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天一早,林阮便带着林寒和秀秀一起去了县里。

如她之前所说,总把秀秀放在周家也不是个事儿,一来是耽误人家做事,二来她这隔天就进一次县城,时间长了,周家总会好奇的。

她不太喜欢别人打听她的事情,所以,能少麻烦别人,就尽量少麻烦些。

秀秀好些日子都没有去过县城了,上一次,还是去年。

一进县城,秀秀的眼睛都不够用,看这里也稀罕,看那里也好奇。

到了醉仙楼,钱掌柜不在,刘小二作主把葡萄和菌子及那几样野物称了重,结了钱。

“林姑娘,掌柜的吩咐我跟你传个话,说草莓的事情已经报到府城去了,估计就这两天就能有信儿。”

林阮点点头,“没事,我不急。”

刘小二心道,你不急,我们掌柜的急呀。这几天掌柜的等府城那边回话,等着着急上火的。这不,今天一早起来就觉得不大舒坦,去药房找大夫去了。

从醉仙楼出来,正好撞见个卖糖葫芦的,秀秀的两只眼睛就粘在了那糖葫芦上,扯都扯不下来。

林阮低下头问道:“秀秀,想吃吗?阿姐给你买。”

秀秀赶紧转回头,“阿姐,秀秀不吃,秀秀一点也不馋。”

林阮笑着点了点她的额头,这也是个口是心非的小丫头,抱着她快走两步,林阮开口叫住那个小贩。

“卖糖葫芦的。”

小贩听到招呼,赶紧扭头回来,“来了来了,小娘子,要几串?”

“两串。”

“好嘞。”

小贩麻利地取了两串糖葫芦递给林阮,“承蒙惠顾,十文。”

刚刚才从醉仙楼结了银钱,林阮腰上挂着的那个小荷包里装了不少铜板,数了十个给小贩。

把糖葫芦递了一串给秀秀,另一串递到林寒跟前。

小屁孩儿脖子一扭,“我才不吃这种小孩子的玩意儿。”

“行了,别装了,我都看到你偷偷咽口水了。”

林阮毫不留情面的拆穿了他的伪装,把糖葫芦塞进他的手里。

林寒小脸暴红,想扔掉糖葫芦维持自己的尊严,可到底还是舍不得。

哼,毕竟是钱买的,扔掉太可惜了。

他……他是个爱惜食物的好孩子,就免为其难的吃了吧。

林阮好笑地摇了摇头,把吃着糖葫芦就顾不上走路的秀秀抱了起来。

秀秀长这么大,头一回吃糖葫芦,小心翼翼地伸出舌头慢慢舔,一副极其不舍的样子。

“小丫头,吃东西可不能这样畏畏缩缩的,咱们虽然要斯文,但也不能这个样子。来,张开嘴咬一口。”

秀秀还是舍不得,“阿姐,这个好好吃,要是吃完了就没有了。”

“没有了就再买,听阿姐的话,大口吃。”

从现在开始,她要富养秀秀,绝对要把她养成一个落落大方的俏姑娘,而不是一副上不得台面的小家子气。

秀秀听她这样说,鼓起勇气,张开嘴连糖带山楂咬了一口。

嘴巴太小,一颗山楂只咬掉一半。

酸酸甜甜的滋味在嘴里炸开,秀秀幸福眯起了眼睛。

“阿姐,你也吃。”

秀秀把糖葫芦递到林阮嘴边。

林阮不客气地一口咬下了最末端的那一颗。

这时候的小贩们很实诚,山楂都挑的大颗的,林阮的腮帮被撑得鼓了起来,用力一咬,糖葫芦表面的糖衣裂开,露出里面的山楂肉来,顿时被酸得脸都皱了起来。

秀秀被她怕酸的样子逗得咯咯直笑。

林阮努力地把嘴里的糖葫芦咽了下去,伸手在秀秀的胳肢窝处挠了两下。

秀秀怕痒,在她怀里扭股糖似的躲着。

姐妹俩在前面笑笑闹闹,林寒跟着后面,嘴里含着糖葫芦,眼角眉梢都是笑意。

接下来的日子,林阮便每天都上一次山,不摘葡萄打野物的时候,她就专门练习异能。

有虎母子在一旁,她一天可以把异能用尽两次,哪怕来不及恢复也不要紧,虎母子会把她安全送下山。

几天下来,林阮的异能有了很大的进步。

后院的草莓以惊人的速度开花结果,不过几天,枝头上便挂满了红艳艳如宝石一般的果实。

香甜的味道引得山里的鸟儿总往这边飞。

林寒和秀秀便见天的守在菜园边上,不让鸟儿落地。

秀秀嘴馋,草莓熟了之后,她便说什么也不肯往后院去了。

小丫头这是怕自己馋得受不了会偷吃呢。

林阮大方的拿了个大碗让林寒去后院摘一碗草莓过来,林寒把头摇得跟拨浪鼓似的。

“不成,那么贵的东西,可不是我们能吃的。”

一两银子一斤,吃一颗,就得少几十枚铜板,那吃得不是草莓,是银子!

林阮白了他一眼,“不过就是些草莓,没卖出去前,它们一文不值。吃吧,醉仙楼那边说了,每次只要二十斤,多了不收。你们不吃,要么白白便宜了那些鸟儿,要么烂在地里。”

林寒这个好忽悠的,一听她这么说,咬了咬牙,端着碗去了后院。

秀秀眼巴巴的跟了过去。

再回来的时候,林寒端着的碗里便装了满满一大碗草莓。

这些草莓都是她用异能催出来的,长得大小都差不太多,林寒想挑些长得差的,挑半天也挑不出来。

林阮打了盆水过来,把草莓全部倒进去,稍微洗了洗,捞出来用碗装了,端到屋里的桌子上。

他们终于有了饭桌。

是修院墙时,林忠央人打的。饭桌不大,只能坐四个人,足够姐弟三个暂时凑合着用了。

秀秀看着桌子上的草莓直咽口水,抬起头眼巴巴地道:“阿姐,可以把爹爹叫过来吗?我想让他也尝尝草莓的味道。”

林寒抿了抿嘴,没说话。

林阮点点头,“可以,不过你怎么叫?万一王氏也跟着过来了怎么办?”

秀秀一听王氏,顿时小脸就暗了下去。

阿姐说过,家里的东西除了他们三个,千万不能让外人知道,尤其不能让奶一家和王氏知道。

她都记得牢牢的。

林阮揉了揉她的头发,“咱们先吃吧,草莓还有很多,回头瞅见爹了,再把他叫过来。”

秀秀想想,目前也只能这样了,便点头答应了下来。

小孩子的情绪来得快去得也快,尤其是吃到美味的草莓后,小丫头哪里还想得起来她可怜的爹爹,满心满眼都是好吃的。

章节目录

农门辣妻:王爷来种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E书吧只为原作者一朵花儿开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一朵花儿开并收藏农门辣妻:王爷来种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