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香儿悄悄咽了咽口水,摆出那副清冷高贵的模样,下巴微抬,眼眸轻瞌,手里的帕子在鼻子下掩了掩,拿着腔调地说道:“阿阮拎的什么东西?拿过来我瞧瞧。”

林阮哪会不知道这林香儿的真实德性,这篮子里的肉给她瞧了,那还能拿回来?

虽然一碗肉对她来说不值什么,可她情愿泼了喂狗,也不愿便宜了林香儿和林梅。

于是,林阮麻利地把篮子往周莲儿手里一塞,拍了拍手道:

“哦,篮子和肉都是莲儿姐的,我就是帮她拎一下。小姑姑,不是我不肯给你看,这是周家的东西,我可不能擅自作主。小姑姑若是馋得慌,我找莲儿姐给你讨两块。莲儿姐向来大方,肯定会同意的。”

说罢,便要作势转头去讨肉。

林香儿脸色一僵,不悦地道:“你瞎说什么,我馋什么了?我在家什么好东西没吃过,用得着稀罕这几块破肉?”

林阮转回身来,神情有点夸张地点了点头:“小姑姑说得是,小姑姑天生贵命,以后可是要当贵夫人的,哪里会看得上这些粗滥的吃食。是我没见识,以为我稀罕的东西,小姑姑肯定也稀罕。”

说罢,又假装小声地自责:“我太没出息了,闻到这扑鼻的香气,尤其是想到兔肉细嫩,肥瘦相间,一口咬下去,那鲜香麻辣的滋味在嘴里炸开,我这口水就快滴下来了。诶,不行不行,不能再想了,再想下去一会儿就得出丑了。”

“咕咚”

“咕咚”

两声响亮的吞咽声传来。

林阮一脸惊讶地看着林香儿,像是不敢相信那样粗鄙的声音是从她喉咙里发出来的一般。

周莲儿死死地咬着下唇,拼命忍着想要冲口而出的笑声。

以前她可羡慕林香儿了,觉得她命好,生在林家,什么都不用做,吃得好穿得好,跟个千金小姐似的。

结果今天才发现,这哪是什么千金小姐啊,不过就是个披了个娇贵皮的农家丫头罢了,甚至比她还没出息。

现在再去看那林香儿的作派,便觉得矫揉造作得不行。且装得有些不伦不类,分外别扭。

也不知道以前她是咋想的,竟然觉得这林香儿通身的气派。想想还是自己没怎么见过世面,所以才把这野鸡当成了金凤凰。

林香儿察觉到自己刚刚出了丑,顿时脸色有些发青,但还是强撑着派头,拿着帕子遮了鼻子。

“你们这东西冲鼻子得紧,赶紧拎走罢!阿梅,天儿不早了,咱们快些回吧,娘肯定已经做了我最爱吃的饭菜等着我呢。”

林香儿说完,扭着腰肢迈着小脚朝林家走去,林梅跟个丫环似的紧跟在后。

林阮冲着两人的背影不客气地翻了个大白眼,拉着周莲儿往六婶子家里去。

等从六婶子家里出来时,篮子里又多了一碗菜。

两人回到周家,天色已经快要黑透了。

把带回来的菜端到厨房分成两份,端到了正房的桌子上。

因着林阮姐弟三个过来,周家的饭桌坐不下,所以便分了两桌吃饭。

兔肉炖得软烂,入口即化,大家吃得话都顾不上说。

晚饭过后,林阮帮着收拾厨房时,发现柜子里还放了一碗兔肉。

周婶子说道:“你不愿意便宜了王氏跟林梅,所以我就单独留了一碗出来,明天送到老宅那边给你爹,或者把你爹叫过来。他这两年过得也不容易,你们当儿女的,也要体谅他一点。”

都是当人父母的,又都是上有老下有小,所以周婶子多少也能理解林忠的苦处。

林阮想着林忠也不是完全没救,便点了点头。

“谢谢婶子。”

“说什么谢,兔子是你打来的,你们孝敬你爹那是天经地义的事。行了,去洗漱吧,早些睡觉。”

第二天一早,天才蒙蒙亮,林阮便寻了个借口,让林寒在家看着秀秀,自己一个人拎了个筐子,去了一趟果子沟,找到那片野草莓。

一直忙到天色大亮,太阳都露了头,才把那筐子装满了野草莓。

为了让这些野草莓看起来更上档次些,林阮特意让它们长大了不少,每一颗都比大拇指还大一点,鲜艳欲滴,香气诱人。

野草莓不好存放,所以林阮细心地分了层,层与层之间,隔了一层厚厚的杂草,这样就能有效地减少挤压。

拎着野草莓赶到县城时,时间尚早,正好遇到钱掌柜在柜台里趴着算账。

“林姑娘来啦,快屋里请。”

刘小二眼活,见林阮一个人过来,赶紧上前来帮着林阮抬筐子。

钱掌柜也从柜台里出来,唤了个伙计过来,“快去给林姑娘倒碗茶过来。”

拜林阮的葡萄所赐,他们酒楼这几天的生意真是一天比一天好,每天都有不少公子姑娘的小厮丫环过来订席面。

这大热的天,人的胃口都不好,钱掌柜也是个能人,弄了些冰块把葡萄镇起来,只要那些顾客点到了那个价格,他便立刻让后厨把葡萄端上来。

先吃点冰凉的葡萄开开胃,这胃口自然就上来了。不少人都是连着几天都过来吃,甚至还有顾客找他单买葡萄。

那自然是不能卖的,这葡萄可是他们店里的宝贝,哪能卖呢?

钱掌柜想到这几天的营业额,笑得跟个弥勒佛似的。

林阮喝了茶水,便说道:“钱掌柜,今天我给你带了个稀罕东西,保证比葡萄还稀罕。”

钱掌柜听她这么一说,顿时眼睛都亮了。

“是何物?”

林阮把盖上最上面的草扒开,那鲜艳欲滴的草莓便露了出来。

“这……是野莓子?”

钱掌柜拿了一颗起来,放在手里打量,“可看着又不大像,野莓子可没这么大,也没这么香。林姑娘,这是何物?”

林阮笑了笑,“这是草莓,跟钱掌柜说的野莓子算是亲戚,但味道和模样都要比野莓子强上很多。”

钱掌柜把手里那颗草莓在衣服上轻轻擦了擦,然后放进了嘴里。

顿时,钱掌柜的眼睛就眯了起来。

这个味道,真是不错,比葡萄还美味,又酸又甜还带着香味,吃了一颗,还想再来一颗。

一眨眼,钱掌柜便吃了四五颗,一副好吃到停不下来的模样,看得旁边的刘小二直咽口水。

章节目录

农门辣妻:王爷来种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E书吧只为原作者一朵花儿开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一朵花儿开并收藏农门辣妻:王爷来种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