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寒,你说等咱们的草莓卖完了,把房子盖一下如何?”

林寒眼睛一亮,随即又皱起了眉头。

“怕是不妥,咱们要是盖房子,那边知道了,肯定又要闹。王氏好对付,我怕的是奶。小姑姑这两年眼瞅着就要说亲了,林玉在青山书院里也烧着银钱,奶要是知道咱们手里有钱了,肯定要想尽办法要把银子给抢走。”

他太了解老王氏的性子了,所以才会那么在意后院里的那些草莓,生怕林家那些人发现。

不过说来也怪,后院里的草长得可真快,从他们给草莓地搭好栅栏后的那场雨开始,那些草就跟上了肥一样,呼啦啦的疯长,愣是长到一人多高。

起初他还有些担心,怕那么高的草丛会藏蛇,可后来他就不担心了,甚至有些高兴。

那些草,把栅栏遮得严严实实,丝毫看不出来。

而且连他都怕草丛里有蛇,那么别人若是无意中闯到后院来,肯定也有同样的担忧,哪里还敢往草丛里去?

说起来,可真是老天爷保佑他们,让这些草都来帮他们。

想法扯远了,林寒回过神来,无奈地摇了摇头。

“咱们暂时先这样将就着吧,毕竟才分出来一个多月,这么快就盖房子,林家不会消停不说,估计连村里人都人说闲话。毕竟咱们挣银子的事情没往外露,到时候会引人猜忌的。”

林阮看了他一眼,在心里赞叹了一声。

小屁孩儿虽然只有九岁,可这心智却是挺成熟的,考虑事情虽然还不能全面,但已经十分了解不了。

她前世和平年代里的九岁小孩儿,正是熊天熊地的时候,哪里会像林寒这样懂事。

不过夸奖归夸奖,但房子她是必须要盖的。

这茅草房她住得实在是心烦,地方小,到处都是灰不说,再有两个月天就该冷了,到时候住在这里,肯定要把人冻坏的。

她这个人向来奉行的是及时行乐,银子抓手里不花,非得过苦哈哈的日子,她可不乐意。钱只有变成了实实在在的东西,那边是真的有价值。

至于林寒担心的事情,在她这里根本不算事儿。

老王氏想抢银子,那也得看她答应不答应。村里人猜忌什么的,那就更好解决了,上山找虎母子帮忙猎个啥值钱又吓人的玩意儿,大大方方扛下山来,不就有了由头?

不过,两个月的时间,够盖房子吗?她打算在新房里头盘上炕,这样房子一盖好,他们就能立马搬进去,不然还得等房子放干才能搬,那估计得到明年了。

而且有了炕,冬天也能好过些。

如今八月,若是九月开始盖,赶在腊月前完工,搬进去正好可以过年,到时候坐在炕上吃着锅子,简直不要舒服。

看来,得赶紧行动起来了。

林阮心里有了计较,不过没跟林寒透露半句。

林寒还当自己的话,林阮全都听了进去,心里很是满意。

他这个一家之主的话,还是挺有分量的嘛。

这样想着,小屁孩儿的胸脯都不由得挺高了两分。

林阮一看他那样,就猜到他在想什么,不由得偷偷翻了个白眼。小屁孩想得还挺多。

雨一连下了三四天才放晴。

天一晴,林阮姐弟三个便穿上新衣服,准备进县城去了。

林寒入学的日子,就定在今天。

前几天往县里送水果时,钱掌柜就提醒过她,并送了个藤制的书箱给林寒。

林阮一边给秀秀扎头发,一边提醒林寒再检查一下书箱里的东西,别漏了什么。

林寒激动得脸都红了,不厌其烦的又翻了一遍书箱和行李,确定没有任何遗漏。

锁上院门,姐弟三人带着一套崭新的被褥,绕路出了村子,搭了牛车赶到了县城。

今天他们来得特别早,天刚亮就出发,到县城时刚刚辰时,也就是七点钟左右。

到了醉仙楼,就见醉仙楼的大门开了一扇,刘小二正在台阶上打扫,见到他们,赶紧迎了上来。

“林姑娘,林小哥,你们来了,掌柜的已经在里面等着了。”

三人赶紧进了醉仙楼,就见钱掌柜单手支着下巴还在打盹儿。

刘小二轻轻叫了一声,“掌柜的。”

钱掌柜猛然惊醒,看到姐弟三个,抹了把脸,不好意思地笑了。

林阮抱歉地笑了笑。

“让钱掌柜操心了,这么大清早的来叨扰你。”

钱掌柜摆了摆手,站起身来,“我是昨天夜里有事没睡好,平日里这个时候,我也早就已经起来了,算不上什么叨扰。对了,你们应该还没吃早饭吧?我吩咐了灶上,做了些吃的,咱们先吃饭,然后再去学堂。”

林阮也没有假客气,她如今跟醉仙楼算是合作关系,地位是平等的,吃他们一顿早饭而已,不算什么承情的事儿。

很快,刘小二和另外两个伙计把早饭摆了上来。

不得不说,醉仙楼的大厨手艺是真不错。

几样简单的早饭,也做得格外的精细好看,香味扑鼻,让人食指大动。

钱掌柜招呼着,“来,想吃什么自己弄,别客气。”

说着,动手给林寒和秀秀各自夹了一根炸得金黄的油条,然后对林阮说道:

“林姑娘,我不方便给你夹,你自己来。这油条是阿宽的拿手绝活,外面可买不着。”

阿宽是醉仙楼的大厨。

林阮笑着点头,动手夹了一根,尝了一口,外酥里嫩,又十分筋道,咸香适口,相当好吃。

“醉仙楼的生意好,不是没有道理的。有手艺这么好的大厨,我要是条件允许,也愿意天天来下馆子。”

钱掌柜笑得十分自得,“林姑娘要是爱吃,随时过来就是。”

林阮摇了摇头,一脸可惜又防备地模样。

“那可不行,我挣的可是辛苦钱,钱掌柜可别想让我这边才把银子揣兜里,那边你就想给我掏回去。”

钱掌柜被这话逗得哈哈大笑,“我给你打折,收个成本价,这总行了吧?”

林阮仔细想了想,还是摇头。

“不行,我这人脸皮厚,便宜占了一回还想第二回,我怕时间长了,钱掌柜看到我就该头疼了。”

钱掌柜笑得早饭都没吃几口,只觉得肚子疼。

早饭过后,林阮三个就在钱掌柜的带领下,往城西张秀才的私塾去了。

地方挺好找,到了城西,第一道巷子便是。

章节目录

农门辣妻:王爷来种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E书吧只为原作者一朵花儿开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一朵花儿开并收藏农门辣妻:王爷来种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