着东西便赶了过去。

云客居不愧是淮阳县最好的酒楼,三层木质高楼,精美又不失大气。

这会儿还不到饭点,倒是没什么人。

林阮把手里的东西放下,便准备进店去找人,谁知一只脚刚踏进大门,便有店小二过来不客气地驱赶。

“去去去,哪里来的要饭的?也不看看这是什么地方,就敢往里来!赶紧走,不然打断你的狗腿!”

林阮倒是没有发火,“请问你们掌柜的在吗?我有生意要跟他谈。”

店小二顿时嗤笑一声:“你也不看看自己是什么身份,有什么资格跟我们掌柜的谈生意,便是我都不想跟你多说一句话,赶紧走!”

林阮眼睛一眯,冷声道:“狗仗人势!”

店小二倒是不乐意起来了,把肩膀上搭着的帕子一扯,指着她道:“你刚才说什么,有种再重复一遍?”

“我说你狗仗人势,这回听清楚了没?”

店小二气得抓了放在门的扫帚就要去打林阮。

“我打死你个臭要饭的,竟然敢跑到我们云客居来撒野!”

林阮脚步一点,身子轻轻一侧,便躲过了那扫帚,再顺势一抓,牢牢地抓住了扫帚扫。

店小二拽了几下,竟然丝毫拽不动。

“你个臭要饭的,撒手!”

林寒在门外听到里面的动静,赶紧放下东西跑了进来。

“你想做甚!”

“吆喝,又来个小要饭的。今天要是不把你们这两个臭要饭的打出去,人家还当我们这云客来好欺负呢。”

店小二眼睛活,见抽不动扫帚,立刻放手,抓起门边顶门的棍子,就往姐弟俩身上招呼。

林阮脸色一冷,抓起扫帚,朝店小二使劲掷了过去。

扫帚砸在店小二的脸上,让他整个人失去平衡,朝后一仰,摔在了地上,顶门棍砸在了自己胸口上。

“哎呀,快来人啊,有人上门砸场子来了!”

小二眼看自己打不过,就嚷嚷了一嗓子。

林寒吓了一大跳,拉了拉林阮。

“阿阮,我们快走吧,不要闯祸,我们惹不起的。”

林阮站着不动,“你去看着东西,当心让人给顺走了。”

见她不肯走,林寒咬了咬牙,站在她身前,“你一个姑娘家都不走,我走了算什么。”

看着小屁孩子护在自己身前那单薄的身子,林阮嘴角忍不住微微翘起。

店小二的声音很快就招来了店里其他的伙计,掌柜的也从后面赶了过来。

“出什么事了?”

“哎哟,掌柜的,这两个要饭的上门来闹事,还把我给打了,快拉他们去见官!”

店小二躺在地上假装**,一副受伤很重的样子。

掌柜的听了他的话倒是没有立刻发火,转头看向林阮姐弟,拱了拱手道:“二位,请问我们店里可是有招待不周的地方?若是有,二位尽管提便是,可是动手打人就有些过了。”

“他撒谎!明明是他拿扫帚赶我的们!”

林寒年纪小沉不住气,指着店小二就嚷嚷起来。

掌柜地回头看了还在叫唤着的店小二一眼,“二位,人已经躺在地上了,这难道还能有假吗?”

林阮撇了撇嘴:“躺地上是因为他先动手却没打羸的结果,这位掌柜的,看在你没有上来就打骂人这一点,我善意地提醒你一句,这种狗仗人势的伙计要不得,不然哪天若是狗眼不识泰山,得罪了什么大人物,那可是要把你们整个云客居给连累了的。”

说完,林阮拍了林寒的肩膀一下:“走吧,我们去别的酒楼看看。”

姐弟两出了云客居,将放在门外台阶下的东西拿好,往县里的另一家名为醉仙楼的酒楼去了。

那掌柜的追出来,看见姐弟俩手里抱着的野兔和狍子,顿时便明白了两人的来意,赶紧叫了两声:“二位,留步。”

林寒听见声音,侧头问林阮:“我们要回去吗?”

林阮不屑地摇了摇头:“好马不吃回头草,这世上又不是只有他云客居一家酒楼。”

林寒满意地点点头:“对,咱们的东西这么好,干啥要受那种气!”

章节目录

农门辣妻:王爷来种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E书吧只为原作者一朵花儿开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一朵花儿开并收藏农门辣妻:王爷来种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