于亚农此时也插话进来:“老大时间真的不早了,我们还是尽快安排出城吧,听说今天会有不少人混进来,我和兄弟们都安排好了,等小老大的吩咐。”

很多的语言已经尽在不言中,汪铭九和那锦堂两个拥抱在一起,汪铭九道:“也许我很快就会回来了,天无绝人之路……保重!”

那锦堂重重的搂着自己的兄弟:“保重……如果遇到了宋达,告诉他,我们很快也会过去,现在时局动荡不安,我会尽快的也会把老王老爷子转移过去。到时候我们兄弟,好好痛痛快快的大干一场!为了这个世界,你我兄弟一场,一定要同生死,共存亡。”

两个人满怀激情的一碰杯,憧憬着日后共同能拯救这个有世界的决心和勇气

我内心有一时的恍惚,时代的机遇,风云骤变,无法预测着明天的日子,但是能把握住今天现在的自己。

我环视众人,最后目光落在我们那帮兄弟身上,我也和他们俩一样,有自己的兄弟自己的亲人,其实我何尝也不是个幸福的人吗?想到此,我是内心暗暗的笑。

我看着那锦堂,我有那建堂共同相识的也有六年的时间了,在这期间中我们分开过,但是我们共同的吃饭,吵嘴拌嘴,打架斗殴过,只还为他缝针输血--然而我却从来没有真正了解过他,那个牵着我的手,抱着我的人,我是从来没想过他就如此一面,那么屈服于强者的狂喜,却永远胜利平平淡淡之数水。我平头第一次感到自己的活力,第一次感到一起的力量,这种激情力量就像那天晚上我们逃离孤儿院是心中那种恐惧的心情,原始质朴,不可阻挡。这种激情又像我开枪打死那个偷窥者是心情的憎恨一样,迷茫而甜蜜。

面对大家的眼光,在大白天谈论这些东西,而且是当着大家的面,一方面感到紧张不安,有点难为情,一方面又感到兴奋。

我承认了让这颗目空一切脑袋听自己的指挥,渴望能诱使他爱上自己,这个事差不多忘的早就一干二净了。可是现在回想起来不觉得沾沾自喜的得意。但是他已经在他们的众多面前正式宣布了我的位置。长期以来我吃够了他的冷嘲热讽,现在我可以任意的摆布她,就像马戏班里的猴子那样,只要我举起一个铁圈,他就得跳过去。

“我紧张的像个小家的新娘子,”我想,“而且是那锦堂。”想到这里,我不禁痴痴傻笑起来。

在想着自己的事情,脸上不由微微的红了起来,那锦堂仔细的端详着我的脸,静静地凝视着我,脸上稍稍露出一丝有趣的样子,后用温暖暧昧的语气道:“怎么现在都开始脸红了?”

我咳嗽了几声,心里不由得高兴起来,我的黑眼睛便放出一丝的光芒,嘴角也稍微放出一丝微笑,生怕他看得出我的心思,掩饰我内心激动的心情:“时候不早了,你说吧,我们该怎么行动。”

那锦堂也笑了:“你真可爱,特别是当你脑袋里转恶作剧念头的时候。”

这个时候小马六跑过来:“猫大,想老大,我们都准备好了。”

行动开始。

第一方案:1:00,我用公用电话把电话打到警局。

“喂!你好,请问是警局吗?我现在是看到一个很像你们学长通告人,他正在往西山路裁缝店,刚才去做衣服的时候,看到一个和你们悬赏通告人极像的人,他的左腿上有着伤,身高体型和你们所描述的一模一样。他的样子鬼鬼祟祟的,戴着一顶黑帽子,他把帽子压得很低,但是还是能看出他的真实面目。他说话不多,神情有些不耐烦,说是要订几套衣服,大多是以黑色为主。当我看到他眼睛的时候,他恶狠狠瞪了我一眼,但是我看到他眼神一时慌乱,你们赶快过来,时间不容错过。我听说她只有三套衣服,可能还要加工,剪裁需要点时间。”

“小姐请你留个电话号码?”

“如果能做到他,就会到时候跟你联系。记住我姓郝,这份悬赏公告我是要定的。”

“郝小姐,收到,感谢你自己支持,也请你注意自己的安全!”

我当汇报线人报告有可能在裁缝店发现汪铭九的行踪,但是不知道事情的真伪是怎么样,我们还在电话里面讨价还价,所以如果是真实的报道能得到多少的的悬赏。另告知请不要轻易泄露我们的名字,因为我们不想在这种情况下被他们的手下进行追杀。

我所用的语话言语灼灼,信任度极高。当然接电话是一个女子,她按照上峰的要求是宁杀千人,不可放一人的这样的一种想法速度汇报上去。

2:00.猪头三穿着汪铭九的衣服到了裁缝店,他故意在厨房门口那里用背影站了一段时间,果其不然,他穿衣打扮引起了很多密探的注意,加上车夫于亚农神神秘秘的跟随,更加密探确定汪铭已经出现在裁缝店里面。

顿时所有的人都会聚集在一起,大约不超过十分钟。几十个行踪可疑的人,纷纷把出口给封住了。他们悄悄的神器莫测,每个人手上都佩着一把尖刀和一把手枪,他们神情紧张,如临大敌。

100万的悬赏通告对每个人来说都算打鸡血一般激动。

过了大约一会儿,一辆黑色的吉普车悄然停在街口旁边。从车子下来一个一个穿着黑色西服的男子他朝四周环绕了一下。看到他所有的手下都在排兵布阵好,他点了点头,他并没有大动干戈的往上冲,他挥了一下手:这些聚集在门口的人,像潮水一般涌到他面前,每个人的手枪已经纷纷上膛。

这一回,所有的出口已经被紧密鼓的包围起来,铁桶一般滴水不漏。中年男子非常的谨慎,可能是因为不太了解里面的情况又为何?还不敢贸然行动。

2:30他们还在等待着,就像鳄鱼静静地等待着猎物到嘴,为了埋伏和袭击,狙击手均已到位,就等着汪铭九露面,因为里面还有客人,他们尚且不敢打草惊蛇。他们需要的是一击即中,他们是拥有这种自信的,因为所有的出口已经被封住了,只有这一个出口。一旦对方有任何异动,等待他将会是密集的火炮包围着。

时间又过去了十分分钟,既然到了2:00,按正常的程序,这个时间他应该要出来了,那是做衣服还是谈话标准时间。

这时候从店里面陆陆续续走出几个客人,密探一一以对过他们的容貌,这些人中高矮胖瘦,都没有他们要抓的人,过了一会儿,一个女子顶着花头巾,挎着菜篮子,低头跨出门槛,立刻转身把门又锁上,鬼鬼祟祟的在左右打量一会儿,扭扭捏捏离开了。

一旁的情报人员立马对中年男子说:“这个是老陈朱的老婆。看她那做贼心虚的样子,汪铭九毕竟是在屋内是不假了。”

“好,大家准备,准备收网,瓮中捉鳖!”中年男子的一声令下,十几名特务人员冲进了茂昌裁缝店,此时的房内,屋内一片漆黑,没有任何灯光。若隐若现中。

只见汪铭九穿着黑色西服背对着门站着,一动不动。

“举起手来,缴枪不杀。”中年男子按耐着激动的心情对他喊话道。可是汪铭九就是一动不动,就算是没听见他说话一般。

中年男子打了一个手势,一颗子弹穿过他的肩膀,假的模特应声倒地,同时假人身上装着很多的石头灰,被子弹打中之后石头灰会发生了扩散,前面几个人马上面部感到一阵的刺痛,眼睛是火辣辣的疼,中年男子连忙一手捂着眼睛,一手伸手到怀里的枪。

“给我开枪,射死他!”中年男子发出了最后的终极秘密。血腥屠杀让人变得残忍,真水无情,和失理智。

说是迟那时快,房间数10支手枪同时开枪,一阵疯狂的扫射过后,假模特终于一动不动了,像真人中弹落地,伏地而卧,依然没有停止打击。

在这场较量中,似乎因为强烈的悬殊而分出胜负,胜利者趾高气扬,负责倒在血泊之中,体无完肤。

几名特务受命个中年男子的命令并上前检查,刚走到眼前就发现了不对,其中一个人急急忙忙喊:“头儿不对,这是假模特!我们上当了!”

中年男子这才恍然大悟,连忙大喊:“快回头,快去追那个女子!”

可是为时已晚了,乔装打扮成猪老婆的猪头三在中男子的眼皮下逃之夭夭。

这个角色定是我们第一步,这一句话就是为了我们拖延更多的时间,把大部分的精力吸引过来,等他们发现过来的时候,猪头三早就坐于亚农的黄包车消失在茫茫的人海。

猪头三串进菜市场里,迅速的都把所有的衣服都扔扔到了垃圾桶,他从事先准备好的地方拿起菜篮子,在菜市场里面悠哉悠哉的选择他菜。

尾随而来的人,对每一个人都进行排查盘问,没有任何结果。他们在垃圾桶上发现的衣服,他们更加确定汪铭九是在这附近藏匿者,证据已经确凿。

中年男子急速的赶过来,抓起垃圾桶的衣服,狠狠的道:“他应该是跑不远,以这菜市场为中心点画个原图,方圆三公里内就是他可能藏匿的地点,我们的时间到达的时间只有10分钟,也就是说他十分钟时间躲在某个地点,他的行踪不会超过三公里。立马报告上封这里三公里的所有的民宅,店铺,所有的街道,叫三大队过来支援,现在马上开始,逐一的排查。”

菜市场作为重点的盘查对象,每个人都必须一一过关。其实中年男子他非常正确,那锦堂事情先跟我讲过:“第1部分,叫做打草惊蛇计,他们绝对会发现目标之后,进行密集性展开搜索,从数学概率上来说,他们绝对利用圆规法进行搜索,我们就要拖延他们的时间,所有的兵力调过去,这也叫南辕北辙打法。到时候我们在北边的时候,想用大量的人力资源北边必然是的时间来不及。如果发生任何不测,我们必然还来得及。但是要求这种伤表演都非常的好。”

猪头上的表演极其的逼真,好像它从来没有发生过任何事情一样,蓬头垢面,牙齿也没刷,衣服邋邋遢遢的猪头像:“我今天早上一早就来这里捡便宜的菜卖,听说是今天的白菜很有便宜,难道我买便宜菜不要呗,行了吗?”

“滚蛋!”,密探简直是不耐烦,特别是遇到这种浓郁的口味,猪头三成功的逃脱,他的任务顺利的完成。

此时已经是3:30,成功的分散大量的人力物力精力。

而此时,我们已居北边城区早已开始活动策划。

章节目录

甜蜜的冤家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E书吧只为原作者那朵蝶恋花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那朵蝶恋花并收藏甜蜜的冤家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