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说我想做啥?里正,我当家的手伤成这样,咋说也得让林阮赔个医药钱吧。对了,不止得赔医药钱,还得让她上我家干活。她把我男人伤成这样,地里的活儿没人干,她就得去我家顶上!”

周婶子气得不行,骂道:“张翠花,你要点脸行吗?你男人那手为啥会受伤?他不动手打人,会伤成这样?女人家闹点口角,他一个大男人冲上来动手,打死都不亏!”

有几个看不过去的村人也帮着说话。

“铁根,差不多得了,本来就是你们两口子有错在先,都是一本族谱上写着的,做事别太过头,不然净叫外姓人看笑话。”

林铁根充耳不闻,只一声接一声的**。

张氏胡搅蛮缠,觉得占了理,便不依不饶地道:“你们说得轻巧,敢情伤没落在你们身上,看把我当家的打的,手伤成这样,一个弄不好怕是要成残废的。我让她赔点医药钱,上我家干几天活儿,过分吗?”

林阮冷笑一声,“要我赔医药钱,要我去你家干活?你们确定?”

张氏得意地点头:“当然!你把我当家的打坏了,自然得你负责。”

林阮甩了甩脖子,又掰了掰手指,那关节处不断地发出咔咔声,“那行吧,我就去你家干几天活,只要你们扛得住就成。”

说着,就朝张氏走了过去。

张氏一看到林阮那皮笑肉不笑的表情,听着那骨头响,背后就一阵发凉,“你想干啥?你可别乱来!”

林阮笑得十分渗人,“我能干啥?当然是上你家干活啊,赶紧走,可千万别耽误了,我还急着回来收自己家的苞米呢。”

说着,林阮又转头吩咐林寒,“去找个郎中过来,给铁根叔治伤,钱不钱的不重要,重要的是得把他的手给治好。”

林寒愣愣地点头,看着林阮转身,朝张氏走去,一把拉着张氏的胳膊,就要往林铁根家的苞米地里钻。

张氏被拉得一阵踉跄,她能感受到林阮身上传来的恶意,这小贱蹄子绝对没安心,看她那急吼吼的样子,再看看近在眼前的苞米地,她狠狠地咽了咽口水。

这小蹄子不会趁着没人,把她按在苞米地里打吧!

正这么想着,就见林阮回头朝她扯着嘴角邪笑了一下,张氏浑身一僵,背上的寒毛都竖了起来。

不行,她不能进苞米地,绝对不能进!

张氏立马用脚后跟支着地面,说啥也不肯再走了。

可是在林阮跟前,她的那点力气根本不值一提,被硬拖着往前走,鞋底在地上拖出两道长长的印子来。

张氏吓得屁滚尿流,扯着嗓子嚷嚷:“当家的,救我,快救我!”

林铁根也知道林阮没安好心,也顾不得再装残了,赶紧上前去拦林阮。

林阮一把掀开他,“铁根叔,你可别跟我客气,我把你打伤了,就得替你家干活,不能耽误了你家的农活儿。你放心,我力气大,干起活来麻利得很。”

她越是这么说,张氏心里就越是怕得厉害,差点没哭出来,直朝林铁根喊。

林铁根没辙,只得说道:“行了,不让你顶了,我家的活,慢慢干就是。”

哪知林阮并没有如他所想的那般停下来,依旧硬拖着张氏往地里走。

“不行,我这个人向来说话算话,你的手一天不好,我就在你家干一天的活,一直干到你手好为止。”

林铁根气得咬牙,要去拉扯林阮。

林阮大声道,“铁根叔,这么多人看着,你想做啥?你可别跟我动手动脚的啊,不然我可要喊非礼了。”

林铁根顿时不敢动手,急得直跺脚,最后只得说道:“我的手这会儿没那么疼了,想来应该没多事。”

林阮依旧摇头:“铁根叔,你咋这么客气呢?大家都是一个宗族的,你们又是长辈,我这个当晚辈的做错了事情,自然要向你们赔礼道歉的。”

张氏差点哭了出来,“我们不跟你计较了还不成吗?”

“那不成,你们不跟我计较,我这心里可过不去这个坎儿。”

林铁根气得咬牙:“你到底想怎么样?”

林阮似笑非笑地看着他:“你说呢?”

“林阮,你非要把事情闹得这么难看吗?”

“铁根叔,瞧你这话说的,不是你们要求我这么做的吗?今天这事儿是你们挑起来的,你那手啥情况,你自己心里比谁都数,你们非得死皮赖脸的让我赔偿,让我替你家干活,咋现在还反咬一口怪我把事情办得难看呢?”

她别的长处不多,但打架时拿捏分寸这点做得可是极漂亮的,刚刚她接下林铁根的拳头时,并没有用太大的力气,不过只是把他震疼了而已,根本没什么大问题。

本来刚才张氏要是麻溜地道一句没啥诚意的歉,这事儿也就揭过去了,可偏偏这两人死不悔改,还想趁机讹上她,呵呵,她林阮是那么好让人讹的?

林铁根脸色铁青,见张氏吓得脸都白了,心疼得不行。张氏比他小了将近十岁,平时颇会讨他欢心,他对她也格外疼爱,如今见她受这委屈,他真是恨不得一口咬死林阮。

可他偏偏不能。

他发现这个林阮自打上回林家那起子事情过后,就跟变了个人似的,油盐不进,跟块滚刀肉一般。

知道眼下不能跟林阮硬着来,所以他只好低声下气小声道:“林阮,好歹咱们也是本家,看在你爹的面子上,这一回你就……”

“就怎样?”

林阮皮笑肉不笑地看着他,“你说这话的时候,问问自己,你们两口子为难我们的时候,有没有想过我们是本家,有没有看我爹的面子。”

“以为我不知道你这小老婆为啥要跳出来为难我?不就是跟王氏交好,想替王氏出口恶气么,还挺仗义,可惜就是没长脑子!”

“这回算是给你们教训,再有下回,我可没这么好说话!”

说完,林阮放开张氏的胳膊,转身回到众人身前,朗声道,

“刚才铁根叔说他的手突然就不疼了,而且还跟我道了歉,说自己朝女人和孩子动手,猪狗不如。看在铁根叔诚心悔过的份上,我就不跟他计较了,毕竟都是一个宗族的,闹得狠了不好看。行了,大家都赶紧干活去吧。”

章节目录

农门辣妻:王爷来种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E书吧只为原作者一朵花儿开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一朵花儿开并收藏农门辣妻:王爷来种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