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墅二楼,卧室内---

冷气开放,嗖嗖作响。

原本正在抱着小碗吃红豆刨冰的阿叔高金贵,一听高飞来了,忙不迭丢下刨冰,一咕噜爬到床上。临时还把湿毛巾搭在额头上,感受一下,不太热,就忙又取下来,浇上热水拧一下,这才重新搭在额头,自己躺床上呻吟起来,“哎呦呦,我要死了!哎呦呦,我要死了!”

所以,当高飞和颜素素进门的时候,首先就听到高金贵那要死不活的呻吟声。

进门一看,高金贵模样凄惨地躺在床上,见有人来,也不起床,反而身子往床里头一弓---弓成虾米状,继续呻吟。

“咳咳,老公,高飞来看你了。”阮氏走过去,小声说道。

高飞也说:“是啊,阿叔,我来看你了!我很担心你呀,你身体怎么样了?”

高金贵这才像是听到了呼唤,迷迷糊糊地睁开眼睛,扭过脸看向高飞。

“是你呀,高飞侄儿,你总算来了,咳咳咳!”高金贵一阵咳嗽。

阮氏搀扶着他坐起来。

高金贵取下额头的湿毛巾给阮氏说:“拿过去吧,我虽然发烧,却还死不了。”

“阿叔,到底出了什么事情?”高飞感恩知报的人,当初高金贵对自己可很不错,现在阿叔都凄惨成这模样了,他当然着急。

高金贵看了一眼神情焦急的高飞,嘴里说道:“也没啥大不了的,就是你阿叔我被人给欺负了!”

紧接着,高金贵就开始说自己是怎么被人欺负的,大致内容和打电话中说的差不多。

那个叫“王兴”的准备做啥“百货大亨”,就不择手段收购清迈的超市和百货商店。高金贵不愿意把自己家的超市卖给他---主要是出价太低,那个王兴就找人破坏他超市,不久前还找人打了高金贵。

高金贵因为被打,就一病不起,现在只能躺在床上等高飞回来,叔侄俩商量好怎么报仇。

“阿叔,他们打了你什么地方?”

“肚子,还有腰,对了,屁股也挨揍了。”高金贵指着身子说道,“那帮人真是坏极了,连我这么大岁数的人都欺负!”

高飞闻言,怒不可遏,正准备转身去找那个王兴算账,却被老姐颜素素拉住道:“不要冲动。”

这时候高金贵才像是刚看到颜素素,诧异道:“你怎么来了?”

颜素素笑了,看向高金贵:“怎么,不欢迎我来?”

“这个……”高金贵忙捂着头,“哎呦呦,头疼的很,是不是进了扫把星?”

高飞看不下去,忙说:“阿叔,我姐现在是……”

没等高飞把话说完,颜素素打断他道:“阿叔,我知道你对我有偏见,不过这次我是很有诚意来看你的。”

“你会有那么好心吗?”高金贵撇着嘴说,“当初我帮你妈从家里头赶出去,你这个小丫头还咬我一口,诺,手腕上这个压印还在呢!”

颜素素莞尔,“那时候我还很小,怎么,你跟我记仇?”

高金贵冷哼一声:“不是记不记仇的问题,你是扫把星,来到我们家,我们家会倒霉的!”

“就算我不来,我看你们家现在也挺倒霉的。”

“你说什么?”高金贵正要发火,就听外面传来声音:“阿爸,阿娘,不好了!有人闯进来,嚷嚷着要见你们!”说话间,就见一个十三四岁的小女孩跑了进来。

“阿兰,到底出了什么事情?”阮氏问小女孩道。

原来这个小女孩是高金贵和阮氏的独生女,名字叫阿兰,原本在清迈附中上学,今天是清迈“鲜花节”学校放假,她刚跑出去玩,一回来就看到一大群人找过来。

没等小女孩阿兰解释清楚,就听外面乒乒乓乓,似乎有人闯了进来。

此时高金贵也顾不得装病了,噌地从床上蹿起来,顺手抄起一根扫把道:“可恶,这帮坏蛋竟然跑到这里来了,老子跟他们拼了!”

高飞,颜素素等人见此,也忙追上了上去。

……

再看外面---

此时,从外面大摇大摆闯进来三个人。

这三个男的人高马大,满脸横肉,一看就不是好人。

再看地面上,原本在花园旁摆放的小花盆被人踢碎,还有摆放在门口的陶瓷神像,也被人推倒摔在地上。

见高金贵抄着扫把跑出来,一个穿着花格格短袖,脖子上戴着大金链子,模样凶狠的男子直接迎上前,双眼一翻,嘴巴一裂,露出大金牙道:“怎么着,高金贵你这家伙还敢打我?”

高金贵顿时怂了。

他可是认得此人,王兴的心腹手下,也是清迈一带有名的恶人,绰号叫做“大金牙”。本身懂得一些拳脚,做事心狠手辣,因此经常带着一帮手下在当地欺男霸女,无恶不作。

“你你你……”高金贵指着大金牙不知道该斥责他什么。

“你什么你!拿了扫把不是来打我,难道是来欢迎我?”大金牙谅高金贵也没胆子,恶狠狠地笑道。

“你们私闯民宅,我要报警告你们!”高金贵怒道。

“告我们?谁告谁还说不定呢!”

“什么意思?”

“什么意思你最清楚,上次你打伤了我的人,我这次是来要账的!”大金牙用手指头搓着牙花,“阿炳,你站出来,让高老板看看上次他打伤你的地方严不严重!”

“好的,老大!”一个尖嘴猴腮的家伙就笑嘻嘻地站出来,把衣服下摆卷起来,露出胸口一道很淡的於伤,左摇右摆,晃动着肚皮亮给高金贵看。

“看到没有,这就是你打伤我弟兄的地方---伤势很严重!是内伤!我兄弟要是没钱看病,就会死在这里!”大金牙笑眯眯地威胁道。

高金贵:“……”

算是明白了,这帮人简直是无赖。

“你们这帮家伙,明明是你们打伤了我,现在却还诬陷我!这天下到底还有没有王法?”

“王法?老子就是王法!今天你要么拿钱出来,要么就别指望我们离开这里!”大金牙发狠道。

高金贵都快被气哭了,“你们……你们到底想要怎样?”

“怎样?哈哈!很简单,要么给钱,要么抵押店铺!”大金牙说道,“别想反抗,老子今天算是吃定你了!”

“你---你这个无赖!”高金贵愤怒地举起扫把。

大金牙轻蔑地笑,“怎么,难不成你还真敢打我?”说完还伸出手指挖了挖鼻孔,屈指一弹,把鼻屎弹到高金贵脸上。

高金贵:“……”

就在这时---

“孙子!打你又怎么!”话音刚落,就见一人跃起来,一拳打在了大金牙的脸上。

那拳头如盆钵大小,自上而下力道凶猛。

大金牙毫无防备,整个人被打得一口血喷出,一个趔趄倒在地上,连牙齿都脱落了。

霎时间,所有人都愣住了,谁也没想到会突然出现这种情况。

连清迈当地大名鼎鼎的“恶霸”大金牙都敢打,这人岂不反了天?!

章节目录

逆转重生1990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E书吧只为原作者镔铁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镔铁并收藏逆转重生1990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