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哥哥,你快看,我们有肉肉吃了。”

林阮抱着秀秀进了院门,把她放地上一往,小丫头便拎着鱼去找林寒献宝。

林寒还记着林阮把他夹回来的事,脸拉得老长,看了那鱼一眼,偷偷摸摸地咽了咽口水,转身出门往外走。

“哥哥,你去哪儿?”

“我去拾柴火,你在家别乱跑。”

林阮看着那别扭的小屁孩儿,忍不住笑着摇了摇头。

把衣服晾好,从族长他们送来的那一堆家什里找出一把满是铁锈还豁了几个口菜刀,拎到河边好生磨了一顿。

回家刚把鱼收拾好,林寒便抱了一大捆干柴回来,手里还抓着一把野葱。

别扭的孩子不想跟林阮说话,把野葱剥好,放在灶台上,又转身进屋继续生闷气了。

林阮才不管他,把野葱拿来往鱼肚子里一塞,便去准备烤鱼的架子。

正忙活着,一个十四五岁的姑娘出现在院门前。

“阿阮,秀秀,忙着呐。”

“莲儿姐!”秀秀一见那姑娘,便笑着扑了上去。

这姑娘便是周婶子的女儿,周莲儿。

周莲儿笑着拉起秀秀的手往院子里走,“阿阮,我娘让我给你们送点盐巴过来。”

说着,把手里端着的一只粗瓷碗递给林阮,里面装着小半碗粗盐。

林阮也不客气,伸手接了过来。反正都已经欠了周家那么多的人情,这小半碗的盐,也算不得什么了。

“真是瞌睡就有人送枕头,莲儿姐,中午就留在这儿吃饭吧,我在河里抓了条鱼准备烤着吃。”

周莲儿这才注意到林阮身后的支起的架子上串了条鱼。

“门前的河里,有这么大的鱼吗?”

林阮面不改色地点了点头:“有,而且还是条鲫鱼。”

周莲儿更是惊讶不已,她可从来没见过这么大的鲫鱼,平常见的鲫鱼,顶多就巴掌大。

不过惊讶归惊讶,周莲儿还是没有留下来吃鱼,任凭秀秀怎么挽留,她还是坚持回了自己家。

林寒出来,小大人一般仰着头道:“周叔一家对我们的照拂,我们一定要铭记于心,将来有了能力,一定要好好回报他们才是。”

林阮懒得理他,捏了点盐撒在鱼上,便开始生火烤鱼。

林寒见她不理会自己,又别扭地一哼进屋去了。

秀秀仰着脑袋问林阮,“阿姐,哥哥咋了?你都带他做游戏了,他为啥还不高兴?”

林阮差点笑出声来,赶紧忍住,“可能是还没玩够吧,回头阿姐再带他玩一回,他就高兴了。”

“那能带着我一起吗?我也想玩。”

“可以。”

秀秀得到了想要的答案,高兴得咧着一口米牙。

鱼肉的香味渐渐在院子里飘散开来,秀秀拼命地咽着口水。

“阿姐,好了吗?”

林阮正在锅里贴粗粮饼子,扭头看了一下那鱼,“快好了,再等等啊。”

等饼子贴好,鱼也烤得两面金黄,香气四溢,别说秀秀了,连林阮自己都有些忍不住。

这具身体实在是太缺营养了,平时别说吃好东西了,就是一顿饱饭都极难得,现在闻着这鱼肉香,肚子里的馋虫都快跑了出来。

没有桌子,林阮就把饼子和鱼端到院子里那块大石头上,然后朝屋里喊了一声。

“吃饭了。”

林寒还在气头上,很想有骨气地说不吃,但最后还是磨磨叽叽地出来。

林阮可不等他,把鱼分成三份,自己吃头,把肚子给了秀秀,鱼尾巴则留在了盘子里。

也不知道到底是饿得狠了,还是异能的作用,林阮觉得这鱼真是太鲜美了。

倒是那些粗粮饼子,让林阮十分嫌弃。

这玩意儿太剌嗓子了。

不过她倒也没浪费粮食,在末世里生活那几年,最困难的时候,她连树皮草根都啃过,所以她格外珍惜食物,再不好吃,也绝不会浪费。

一顿饭吃完,秀秀高兴的捂着肚子直笑。

“阿姐,鱼肉真好吃。”

林阮笑着把她脸上沾着的食物残渣擦干净,“好吃以后阿姐天天给你抓鱼。”

秀秀刚要点头,林寒冷不丁地来了一句:“你当河里的鱼都等着你去抓吗?”

林阮懒得理他,拉起秀秀的手进了屋准备午睡,扔下一句:“把锅和碗洗了。”

林寒:……

林阮睡了一小会儿,醒来时,见秀秀和林寒睡得正香,便轻手轻脚地出了门,将菜刀别在腰上,往山里去了。

伏牛山不算太高,山里经常有人出没,所以没什么值钱的东西,必须要翻到山的另一面,才会有收获。

原主也时常进山,所以林阮对这山里的地形有个大概的印象,一路不停歇,直达山顶。

站在山顶上,林阮才知道后面的沉乌山有多大多高,目测比伏牛山高出好几倍。

从山腰处起,便有浓雾笼罩,只隐隐约约地看得出个轮廓。

这座大山里,绝对有数不尽的好东西,但同时也会有许多致命的危险。

对于在末世里闯荡来了几年的林阮来说,这些都不算什么。

再危险,还能有丧尸和变异兽危险?在末世的那几年,她光凭着两只拳头都能安安稳稳地活了好几年,现在有了异能,进去这沉乌山,简直不值一提。

从山顶往下,奔着沉乌山而去,越靠近山脚,人迹就越罕至。山林里的杂草都长得比那一面要茂盛许多。

地上的蛇虫鼠蚁自然也更多。

这些东西,林阮压根就没放在眼里,遇见了便直接一脚踩过去。

刚到山下,她便看见几只野兔从眼前跑过。

让她看见的东西,还能有跑得掉的吗?

没多一会儿,那几只野兔就全部被绑了腿,兔事不省地挂在了林阮的腰间。

继续往前,很快就到了沉乌山的脚下。

山下倒和普通的山没区别,就是杂草长得太过茂盛,不过也偶尔能看到一半个人的脚印。大概是某些胆子大的猎户,打猎时留下的。

林阮一头扎进山里,还没走多远,就见前面有棵长得极茂盛的野葡萄树,上面挂了不少还没长大成熟的果实。

如今才七月,离葡萄成熟的时间还有个把月,加上山里温度低,这些野葡萄看着至少还需要一个半月的时间才能长成。

这些在林阮这里都不算是事儿,在脑子里想象出整棵葡萄树上结满了一串串又大又圆的紫色果实的画面。

章节目录

农门辣妻:王爷来种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E书吧只为原作者一朵花儿开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一朵花儿开并收藏农门辣妻:王爷来种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