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寒见林忠痛苦的模样,嘴唇嚅嗫了两下,最终什么也没说,拉着林阮转身离开。

秀秀趴在林阮的肩头小声抽泣着,没有再叫囔着要爹爹。年纪小小的她,也似乎明白了什么。

三人回到老宅,林寒便一言不发的跑去折腾西边垮掉的那间房。

林阮见秀秀浑身湿透,缩在门边的样子甚是可怜,只能厚着脸皮去周婶子家借衣服。

周婶子听说秀秀被欺负了,气得直叹气。

“你爹那个人虽然不坏,但是太糊涂太软弱了,自己立不起也就罢了,还要连累你们几个跟着一起遭罪,唉!”

在外面,林阮不会说林忠半个字不好。

这里是孝字大过天的古代,林忠就算一千万个不好,他们做晚辈的,都不能说半个字。

周婶子自也是知道这个道理,便也没再多说什么,转身去收拾了几身旧衣出来。

“这是你莲儿姐和三柱哥小时候穿过的衣服,你拿回去给秀秀和阿寒。这两身是你莲儿姐前两年的旧衣,我看着你的身量应该能穿。”

林阮接过衣服,郑重地道了谢。

周婶子拍了拍她的手:“阿阮,阿寒还小,这个家还得靠你来顶着,你可一定要立起来。等两年阿寒大了,你就能轻松些了。”

“婶子,我知道的,我一定会将这个家撑起来。”

林阮对周婶子以及周家的印象特别好,他们跟林家可是两个姓,林家那些人肯来帮忙,不过是受了族长的差遣,虽然她也要记着人情,可到底不如周家的情分重。

挂记着还穿着湿衣的秀秀,林阮没在周家多留,抱着衣服回了老宅。

帮秀秀换过衣服,将她湿透的头发打散,以免着凉。

又把自己身上穿了几天的衣服换下,林阮找了个木盆把脏衣服装好,转身朝林寒道:“你去弄几个皂荚子回来,我要洗衣服。”

心里还是郁闷难忍的林寒,板着一张小脸,转身往老宅后面的树林里去了。

林阮也不管她,交待了秀秀一声,让她看好门,自己则去了离老宅不远的苞米地。

林家的地都不算多好,分到他们手里的这二亩苞米地更差,里面的苞米瘦弱得跟他们姐弟仨似的,风大点就能刮断了杆子。杆子上的苞米棒子也瘦得可怜,籽都长得稀稀拉拉。

在地里转了一圈,林阮趁着四下里没人,准备让长在靠里些的苞米全都来了个二次发育。

这样等下月收秋的时候,这二亩地的产量绝对能惊掉村里人的下巴。

“你不是要洗衣服吗?怎么跑到这里来了?”

身后突然响起的声音,吓了林阮一大跳,刚刚构思出来的画面也被打断,忍不住回头白了林寒一眼。

“你走路都没声儿的吗?人吓人,吓死人,你不知道吗?”

“不做亏心事,不怕鬼敲门,你说对吗?”

林寒目光如炬般盯她的眼睛,那洞察的小眼神,让林阮忍不住想笑。

小屁孩子这是怀疑上她了。

她穿越过来的这两天,行为和原主截然不同,林寒和原主又是从小一起长大,发现也是早晚的事情。

眼看异能这会儿是施展不成了,林阮转身准备回去洗衣服。

林寒脚步一转,横在了她的前头,微微仰起头,直视着她的眼睛。

“你是谁!”

林阮伸出手指在他头上敲了敲。

“气糊涂了?连我都不认识了?”

林寒偏过头躲开,绷着脸道:“你别跟我打马虎眼,快说,你到底是谁!”

林阮白了他一眼:“我看你真是脑子气出毛病来了,你要真不记得我是谁了,就回村里问去。”

绕开两步,准备往前走,结果林寒又挡在了她面前。

林阮把手往腰上一叉,“你是过来找茬的吧?”

林寒执拗地问道:“你到底是谁?”

林阮懒得跟他废话,直接一把将他抱起来,夹在腋下就往家走。

林寒被她的动作弄得怔了怔,反应过来后,蹬着两条腿拼命挣扎。

“你放我下来!听见没有,我让你放我下来!”

林阮充耳未闻,林寒的那点挣扎的力道,在她面前跟小鸡崽扑楞翅膀似的,丝毫影响不了她的脚步。

夹着林寒回到院子里,把他往地上一放,林阮脸不红气喘地端了盆子,抓了两条皂角就往河边走。

反倒是林寒,挣扎一路,累得脸红脖子粗,愤愤地瞪着林阮的背影,把牙咬得咯咯响。

秀秀歪着头,仰着小脸天真地问道:“哥哥,你在跟阿姐玩什么游戏啊?我也想玩。”

林寒只觉胸口堵得慌,哼了一声,使劲地跺着脚进了屋。

秀秀两只小手在头发上捋了捋,不满地撅起小嘴,“哥哥真小气!”

林阮端着木盆到了河边,找了块还算平整的大石头充当搓衣板,开始洗衣服。

把皂荚在衣服上搓了搓,小心地揉了几下,把衣服的汗和灰洗掉就算完事了。

不是她不想好好洗,而是这些衣服原主已经穿了很久了,她要是再用力点,肯定得搓出洞来。

这些衣服都是粗布,穿在身上既不舒服,也不美观,而且还极不耐磨。

把洗好的衣服往盆子里一扔,林阮脱掉鞋袜,把脚浸在清凉的河水里,舒坦的叹了一声。

好几年不曾如此悠闲过,林阮舒服得不想起来。

突然,脚下有什么东西划过。

睁眼一看,竟是一条小指大的鱼儿。

林阮立刻施展异能让那鱼儿定住,在脑子里构画出鱼儿长到两斤大的样子。

那鱼儿在手里摆动了几下尾巴,身体迅速膨胀,长到了她想要的大小。

一把将那条被迫长大的鱼儿捞起来,仔细辨认了一下,这似乎是条鲫鱼啊。

鲫鱼能长到两斤吗?

林阮摸着下巴愉快地决定,她说能,就一定能!

穿上鞋袜,从河边拽了两根草,把那倒霉的鱼儿串好,一手拎鱼,一手端盆回了家。

秀秀老远迎了过来,一见她手里的鱼,惊得小嘴都合不拢了。

林阮笑着把鱼递给她:“拎好了,要是让鱼儿跑了,可就没有肉肉吃了。”

小丫头把鱼都拎到手里了,才回过神来,“阿姐,好大的鱼!我们有肉肉吃了吗?”

林阮弯腰一把将她抱了起来,笑着她在脸上蹭了蹭,“对,以后我们每天都有肉肉吃。走,咱们回家杀鱼去。”

章节目录

农门辣妻:王爷来种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E书吧只为原作者一朵花儿开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一朵花儿开并收藏农门辣妻:王爷来种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