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着茅草往回走的时候,林阮在路边发现一棵不算高的野梨树,心思一动,脑子里浮现出野梨树上挂着十多个黄澄澄的大梨子的画面来。

再睁开眼,林阮状似惊讶地道:“你们看那树上好像有果子。”

不等众人看清,她背着茅草奔了过去,把树上的梨全摘了,用衣服兜回来,一人分了一个,剩下的就准备拿回去,分给正在垒墙的男人们。

这趟出来割草,又是野鸡又是梨的,

收获颇丰。

几人脸上都带着笑。

回到老宅,林阮把梨拿出来,招呼着正在干活的男人过来吃果子。

林三郎大口啃着梨,边嚼边道:“阿阮的眼神可真好,咱们都往这条路上走过多少回了,竟然都没发现那树上有梨。”

“不止眼神好,这准头和身手也不差,看这大野鸡,一般人哪里撵得上。”

大家一人一句夸着林阮,唯独只有林寒绷着一张小脸,深深地看了林阮一看。

周婶子把那只大野鸡拎回家去收拾,林阮和秦氏几人又去割了一趟草。

回来的时候,几人又带回来了好些梨。

这次的梨,是秦氏在草丛里“发现”的,小小的一棵梨树,上头结了二十多个大梨,看得大家都傻了眼。

中午饭,是周婶子和周老太做好端到老宅这边来吃的。

周婶子做饭的手艺特别好,那野鸡被她剁成指头大小的块,用辣子炒了,又加了些豆角炖上,足足弄了一大锅。另外又炒了两大盆自己家种的蔬菜,蒸了一大锅窝窝头。

乡下人家也不讲究什么男女不同席,把菜分成两份,往石头上一摆,众人便围坐在一起,津津有味地吃了起来。边吃边夸周婶子的手艺。

周婶子得了夸奖,神色十分得意。

秀秀辣得小嘴通红,却舍不得放筷子,林阮怕她受不了,削了块梨喂给她。

小丫头张嘴“啊呜”一声把梨吃进去,因为梨块太大,整个嘴巴都被塞得满满的,腮帮子鼓起来,像只小苍鼠一般。

林阮被她可爱的小模样萌得不要不要的,又削了梨喂过去。

林寒瞥了她一眼,“秀秀还小,梨子性寒,吃多了不好。”

“哦,”林阮伸出去的手绕了个弯,把梨塞进自己的嘴里,继续吃饭。

林寒看了看她,垂下眸子,抓着窝窝头的手不自觉地用力。

午饭过后,众人稍事休息了一番,又开始忙碌起来。

老宅的房子不大,其中一间垮得有些严重,墙已经无法用了,所以那一间暂时被舍弃掉,剩下的两间,赶在天黑前,被收拾了出来,井台也被重新垒好。

晚上仍旧宿在周婶子家。

翌日一早,周婶子便从家里收拾出两样闲置的家什,让两个儿子抬到了院中。

“阿阮,你也别嫌弃这些东西旧,先凑合着用,等回头闲了我让你叔上山砍几棵树,给你们打两样家什。”

林阮哪里会嫌弃,虽然这两样家具很旧,可周家的这份情谊却是无价的。她已经有很多年,不曾体会到这样纯粹的情感了。

刚把这两样家什抬到老宅安置好,族长便带了好几个抬着家什、扛着布袋的人赶了过来。

林阮姐弟三个赶紧迎了出来。

族长在老宅里转了一圈,点了点头。

“虽然是简陋了些,不过也能住人了。这些家什,都是族里的东西,你们先凑合用着,以后若是有能力换了新的,再抬回来还给族里。”

说着,又指了指那个布袋,“这里是三十斤粗粮面,你们且先吃着,应该能撑到收秋。”

林寒代表一家之主,把东西接了下来,对着族长深深地鞠了一躬。

“族长爷爷,谢谢你的照拂。”

族长把他扶了起来,拍了拍他的肩膀:“好孩子,好好过,日子总会有起色的。对了,你爹呢?他没过来吗?”

林寒抿着嘴不说话。

族长一脸不悦地哼了声:“这个林忠,当真是没用!一个大老爷们儿,连自己的家都当不了,真是丢尽了先人祖宗的脸面!”

不想让林寒姐弟几个心里难受,族长也没多说,让人把家什搬进屋里,便带着人走了。

待所有人都走后,林阮便拉着林秀进了屋,看着屋里简单的摆设,忍不住笑眯了眼。

以后,这就是她的根据地了,她一定会把这里打造得越来越好的!

秀秀在屋里转了一圈,好奇地东摸摸,西瞧瞧,歪着小脑袋问道,“阿姐,以后我们就在这里住了吗?”

虽然年纪还小,但秀秀已经懂了不少的事情,这几天他们都没有回家,她隐约猜到,以后他们都不会回原来那个家了。

林阮一把将她抱起来,笑着问道:“秀秀喜欢这里吗?”

“喜欢,可是阿姐,爹爹呢?他怎么不在这里?”

“爹爹还在原来的家里,他以后不跟我们住。”

秀秀一听这话,小嘴立刻扁了起来,“我想爹爹了,我想和爹爹一起住。阿姐,我们把爹爹也接过来好吗?娘好凶,她会欺负爹爹的。”

林阮有点头大,她该怎么跟这小丫头解释这个问题?

林寒突然吼了起来:“想什么想!以后都不许想他!他不要咱们了,你还想他做什么?”

秀秀被吼得打了个激灵,愣了愣,而后放声哭了起来。

“我想爹爹……我要回家……爹……”

林寒被她哭得心里难受,却又拉不下面子去哄,只得继续吼:“不许哭!”

他越吼,秀秀哭得越厉害,最后竟是有些喘不上来,一张小脸哭得通红。

林阮揉了揉额角,她在哄孩子这方面,完全没有经验。最后只得无奈弯腰把秀秀抱起来,出了屋子。

“秀秀,别哭了,阿姐给你翻个跟头怎么样?”

“我要回家,我要找爹爹……嗝儿……阿姐,我们回家找爹爹好吗?”

小孩子一旦钻了牛角尖,就认那一个死理,哭得几乎要撅过去。

林阮被她哭出了一身的汗,实在不晓得要怎么哄,最后只得咬牙,抱着她往村子里走。

“你们做什么去?”

林寒追了出来,板着一张小脸。

“送她回林家见爹,不然再这么哭下去,她会受不了。”

秀秀听她这么一说,哭声一下小了许多。

林寒上前把她们拦住,“不许去!”

得,这下子秀秀哭得更厉害了。

林阮怎么可能会把这小屁孩子的话放在眼里,伸手一扒拉,就把他给推到了一边,抱着秀秀大步往林家去了。

林寒气得直跺脚,最后只得无奈地跟上。

章节目录

农门辣妻:王爷来种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E书吧只为原作者一朵花儿开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一朵花儿开并收藏农门辣妻:王爷来种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