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们先进的客厅,因为客厅格外明亮,高鉴的目光才钱小娴的脸上停留了几秒,只是问了一句:“不去洗手间吗?”

“去。”

钱小娴在他的指引下,进了洗手间,在镜子里钱小娴才看到自己哭花的脸,所以,高鉴看她出来,什么都没说,他到了两杯红酒,一杯放到钱小娴面前,看她不喝,他也不勉强。

放在两个盘子里已经切好的披萨,他端起来送到她面前问:“你要那一盘?”

钱小娴没明白,愣了一下。

高鉴点点头:“有一盘有毒。”

钱小娴知道,因为她拒绝红酒,高鉴一定想起方圆的提醒,又在逗她。

她的确是饿了,伸手拿过一盘,低头吃,看她吃完了盘子里的,高鉴又拿过餐桌上一盘没切好的说:“再来一块?”

“不吃了。”

不知道是新做的还是饿了,她觉得这是她吃过的最好吃的火腿披萨。

钱小娴虽然觉得她还没吃饱,但是,第一次在他家里吃饭,还是觉得不好意思。

“那好吧,反正太晚了。”高鉴站起来说:“看看你未来的家?”

钱小娴也站起来,她也不知道下一秒将要干什么,自己既然进来了,也只能听从他的安排。

高鉴在前,她在后,从一楼的客厅到三楼的阳台,钱小娴的感觉就是大,不是一般的大,特别是T形的阳台,可以跑步了,而且,楼顶的游泳池让钱小娴突然明白了,高鉴为什么有那么好的水性。

坐着电梯回到二楼,高鉴带着她在宽阔的走廊里走了一遍,钱小娴这才发现,光二楼就有三个洗漱间,高鉴楼上指着走廊最里面的房间说:“那两间是我父母的。”

然后他把她带到另一端的一间客房说:“隔壁就是我的房间,有事你喊我。”

“我们几点走啊。”

钱小娴看看手表说:“都快两点了。”

还没等高鉴说话,里面的卧室门突然打开了,高母穿着睡衣走出来,她眯着眼睛看了看,突然发现钱小娴,她快走几步,一把拉起钱小娴走进高鉴的房间,然后对还站在门口的高鉴说:“你赶紧进来呀。”

“你不好好睡觉,出来干什么?”

“天啊,你胆子可真大!”

高母把高鉴拽进房间,然后拉着房门的扶手向外望了望,关上门说:“你爸刚出院,你想气死他啊。”

高鉴坐到沙发上说:“我们一会儿走就是了。”

“哎呀,你这孩子办事咋不经过大脑呢,周晗的事情已经惹怒他了,你还把她带到家里?我的天啊,我说,这一晚上我心里慌慌的,原来是这事瞪着我呢。”

高鉴突然站起来说:“真的不能让他知道吗?”

“高鉴啊高鉴,你没看到周晗他爸的架势吗?你爸和他可是一辈子的矫情了,他不会因为你而不顾兄弟情义的。”

“在他眼里,谁都比我重要。”

“你周叔叔当然重要了。”高母说着突然压低声音:“他这次找到你父亲,话里话外,可都是一个意思,逼急眼了,他有可能拉走一拨人另起炉灶。”

高母说的周叔叔,是高晗的父亲,旭日圆有限公司第二大股东周德新。

在旭日圆公司创业的第二年,资金突然出现断链,公司岌岌可危。

高泽圆到处周转动用了所有可以用上的人脉,最后还差一百万。

就在高泽圆感觉山穷水尽疑无路的时候,周德新用他父母的和自己的房子去银行做了抵押贷了一百万。

现在一百万不算什么,可那时候的一百万,对于工薪阶层那是一辈子都挣不到的薪水。

对于周德新来说,那也是一大家子的全部财产,而且,对于信奉安居乐业的国人,房子那可是生活的最基本的保障,活着最大安全感。

作为朋友,能做到周德新这种壮举,友情已经不是友情,而是升华为亲情了。

何况,这个公司可是高泽圆全部的希望。

当初为了创建这个公司,高泽圆背负着巨大的压力,辞掉了很有前途的公职,背水一战,怎能失败?

所以,周德新的一百万不止是救了公司,那等于救了高泽圆的命,可以说,当初没有周德新,就没有他的今天。

所以,高泽圆视周德新为亲兄弟,甚至,打算亲上加亲,这也让周晗从小就认为她就是高家未来的女主人。

可是,后来当高鉴被学校开除学籍后,周德新埋怨高泽圆的失败是,子不教父之过。

这让高泽圆觉得高鉴给他丢了脸,特别高鉴配不上周晗,让高泽圆更是有火发不出,高鉴配不上周晗,那就是说他不如周德新?

高泽圆和周德新关系好,但是,并不是他有多崇拜他,周德新的能力没说的,可是他还不能在自己之上吧。

所以,高泽圆把一腔怒火都强加到高鉴母子身上,他认为高鉴是他母亲娇生惯养出的败子。

从高鉴的高中骚扰事件之后,周德新和高泽圆之间有了隔膜,周德新甚至反对周晗对高鉴的亲近。

可是,周晗不管那套,她有时间就跑到高鉴家,一张摸了蜜的巧嘴不仅降伏了高母,甚至让高泽圆也觉得周晗无可挑剔。

他不得不承认高鉴还真不如周晗优秀。

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可想而知,高鉴在高泽圆心里的地位是怎样的。

高鉴也认为,如果父亲不是只有他一个儿子,甚至如果不是那几个同父异母的小丫头还小,他根本不是旭日圆董事长的人选。

这次,周晗看高鉴买了价值99万元的钻戒,然后不久又发现高鉴

买了同款,知道实情后,她才突然发现高鉴这才来真的了,她也动了真的,她带着绝望,没通知任何人,幸亏早上被她母亲及时发现,一声说再晚一小时就没希望了。

周德新怒了,他也不管高泽圆重病在床,不久前又雪上加霜得了面壁麻痹症,周德新追杀过来,言词咄咄逼人,嘴如利剑,。

可是高泽圆干瞪眼,一句话说不出,他直接被气晕。

周德新凭着他在旭日圆的老资本,放下狠话,周晗是他的命根子,谁让她不痛快,谁就别想痛快。

所以,高鉴的母亲那是坐卧不宁,高母知道高泽圆自然是站在周晗一方,可是,她心里是心疼自己儿子啊。

所以,看到高鉴把钱小娴带回家,她真的是怕了。

“他这样你们就怕了,那好,那公司给他好了,我走。”

高鉴拉起钱小娴走出房门,他突然扭过头说:“我和钱小娴的事马上就会人尽皆知,就算他不接受,你最好让他有个思想准备。”

妙书屋

章节目录

娴在路上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E书吧只为原作者赵建峰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赵建峰并收藏娴在路上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