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已经很深了。

车库外面的院子,树影婆娑,夜色朦胧。

高鉴的头离钱小娴很近,她的气息就在鼻翼间游离,她的手轻柔的在发间撩拨,舒服的让人昏昏欲睡。

钱小娴拔完几根白头发,她打开车窗扔了出去,说:“好了,没有白头发了。”

她说完,看高鉴还赖在自己身上,她才发觉不妥,于是,她粗暴的推开高鉴的脑袋,说:“好了,好了呢。”

高鉴拖住被她手指触疼的太阳穴说:“兄弟,能不能温柔点。”

钱小娴突然笑了,说:“你这句话自相矛盾。”

高鉴瞪着她说:“赶紧把你男频的切了,举手投足都有暴力倾向了。”

“不切,我得对我的读者负责,如果是你花了那么多时间在这本书上,突然白浪费了,你舒服吗?干什么事情要有始有终的。”

“你总是为别人考虑,却没想过我们。”

“我们怎么了?”

“有始有终啊,我在你身上也投了很多时间精力还有……”

高鉴突然停下来,笑笑。

“还有金钱,是吗?”

钱小娴感觉她和高鉴的事情,似乎真的成了定局。

如果她和高鉴这是一场爱情战,只要高鉴不撤退,她一定失败,所以,她就是败了,也想有尊严的心甘情愿的做他的俘虏。

她接着说:“我真的会还清你的钱,如果有条件,你丢戒指的钱我也可以还上的。

“我想说的是,我在你身上也投了很多时间精力还有感情。”

高鉴发觉钱小娴误解了他的意思,他又强调:“我对你的感情价值连城,你能还上吗?”

钱小娴也奇怪,高鉴霸道的时候,她嫌弃他不会温情,现在他这都煽情了,自己却觉得肉麻的不行,总觉得,他最近花时间花经历就是百度过来,骗自己。

所以,她没有感动,而是打岔说:“不是说上去换衣服吗?”

“我这刚调动的情绪,又被你打断了,你这也是不负责任的行为。”

高鉴打开车门走出去,绕到副驾驶座旁打开车门,说:“走吧,你到客房休息一会儿,3点半我让司机来接你。”

“司机接我干什么?”

“去看日出啊。”

“你让司机和我一起去?”

“你不去?”

“你想和我去?好啊,你求我,我就带你去。”

钱小娴立刻推开车门前的高鉴,一把关上车门,她心想,自己真是欠,看什么日出吗?

想起刚才坏人惊吓,还有方圆在家里不停的提醒,自己受了这么多委屈,自己在心里开始讨伐他。

他这人怎么这样?说自己不成熟,他说这些话的表情和口气那有个董事长的样子?

可是,没多久,钱小娴又立刻转换角度,他也不过二十八岁,他也不过刚接手董事长的职位,而且,之前他不都是这样痞痞的,有点坏吗?

想到这些,忽然觉得自己那么暴力一推,是不是特不给他面子?

这么久了,他怎么没反应?钱小娴突然觉得不对劲,她摇开车窗,高鉴不见了。

他生气了,走了?

钱小娴把脑袋探出车窗,前后看了看,她小声喊了一声:“高先生。”

她打开车门,探出上半身又喊了一声:“你在吗?”

车库里,黑乎乎的,钱小娴好希望他突然出现,说:“在呢,我和你闹着玩的。”

可是,没有。

钱小娴关了车门,摇上车窗,心里那个恨!

冷酷无情,坏心眼,他什么人啊,自己说用了时间精力感情求婚,还惹对方生气,傻子才会答应你,还想登记,不是说明天还要登记吗?哼,爱和谁登和谁登。

独自坐在车里,钱小娴突然一阵伤感,自己这是在恋爱吗?

爱情不是甜甜蜜蜜的吗,就算不是,开始应该是吧,爱情的最初应该是互相取悦对方,竭尽全力给对方好感的啊。

可是,自己的爱情似乎还没开始,就不和谐,难道是因为彼此不是对的人?

想想周晗,想想母亲,再想想欠高鉴大笔的钱,想想高鉴刚才的突然离去,钱小娴不寒而栗。

方圆和男友闹分手,表哥和表姐也貌合神离,自己和高鉴的未来呢?现在就这么不协调,以后会不会不和谐呢?

钱小娴也知道,他们现在的不协调,最大的原因是,他们似乎隔着不可逾越的鸿沟,如果两个人不主动,那他们永远都不会有什么故事。

现在,不管出于什么目的,高鉴似乎主动了,可是自己却不得不逃避,自己的逃避又连锁反应,让本来就没什么耐心的高鉴动不动产生误会,动不动就反毛。

其实自己也一样,自己因为和他的距离,也时常敏感,甚至,刚才他让自己求她,也许只是他霸道的小玩笑,可是钱小娴却多心了,她认为他不尊重她。

她不得不又考虑这个问题,她在他面前永远不能平等,她也知道,就算自己再努力,也达不到他的高度,就算他不介意这些,可是,自己总觉得欠了他的钱,感觉不能坦然的面对他。

所以,一定要把欠他的钱全部都还上,然后,才能考虑和他在一起。

就这样胡思乱想,半小时过去了,可是,高鉴没回来,没有电话,没有微信。

越想越生气,钱小娴真想立刻回家,可是,不止一次的遥开车窗,外面除了太黑,就是寂静中越加寂静的虫鸣,又加上晚上遇到的那两个可怕的人,钱小娴真的没胆子。

已经将近凌晨一点了,她觉得又累又困,可是,也只好在这里等着了。

就在她迷迷糊糊快要睡着的时候,车门突然打开了。

“还怎么想在这里待一夜啊。”

钱小娴睁开眼睛,高鉴笑着歪着头看着她:“没哭啊?”

钱小娴瞪着他,用力把发酸的眼睛流出的眼泪憋了回去。

“下车吧,我让保姆给你做了夜宵。”高鉴说着拉了钱小娴一把说:“我上去之后,一分钟都没闲着,通知保姆做夜宵,洗澡,看了两份报表,回复了20个邮件,你呢?在睡觉。”

钱小娴心想,自己在这生气生得天昏地暗的,他却全然没觉察,自己这气算是白生了,可是,他那么微笑着看着自己,钱小娴心一下就软了,高鉴拉她,她也几顺势钻出了汽车,还没心没肺的说:“这么晚了,还让保姆做饭,她会不会不高兴啊。”

“我很少这么晚麻烦她的,偶尔一次,她就生气吗?”

钱小娴还是问了一句:“她还在餐厅吗?”

高鉴突然站住说:“我们登记之后,你就是这里的少夫人,你谁都不要怕。”

妙书屋

章节目录

娴在路上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E书吧只为原作者赵建峰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赵建峰并收藏娴在路上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