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身材高挑,少说也有一米七五,踩着六厘米的高跟鞋,一身旗袍,将完美的身材完全勾勒出来。

似是听到了响动,那女人转过头来,两人四目相对,对方看到刘展也明显的愣了一下,但很快就恢复了神情,她明明双目含情,刘展却能清晰的感觉到一股凛冽的危险,是个高级伪装者与杀手。

方寒笙到底从哪弄来这么个好看的人神共愤的女人当秘书的?刘展羡慕嫉妒恨的想着。

随即轻咳一声整理了下衣服说道:“老板给我换个车灯。”

“什么牌子的?”汽修店的老板不愿与那女人纠缠,一看见刘展就殷勤的走了过来,那便边虽然是个大客户,但是他没能耐赚那钱,刹车板这玩意没弄好一旦出了人命,他绝对跑不了,他就以小老百姓,老婆还没娶呢,可不想蹲监狱,还是老老实实的赚点小钱吧。

“奔驰,有没有零件?”

“有有有,奔驰宝马还是有的。”老板看了一眼车型,一溜烟就跑了进去,很快就拿出了一个车灯,倒是和他的车灯长得一样,但是看着质量似乎不是很好。

刘展满意的点了点头,质量不是问题,只要便宜:“老板就要这灯了,多钱啊?”

“小伙子看你爽快就不多收你的了,加上人工费八百。”

“我艹艹艹艹,这么贵!两百行不?”刘展紧紧捏着自己的口袋,一个破灯就要八百,怎么不去抢劫?!

汽修店的老板被他这一声吓得差点把手上的灯给扔出去,瞪着他没好气的说道:“一辆奔驰车少说都要近百万呢,买得起车你买不起一个灯?”

“嘿嘿,大哥你看我这样子像是车的主人吗?其实我就是以司机,一个月工资才不到两千块。”刘展装着一副可怜兮兮的样子说着,从口袋里摸了半天掏出两张皱巴巴的毛爷爷,递给汽修店老板。

“厄,我身上总共也就这两百了,大哥你看帮帮忙吧。”

就这破灯刘展还是能看得出价值的,充其量也就一百买回来的,给他两百,刘展已经时候让他赚了。

汽修店老板看着那两张皱巴巴的钱很是犹豫,显然这小子说得话是事实,看他那穷酸的样子也不想是轿车的主人,如果答应了还能赚一百,如果不答应,不过一个后车灯而已,又不影响开车,这笔生意必然要跑。

见他犹豫,站在他们身边的女人走了过来,不知想要做什么,在她走到刘展身边的时候,刘展一把拉住了她的手,对她灿烂一笑。

哎呦,这小手皮肤嫩滑的跟抹了牛奶一样,刘展一个没忍住搓了两下,女人面色一僵猛地抽回了手,狠狠的白了他一眼,似乎在用眼神骂他:流氓。

纠结了老半天汽修店老板终于狠了很心答应了:“行,小伙子看你也不容易,两百就两百。”

不管灯好不好,汽修店老板的手艺看着倒是挺娴熟的,没一会灯就装好了,老板还好心的给他刮伤的地方喷了漆。

刘展满意的点了点头,正准备潇洒的驱车扬长而去的时候,突然把车开到了那个女人的身边:“美人要不要我送你一程,免费的。”

闻言女人看着刘展眉头皱的死紧,就在刘展几乎要失去耐性的时候,突然勾唇一笑,风情万种的点了点头。

顿时在场的两个男人眼睛都直了,直到女人坐上车,刘展都还保持着面朝窗外的姿势。

女人眼中闪过一丝寒意,拍了拍刘展的肩膀。

刘展咳了两声掩饰自己的尴尬。

“美人贵姓啊,我叫刘展初次……厄不对,我们好像不是初次见面。”刘展说着目光瞄向了身旁,只见女人直视着前方,表情没有一丝的松动。

呵,定力这么好。刘展笑了笑继续说道:“美人你住哪里啊?我把你送回家吧,反正我也没事,你看我们这么有缘分,在这荒郊野外都能遇到,看在我这么殷勤的份上回句话吧?”

女人依旧一动不动,刘展白眼一翻,方寒笙平时到底怎么和她交流的?不会是个聋哑人吧?要不怎么会一点反应都没有?

刘展啧了一声只当她真的是聋哑人,不满的嘟囔道:“长得不错,可惜哑巴一个。”

闻言女人猛然回头,顿时吓得刘展一怔,余光扫到后视镜,赶紧打方向,心有余悸的呼了一口气,差点就和后面的货车吻上了。

再回头看上身边人,只见女人看着他点了点头,刘展不解的再问了一遍:“你不会说话?”

点头。

“听得到?”

点头。

不知怎的刘展觉得心口莫名一酸,大概是怜香惜玉吧,随即说道:“可以给我看看吗?你失声的原因,也许我能够治好你。”

女人的神情有点松动,但还是摇了摇头。

只见她取出手机打了一串字:我叫风情,谢谢你,可以将我送到罗马庄园吗?

就在刘展愉快的答应送美人回家的时候,罗马庄园内方寒笙端着一杯红酒悠闲自在的品着,他的对面坐着一位身穿黑色斗篷的家伙,全身都散发着冰寒的杀气。

“我真没有想到九爷竟然舍得让你出手,他什么时候对杜文谦这么上心了?那边刚打完电话,他就做好了行动的准备。”方寒笙说得风轻云淡,但紧握酒杯的手却告诉对面的人,他很不满。

“都是兄弟,方少何必生气,刘展对您而言威胁更大不是吗?”那人沉声说道,声音不大却听的方寒笙心惊,显然是不满他对九爷的抱怨。

方寒笙噤了声,暗自吞着口水,他知道这人的恐怖,这人曾是个杀人狂魔,血洗了不少地方,是国际级三S通缉犯,猖狂了十多年,最后被华夏军方在金三角捕获,关进了慕斯岛死刑犯监狱。

然而没进去多久就被人保释了出来,再见就已经站在九爷身边宣誓效忠了。

这一次九爷竟然打算让他出手,方寒笙看着庄园已经变成粉末的大铁门,神情一凛。

他与刘展对上,必然是一场血腥恶战。

刘展开着车载着风情一路尬聊,没办法,谁让傍边坐着的是个不会说话的,不过好歹会给他反应了,刘展说得好玩的地方,风情还会配合的笑一笑。

虽然笑的很浅,但刘展还是觉得格外满足。

到了庄园百米的地方风情就让刘展停了下来,神情看起来很严肃,刘展双眼微眯,显然也发现了不对劲。

不过他还是绅士的将风情送进了庄园敞开的大门里。

之前刘展就知道,这个女人是个极品伪装者,说句实话他也分不清楚风情的哪些表情是真哪些表情是假,不过有什么关系呢?绝对的实力面前谁还会怕这些虚伪的危险?

看到风情安全的进了庄园,刘展回到车前,却没有上车,而是靠在车头悠闲自在的点了一支烟,享受般的吞云吐雾。

“没想到嗜杀成性的阎罗竟然还会怜香惜玉。”来人鄙夷的看着刘展,那语气好似对女人好就是男人的禁忌一样。

刘展伸出一指摇了摇说道:“NONONO,能够保护女人,才是男儿该有的本色,你这种单身狗是永远都不会了解这其中的美妙。”

“哈哈哈,小子,今天爷爷就教教你什么是真正的男儿本色!”男人话音未落身影便消失无踪。

好快的速度!不愧是国际级通缉犯,有点实力。

然而还是不够快!刘展面色沉重,忽然天上雷声滚滚,是暴雨来的前兆,使得整片空气都变得沉闷起来,令人喘不过气。

刘展微微抬眼,目光如寒霜凝剑,轻吐两个字:“废物!”

声音落地,脚下轻点,咔嚓一声雨突然之间倾盆而下,雨滴自眼前飘落,折射的微光中透着一抹充满死亡的黑影。

刘展的动作就像回放一般缓慢,那人不屑的冷哼一声一掌推出去。

是残影!!!

那人心下一惊,还未反应过来,一阵钻心的疼痛自背后袭来,“呃噗!”鲜血混着雨水艳红了一片。

随即“啪”的一声黑衣人软绵绵的倒在了地上,再无一丝战斗能力。

一招,只一招,猖狂了几十年的恶魔杀手就被打的再无还手能力。

好可怕!

黑衣人眼中全是恐惧,直到刘展的拳头临身他才感受到他身上的杀意有多么强大!与他相比自己就好像泰山下的一株枯草,刘展只是轻轻一挥手就让他感觉到像是泰山压顶。

完全喘不过气来。

竟然能够做到将如此强大的杀意内敛于身,这个人太可怕了!

难怪九爷一再向他强调不可轻敌,此举只为试探,保命为首。

保命为首?哈哈哈原来这句话是针对他说的,黑衣人清楚的知道,刘展并没有要杀他的意思,否则现在他就已经是一具尸体了。

“切,就这点本事,竟然劳烦你们用美人计将我诓骗到这里来,我还以为是多大一个陷阱呢。”刘展失望的摇了摇了头。

闻言黑衣人情绪突然激动狠狠的骂了一句:“放NM的屁!”

章节目录

超级狂兵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E书吧只为原作者纯洁少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纯洁少年并收藏超级狂兵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