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阮越看那衣服越是难以接受,“阿寒,你把那衣服脱下来吧,太难看了。”

她觉得他那身打满了补丁的衣服,都比她做的新衣服顺眼。

林寒把头摇得跟拨浪鼓似的,“我觉得挺好的,这衣服穿在身上真舒服,一点都不磨得慌。”

以前他娘还在的时候,他也穿过新衣服,不过都是些粗布,越是新的,穿上身上越是磨得难受。如今有细棉布的衣服穿,是他以前做梦都不敢想的事情,哪里还会在乎其他的。

林阮见他不肯脱,也只得随他去,不过还是交待了一声。

“这衣服你可别穿出去啊。”

她丢不起那人。

谁知道林寒却是会错了意,“我知道,这么好的衣服穿出去,让王氏他们看见了,他们肯定会来找麻烦的。”

林阮嘴角猛地抽了几下,算了,你高兴就好。

低头准备收拾东西去做饭,就见秀秀眼巴巴地看着林寒,小脸上写满了羡慕。

“阿姐,我的新衣服什么时候做啊?”

林阮有些头大,“秀秀,你别着急啊,阿姐回头去找周婶子,让她帮忙给你做。”

她一点也不想做衣服了,她只想上山去练习异能!

秀秀不是很乐意地啃了啃手指头,“可是秀秀想穿阿姐做的新衣服。”

她觉得阿姐现在只喜欢哥哥,不喜欢她了。之前阿姐只带哥哥做游戏,现在也只给哥哥裁衣服,她心里好难过。

林阮看眼巴巴的小姑娘,不由得脑仁儿疼。

实在没招了,林阮只好减少了上山的时间,把周莲儿请过来,教她裁衣。

周莲儿看到林寒那件歪七扭八的衣服,忍笑忍得格外辛苦。

“阿阮,你要是不嫌我多事,阿寒那衣服我帮着改改吧。”

林阮把头点得跟小鸡啄米似的:“不嫌弃不嫌弃,你能帮着改,真是太好了。那衣服做成那样,根本没法穿出门。”

周莲儿的手很巧,没费什么力气,就把林阮缝得乱七八糟的衣服拆开,重新修了一下边,把裁得不好的地方稍微改了改。

只用了两个白天的时间,一件合体整齐的衣服就出炉了。

“这衣服你裁得有点小了,只适合今年穿,明天怕是穿不上了。”

林寒穿着那新衣服,高兴得不行,又随口吐槽道:“她裁的时候,我就跟她说了,尽量裁大些,可以多穿两年,但是她非不听,说太大的衣服穿着没样子。”

林阮瞪了他一眼,“我还不是为了让你有个合身的衣服穿!”

周莲儿捂着嘴直笑,“小孩子长得快,做长一点,把边收了,等明天短了,把边放开就成。”

林阮有点尴尬,她一个现代人,买衣服都是买合身的,哪怕小孩子的衣服也不会买得过分大,所以也没想那么多。

而且原主姐弟这两年也根本没机会穿新衣服,所以,她压根儿就没想到这茬。

周莲儿也知道林阮的情况,并没有笑话她的意思,耐心地教林阮如何裁衣,走线,学了好几天,总算在周莲儿的主力下,把秀秀的衣服做了出来。

秀秀穿着她阿姐“亲手”做的衣服,满意的笑了。

在这期间,林阮并没有断了醉仙楼的供货。

钱掌柜也帮着办好了入学的事宜。

束修是每月一两银子,吃住都在私塾,但要另外收钱,每月一百文,学习用品自备。

张秀长说,考虑到林寒是农家孩子,便等收了苞米之后,再正式入学,省得刚入学没两天,又要请假回家收苞米。

林阮顿时对这个还没张过见的张秀才十分有好感,这么不死板、不认为读书才是最重要的先生,真是太难得了。

读书固然重要,可是生计也重要。

不能因为读书,而忘了最根本的东西。那样教出来的学生,根本不懂人间疾苦。

读书的事情定了下来,林阮就搬周大叔用木头打了沙盘,装上细细的干河沙,让林寒自己照着书本上的字,在沙盘上练习。待在沙盘上练得熟练顺手了,这才拿着笔,在纸上练。

林寒最先练的,是他自己的名字,小孩子头一回写自己的名字,激动得眼都红了。

林阮虽然觉得有点夸张,不过也能理解林寒的激动。

她前世那个时代,每个孩子都有书念,义务教育,不用花钱。而这个时代的农家孩子,想要上学,几乎是一个想都不敢想的事情。

想要供出一个读书人,往往要举家之力,才能实现。

而天底下那么多的读书人,能读出个名堂的,少之又少。

所以,大部分的农家,从来都没有想过让孩子读书。

能读书,就意味着这个孩子的命运,就有了改变的机会。

有是目标的日子,总是过得特别快。

一晃眼,便到了农历八月中旬,天气渐渐凉快了起来,地里的苞米也到了该收的时间了。

天还没亮,林阮就把林寒给叫了起来,两人轻手轻脚地锁了门,背着筐子往地里走。

苞米地就在老宅边上,很近,几分钟的距离。

两人到的时候,旁边周家地里已经有地静了。

“叔,婶子,你们咋来了这么早?”

“早上天凉快,早点出来,一会儿早些回去,省得受罪。”

周婶子手上边忙活,边跟林阮搭着话,“阿阮,阿寒,你们慢慢掰,要是累了就歇一歇,等我家的苞米掰完了,再过来帮你们。”

林阮笑了笑道,“婶子不用担心,这点活计我们能干得了。”

原主他们以前在林家的时候,可没少做农活,这二亩地跟之前比起来,真不算什么。

周婶子知道林阮性子要强,也不多说什么,心里寻思着下午让大郎过来先搭把手,帮着他们把苞米收进家。二亩地也不多,动作快点,明天就能收完。

想法刚定下,就被旁边地里的咔嚓声给引得转过了头去,然后惊得嘴都有些合不拢了。

只见林阮两只手左右开弓,攥着苞米棒子的头,麻利地往下一扯,苞米连着外面的皮便从杆子上脱落下,然后被扔进了后背上的筐子里。这俩苞米才刚进筐,下两个苞米又已经要扔进来了。

这速度,简直比两个人都还快。

章节目录

农门辣妻:王爷来种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E书吧只为原作者一朵花儿开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一朵花儿开并收藏农门辣妻:王爷来种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