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仙楼的规格和云客居差不多,但给人的档次却要差了一点。

林阮像之前一样,让林寒在外面守着东西,自己先进去问情况。

刚一踏进醉仙楼,便有店小二热情地迎了上来,并没有因为林阮衣着寒酸而另眼看待。

“客官,里面请,几位?”

林阮也十分有礼地回轻点了下身子,“这位小哥,麻烦你把你们掌柜的请出来,我有几样东西想卖给你们酒楼。”

“东西在哪儿?能先让我看看吗?”

“当然。”

林阮领着店小二出了门,指了指林寒身边放着的野兔和狍子。

店小二眼睛一亮,立刻点头:“你们来得可真是巧,我们掌柜的正愁着这两天野味不够呢。不过我们掌柜的这会儿不在,估摸着再有半柱香的时候就能回来。你们先进来喝口水,歇歇脚,坐着慢慢等。”

林阮点点头,弯腰去提狍子。

那店小二十分机灵,赶紧帮忙把那篮子拎了起来,林寒把几只野兔拎上,跟着一起进了店。

店小二把两人领到后院,那里有专门供店里伙计休息的地方。招呼着两人坐下,又拎了壶凉白开过来,给姐弟俩一人倒了一杯。

“两位稍等,掌柜的很快就会回来。”

林阮客气地道了谢,捧着杯子喝了一口。别说,一大早出来,她还真有些渴了。

林寒有些拘谨,坐在那里,腰挺得笔直。

林阮笑道:“我们是来卖野味的,又不是来卖你的。你这么紧张做什么?”

林寒:……

两人等了一会儿,掌柜的便顶着一身暑气回来了。

店小二忙上前跟掌柜的把林阮姐弟来卖野味的事情交待了,掌柜的一听两人带来的野物还是活物,顿时惊喜不已,连忙到了后院。

“二位就是来卖野物的吧,可否能让我先看上一看?”

林阮点点头,指了指放在旁边的东西:“都在这儿,掌柜的请看。”

掌柜的原本以为,就算是活物,肯定也是受了些伤的,没想到这几只野物身上,竟是一点伤都没有,而且长得还都挺肥美,顿时连连点头。

“不错,这些东西真是不错,我收下了。”

林寒一听这话,顿时脸上就有了笑意。

林阮道:“掌柜的,不知这价格如何?”

掌柜的笑着说道:“价格你们尽管放心,就按市面上的价格。这狍子我先让人去过称,每斤给你四十文,野兔就按只算,每只一百文,你看如何?”

林阮对野物的价格也没个底,不过那狍子大概有个百十来斤,几只野兔平均每只有个五斤左右,这个价格她能接受,便点了点头。

掌柜吩咐伙计拿称过来称狍子之后,眼睛又看向了林阮身旁的篮子。

“这里面装的什么?”

林阮对这掌柜的印象挺不错,掀开上面盖着的杂草,露出里面的葡萄来。

“哟,这葡萄长得可真好,这还不到成熟的时节吧,真是难得。”

“掌柜的,这些葡萄你们收吗?”

掌柜的有点犹豫:“我们是饭店,没多少客人会点这个啊。”

林阮笑了,“掌柜的,醉仙楼和云客居比起来,哪边生意要更好些?”

掌柜的有些赫然地笑笑:“自然是云客居的要强些,他们那边搞的名堂多,我们醉仙楼是差了一点。”

云客居的老板是个很有主意的主儿,在酒楼里搞了个舞台子,请了几个唱曲儿跳舞的伶人,每天吸引了不少食客。县里其他几家酒楼的生意,都受了不小的影响。

林阮笑道:“掌柜的即是不屑于搞那些不入流的玩意儿,何不用其他的方式吸引顾客?比如在给消费达到某个上限的那桌顾客,送一盘市面上买不来的水果。东西不值几个钱,但这份心意却是难得。”

掌柜的眼睛一亮,“这个主意倒是不错,可问题是,这水果可不是那么容易得来的。当季的水果不稀罕,满大街都是,可这早熟的又哪有那么多?”

林阮自信一笑:“只要掌柜的需要,我能保证醉仙楼一年四季都有早熟的果子送。”

“些话当真?”

“当然。”

掌柜的立刻拍板:“好,这位小……姑娘。”

“我姓林。”

“林姑娘,你的葡萄我全要了,以后你每隔一天,就往我这里店里送一次,多少我都收。另外你得保证,送来的果子必须是市面上买不来的,而且不能往其他店里送,也不得卖给其他人。当然,价格方面我也保证不会让你吃亏。”

林阮爽快地笑着点头:“没问题。”

掌柜的立刻让伙计把篮子里的葡萄称了一下重量,一共三十五斤。

“葡萄当季的时候,是二十文一斤,如今不当季,我给你三十文一斤,你看如何?”

林阮想了想,点头应下。

那边狍子也称好了重量,一百零三斤。

掌柜的让伙计去拿算盘,林阮却先一步报出了价格,“一共是五千六百七十文。”

“林姑娘懂心算?”

林阮笑了笑:“略懂。”

掌柜的一脸佩服:“真是难得。”又吩咐了店小二把银子取了过来。

“这是五个一两的碎银并七百文的铜钱,林姑娘,你收好。多出的三十文,就当……”

“就当下次的送果子的定钱。”

林阮没有占小便宜的习惯,直接把掌柜给的那点添头,记到了下次的账上。

伸手把钱接了过来,结果发现自己身上没有地方装钱。

掌柜的又赶紧让伙计去取了个钱袋过来,递给林阮。

“多谢掌柜的。还没请教掌柜的贵姓呢。”

“鄙姓钱。”

林阮对钱掌柜的印象更好了些,笑着道:“钱掌柜,那我们就不多叨扰了,后天我再送葡萄和野物过来。”

钱掌柜笑着点头:“也不拘非得是葡萄,只要是市面上没有的果子,都可以。”

林阮应下,带着林寒出了醉仙楼。

两人走出去好一段距离了,林寒才如梦方醒一般:“阿阮,我们真的挣到钱了?”

五两多银子,那可是以前林家将近一年的收入,还得是年景好的时候才有。

林阮笑着把钱袋子递给他:“要是不信,你打开看看。”

林寒却是一把将钱袋子推了回去:“赶紧收好,当心让贼人盯上,财不露白懂吗?”

“胆小鬼!”

林阮把钱袋子收了起来,带着他就往旁边的包子铺上走。

“老板,包子怎么卖?”

“素的一文,肉的三文。”

林寒扯了扯林阮的衣角:“咱们买两个烧饼吃就行了,这包子太贵了。”

章节目录

农门辣妻:王爷来种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E书吧只为原作者一朵花儿开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一朵花儿开并收藏农门辣妻:王爷来种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