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抠死你得了!”

林阮把自己的衣角拽回来,对卖包子的老板道:“要六个肉包,另外再来两碗豆浆。”

“好嘞,客官这边坐,马上就来。”

林阮也不管林寒肉疼不肉疼,自顾自的找了个位置坐下。

老板麻利地把地包子和豆浆端了过来。

林阮这会儿早就饿坏了,随手抓起一个包子就往嘴里送。

这包子做得特别实在,皮薄馅多,肉香四溢,吃两口包子再喝一碗豆浆,这滋味简直让林阮幸福得想哭。

她已经好几年不曾吃过这样的饭了。

在末世的时候,能有口吃的就算不错了,哪有得挑。穿过来的这几天,也没好好吃过一顿正经饭,就算那天周婶儿炒的那只野鸡,因为人多,她也没能吃上几口。

林寒见她吃得那么香,使劲地咽了咽口水,想想反正都已经买了,他还矫情个什么劲儿,便也坐过去拿起包子啃了起来。

两人吃完之后,林阮又让老板装了十个,打包带走。

林寒这会儿已经不说什么了,那肉包子是真的好吃,虽然有点贵。

有了钱,林阮便开启了疯狂买买买的模式。

锅碗瓢盆,油盐酱醋,针线灯油,样样都要买。

买这些东西,林寒倒是不拦着她。毕竟家里真的是除了四面墙和三个人之外,什么都没有。那些破旧的家什,都还是族里的。

林寒带着林阮去了杂货铺,花了将一两多银钱,才把厨房里的东西置办了齐全。

用一只大筐子,把这些东西全部装好,先放在杂货铺里,托老板看着,林院又让林寒带着她,去了布庄。

她得买点布,做两身换洗的衣服,尤其内衣裤。

在末世里的几年,穿着一身脏衣的日子她真是受够了,那时候是没办法,条件有限,而且时刻都要战斗,能穿干净衣服的机会不多。

而现在有了条件,她做啥还要委屈自己呢?

这具身体的原主是会做衣服的,甚至还会绣花。

绣花这种极需耐心的事情,她是不打算尝试了,不过倒是可以试试裁衣裳,技多不压身,该点亮的生活技能,还是必须点亮的。

花了将近三百文,给三人各买了够做两身衣服的细棉布,并三双布鞋,这才准备回杂货铺取东西。

刚出布庄的门,迎面走来个有些流里流气的男人。

明明路那么宽,那人却像是没长眼一样,直直地朝林阮撞过来。

“走路不长眼睛吗?乡巴佬!”

那人撞了人,反倒骂骂咧咧了两句。

林阮冷笑,伸手一把抓住了那人的手,那只手里,赫然抓着林阮的钱袋。

林寒惊呼一声:“小偷!”

那人一脸凶相,瞪着眼威胁:“你做什么,乡巴佬,赶紧松手,不然要你好看!”

林阮冷哼,手上一用力,那人便惨叫着松开了手,钱袋掉下来,被林阮接了个正着。

“小蟊贼,偷到你姑奶奶我头上来了,简直找死!”

说着,林阮一个巧用力,将那小蟊贼推开,便准备要走。

那小蟊贼不服气,从身上摸出把匕首就扑了过来。

林寒吓了一跳,赶紧拉着林阮就要跑。

“跑什么跑,看着。”

林阮把手里的布塞进林寒怀里,转身一脚将那小蟊贼踢得飞出去几米远,重重地砸在地上。

附近的人全都被林阮的这一脚吓得定在了原地,好半天才反应过来,呼啦一声,散了个干净。

小蟊贼躺在地上挣扎了好几下,刚要爬起来,一只鞋面被脚趾顶破的脚就踩在了他的胸口上,巨大的力量压得他躺在地上动不了分毫,胸口的骨头像是要被踩断了一般,疼得他直叫唤。

“姑奶奶饶命,小的有眼不识泰山,多有得罪,求姑奶奶高抬贵手,饶了小的这一回。”

小蟊贼十分识时务,知道自己根本不是这看似弱不经风的姑娘的对手,连声求饶。

林阮伸手把他掉落在地上的匕首捡了起来,拿在手里比划了两下,感觉还挺顺手,又在他身上搜了搜,找到刀鞘,满意地点了点头。

“行了,这回就饶了你,要是再有下回,当心我打断你的腿。滚吧。”

小蟊贼连滚带爬的逃走了。

林阮把那匕首插进刀鞘里,别在腰上,回头从林寒手里接回布,抱着就往杂货铺走。

林寒回过神,赶紧追上,“你真的是阿阮吗?”

林阮冷冷地看了他一眼,“要不你来亲自确定一下?”

林寒后背一凉,十分识时务地摇了摇头。

两人回到杂货铺,取回存在那里的东西,抬着去了坐牛车的地方。

早上带他们带的那个老头还在,两人便坐了他的车。这回两人带的东西也不少,林阮直接付了六个铜板,把老头儿喜得见牙不见眼。

待车上人坐满了,牛车这才晃悠悠地走了起来。

回到村口的时候,已经过了晌午了。

两人照例绕了路,背着村里人回到老宅,把东西都放好之后,林寒去周家把秀秀接了回来。

秀秀已经在周家吃过午饭了,见两人买了那么多东西回来,兴奋得直拍手。

尤其是在看到肉包子后,眼睛粘上面都揭不下来了。

林阮笑着递了一个给她:“吃吧,别噎着了。”

秀秀捧着肉包子,一脸幸福地啃了起来。小小的脸儿,在那大肉包子的衬托下,显得更是瘦得可怜。

林寒不知怎么的,转头看向林阮,莫名其妙的来了一句:“阿阮,谢谢你。”

虽然我知道你不是以前的阿阮了,但是,那又怎样呢?只要你肯留下来,我以后会对你好一辈子的。

林阮被他这没头没脑的道谢弄得有点懵,笑了笑,也没往心里去。

把买来的东西放进房间里,新锅座在了灶上,去井里汲了两桶水来,倒进锅里,生了火让林寒盯着。

待水烧热了,林阮把新买的大盆子拿进屋里,打了半盆子热水,给秀秀仔细地洗了个澡。

小丫头身上脏得很,搓出来的泥垢让她自己都忍不住红了脸。

林阮笑着点了点她的鼻子,把她抱进屋里放在床上,又将盆子里的水换了,让林寒进来洗。

林寒别别扭扭地进来,支支吾吾地道:“阿阮,你和秀秀能不能先出去?”

这两间茅草房之间没有门,林寒实在做不到当着她们的面脱衣服洗澡。

“小孩子家家的,还怪讲究,谁会偷看你啊。”

林阮嘴上这么说着,但还是十分配合地抱着秀秀进了门。

林寒待两人出去之后,把破门板一关,脱了衣服,开心地跳进盆子里。

章节目录

农门辣妻:王爷来种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E书吧只为原作者一朵花儿开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一朵花儿开并收藏农门辣妻:王爷来种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