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五婶和小秦氏闻言赶紧朝周六婶打眼色,示意她别这么说。林忠再不好,那也是阿阮他们的长辈,当着人家的面这么批评人家的长辈,多不好。

周六婶却不觉得有啥说不得的,她是个直爽性子,有啥说啥,从不冤枉人。

周五婶为了避免尴尬,赶紧转了话题。

“阿阮,下午我们要去果子沟摘枸杞子,你要跟我们一起去吗?”

林家村附近有个山坳坳,里面长了不少野枸杞,一到成熟的季节,村里人便会去采摘。乡下人平日里也吃不着个啥补品,这些野枸杞就是难得的好东西。

林阮想着左右也无事,便点头应下。

话题被成功岔开,几人便说说笑笑地洗起衣服来。

农家人洗衣服,都是摘一把皂荚子揉碎了和着衣服搓揉,这种天然的洗涤物不用钱,可洗衣服的效果也很一般。

林阮嫌弃地边搓衣服边想,这要是有肥皂用该多好。

不过这里的肥皂可不便宜,一块半个巴掌大的肥皂,就得好几十文,而且味道也不好闻。比着她前世做的那些手工皂可差得太远了。

前世在末世还没来之前,是个很热爱生活的小女子,对一些手工作品很是痴迷。所以,曾经风靡一时的手工皂她也做过不少。

林阮脑子里突然闪过一个想法,她怎么不试着做一做手工皂呢?

不过她前世做的手工皂,皂基都是买的现成的,她现在啥也没有,想做肥皂也不容易,还得好好研究研究才行。

回到周家院子,把衣服晾在院子里,林阮借了周家的水壶,把先前就烧好的开水装上,让林寒拎到老宅那边。

有林忠看着,倒是不需要林阮沾手那边的事。

院墙这回是推倒重建的,垒得特别结实,因着要防野兽,所以高度也得增加不少,所以这回哪怕族长找了二十多个人来帮忙,也才垒起来一小半的高度。

午饭过后,林阮便拿了个编得很细密的小篮子,和秦氏一道出门,到村口的大槐树下跟周五婶她们碰头。

她们到时候,那里已经聚集了不少人,这都是要去果子沟的女人们。

见到林阮过来,这些女人们都和善地朝她打着招呼。

凭着原主的记忆,林阮也能把这些女人认全乎,但是原主对这些女人的印象,也仅限于记住人脸和名字,其他的一概不知,所以林阮便跟在秦氏身边装腼腆,也不跟她们搭话。

待人都来齐了,一行十多个女人们这才说说笑笑地往果子沟出发。

果子沟离林家村大概两里地远,就在伏牛山那边的山脚下,离山有一段距离,倒是不必担心会遇上野兽。

走了大概一刻钟左右,便到了地方。

果子沟是一条狭长的山坳,长约几里,山沟底是一条自山里流出来的小溪。而那些野枸杞,便长在两侧沟壁上。

这里不止有枸杞,还有许多杂七杂八的野果子,所以才得了这么个名字。

一到地方,女人们便拎着篮子各自散开,寻找枸杞子树去了。

林阮也不例外,见其他人都在沟底的地方,便拎着篮子往果子沟的上面走。

这里的野枸杞树真不少,倒产量却很少,一颗树上顶多能结十来粒枸杞子,果实也很小。

毕竟是野生的,这样的产量不稀奇。

林阮耐着性子摘了半天,也才堪堪只把篮底给铺满。

这样东一点西一点的,得摘到什么时候去?

林阮耐心耗尽,准备用异能作弊,刚准备动手时,突然发现草丛里有一片有些眼熟的叶子。

扒开草丛一看,林阮眼睛一亮,野草莓!

一般来说,野草莓都是成片生长的,林阮赶紧在附近找了找,很快就在果子沟和伏牛山接壤的地方,找到了一大片野草莓。

此时已经过了草莓成熟的季节,这一片野草莓的枝条上,只稀稀拉拉地挂着些最后一茬果实。过了季节的果实,一般都是成熟不了的。

林阮见左右无人,便发动异能,让其中一颗野草莓瞬间挂满了果实。

野草莓的果实不大,顶多就小指头大。而且味道也不大好,林阮用异能催出来的果实却要大得多,比不上那些优育品种,但也跟前世农村家里种的小草莓个头差不多了。

顺手摘了一颗扔进嘴里尝了尝,味道很不错,跟品种草莓比起来,差了一点,但比正常成熟的野草莓又好了许多。

用这个代替葡萄送到醉仙楼,似乎也是个不错的主意。

这样的野草莓,林阮敢打保票,绝对仅此一家。

毕竟这个时代,可还没有人工培育的技术,而这野草莓又是乡野之物,上不得台面,且产量少,一般都是农家孩子的零嘴,县里的那些有钱人,哪里见过这种玩意。

有了主意,林阮便记下了这个地方,打算明天早上再过来一趟。

毕竟这会儿山沟里有不少人,她要是现在就动手,容易引起别人的怀疑。而且这野草莓比葡萄还不经压,她又没带筐子过来,采了也没东西装。

拎着篮子回到采枸杞的地方,林阮发动异能,让那些枸杞树上挂满了果实。为了不太过打眼,她只让那些枸杞产量增加,果实的品相还保持着原有的水平。

就这样靠着作弊,林阮摘了小半篮子枸杞,然后便到了果子沟的入口处,找个地方坐下,等着那些女人们出来。

一直到太阳偏西,周五婶几个才拎着篮子从沟里出来。

大家篮子里的枸杞都差不多的量,小半蓝子的模样。

这些枸杞晒干之后,大概能卖上十几个铜板,好几个女人便商量着,明天再来。

林阮却是敬谢不敏,这种低效率高输出的工作,她实在没耐心做,有这功夫,干点啥不行。

一行人拎着蓝子往村里回,路过一片苞米地里,一只肥硕的兔子从地里冲出来。

众人惊呼,“呀,好大一只野兔!”

兔子发现有人,扭头要往苞米地里跑,林阮不慌不忙地弯腰从里捡起一块小石子儿,“咻”一下对准兔子扔了过去。

石子儿命中兔子的后腿,兔子倒在地上,林阮奔上前将兔子擒住。

一个女人惊叹道:“阿阮可真厉害,这离着两三丈的距离,竟然也能打得这么准。这么肥的兔子,怕是得有七八斤,掺上些冬瓜能炖好大一盆呢。”

其他女人顿时忍不住一脸羡慕地看了看秦氏。

林阮如今借住在她家,这兔子肯定是要在周家炖的。

秦氏都让这些人看得有些不好意思了。

章节目录

农门辣妻:王爷来种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E书吧只为原作者一朵花儿开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一朵花儿开并收藏农门辣妻:王爷来种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