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寒看清林玉之后,垂下眼眸,声音平淡地喊了一声,“六堂哥。”

林玉是林老大的四儿子,但在林家却是行六,前面还有林老二的两个儿子。

“我问你话呢,来县里做什么?听说你前些日子跟三叔分家了?林寒,你的良心都让狗吃了?父母在,做为子女的有什么资格说分家?你是三叔的独子,更不应该分家!”

说着,林玉又一脸嫌弃地扫了林阮一眼,“不要因为一个上不得台面的狐媚子,就忘了自己的祖宗父母是谁!”

林寒双拳握得死紧,“六堂哥,分家不是我们的错,阿阮也不狐媚子!”

林玉眉毛一竖,斥责道:“你看看你现在像什么样子,我不过是说你两句,你竟然还敢顶嘴!”

“阿寒什么样子自有他爹来教,你有什么资格在这里乱吠!”

林阮实在听不下去了,直接怼了回去,“我们分家是族长和里正亲自做主,轮得到你一个平辈在这里指手划脚?怎么,你觉得你比族长爷和里正叔还能耐?”

林玉眼睛一眯,“我跟阿寒说话,轮得到你一个女子来插嘴?”

“女子怎么了?你看不起女子?你娘也是女的,你是女人生的,你爹也是女人生的,你这么看不起女人,不觉得被女人生出来很没出息?我看你还是赶紧一头撞死吧,省得被人说,你竟然是从女人肚子里爬出来的蠢货、孬种!”

林玉气得眼睛都瞪直了。

“你个死丫头,你说什么?”

“怎么,没听清吗?我说你是个被女人生出来的蠢货,孬种,你赶紧去死吧!”

林玉气得浑身发抖,咬着牙道:“你有种再说一遍!”

秀秀被吓得死死地抱着林阮的脖子,大气都不敢出。

林寒生怕林玉会发疯动手打人,赶紧挡在林阮面前。

林阮却是毫无畏惧地笑了,“真是稀奇,竟然还有人上赶着找骂的。怎么,一遍两遍还没被骂够,想听第三遍?”

林玉气得举起手,就要朝林阮脸上扇去。

林阮冷笑一声,一手抱住秀秀,一手稳稳地抓住了他的手腕,用力一捏。

街上立马响起了杀猪一般嘹亮的叫声,引得行人纷纷回头。

“怎么,说不过就要动手打人?你这些年读的书都读到狗肚子里去了?”

“贱人,放手,放开我!”

林阮手上越发用力,林玉叫得声音都劈了叉。

“大家快来看啊,青山书院的学生,光天化日之下欺负妇孺弱小,大家都过来评评理啊!”

林阮这一嗓子,吼得那些围观的人,呼啦啦地围了过来。

青山书院那可是他们县里最好的学堂了,那里规矩森严,不许学生在外行为不端,如在违者,一律开除。是以,青山书院的学生在县里从来都是彬彬有礼的。

如今闹出个学生打人,打的还是女人孩子,这可是大新闻。

林玉脸色一变,咬着牙道:“贱人,你胡说些什么,你给我放开,放开!”

林阮冷笑一声,又加重了力道,林玉疼得脸都白了,挣又挣不开,情急之下,竟然如同妇人那般,伸腿去踢林阮。

“大家可都来看看,这就是青山书院的学生林玉,你们看看他是如何在外面败坏青山书院的名声的,大家都来看看啊!”

越来越多的人围了过来,林玉急得都快疯了,却再也不敢乱动半分。

今天这事儿若是传回了书院里,他绝对会被开除的。

林阮冷笑连连:“怎么,怕了?刚才不还挺来劲的?”

林玉忍着疼,咬牙问道:“你到底想怎么样?”

“道歉!给我和阿寒道歉,不然的话,我就把事情闹到你们书院去,看书院如何处置你!”

林玉当然不肯道歉,在林家,林忠及他的孩子是最没有地位的,他今天若是向他们低了头,以后在家里还怎么端得起架子?

“林阮,做事别太过分!你这样闹,可想过回家以后怎么跟奶交待?”

“我为啥要交待?你一个堂哥想当街殴打弟媳,说到天边去,也不是我的错吧。”

“那也是你骂人在先!”

林阮嗤笑一声。

“我为什么要骂人?那还不是你上赶着找骂!林玉,你算个什么狗东西,有什么资格来对我们指手划脚?你长到这么大,吃的用的全是靠着林家的供养,前两年林家没分家的时候,你吃的那些粮食里,还有我和林寒种出来的一份。你一个吃我们的,用我们的废物,有什么资格在我们面前端架子!”

林玉长这么大,一直都是被林家人捧着的,在林家村里也是相当有脸面的存在,结果现在被林阮说成这样,顿时气得脸都扭曲了。

“贱人你啊……”

林阮用力捏着林玉的手腕,满脸寒霜,“再让我听到这两个字,老娘废了你,让你当个彻底的废物!”

林玉疼得浑身直哆嗦,“你……你敢!”

林阮冷笑,“不信是吗?那你大可以再骂一声试试,看看我敢不敢废了你。”

说着,林阮又凑近他一些,小声说道:“别说废了你,我就算想要你的命,也是易如反掌,一把将你脖子扭断,再把你的尸体扔进沉乌山,只消半天功夫,你就在这世上消失得无影无踪,谁能查到我头上?”

林玉看着那张离自己不到两尺距离的脸,心底顿时生出阵阵寒意。

他在林阮的眼里看到了毫不掩饰的嗜血和杀意,她刚才说的那些话,都是真的!

林玉怕了,整个人开始发抖,嘴唇哆嗦半天,也没发出半个字。

林阮不耐烦地哼了一声,“还不道歉吗?”

在死亡威胁下,林玉终于低下子他自认为高贵的头颅,小声说道:“对……对不起。”

“大点声,没吃饭吗?!”

林玉一哆嗦,提高了音量,“对不起!”

“对不起谁?”

“阿寒,对不起。阿……阿阮,对不起。”林玉又看了看林阮肩头上的秀秀,“秀……秀秀,对……对不起。”

林阮哼笑一声,松开了手。

林玉一得了自由,握住已经青紫一片疼痛难忍的手腕,转身就要走。

林阮懒洋洋地开口,“我让你走了吗?”

林玉猛然怔住,定在了原地,哆嗦着道:“我已经道歉了,你还想怎样?”

章节目录

农门辣妻:王爷来种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E书吧只为原作者一朵花儿开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一朵花儿开并收藏农门辣妻:王爷来种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