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衣人摇摇晃晃的站起来,哫了一口血说道:“小子你的确有狂妄的本钱,但是别忘了枪打出头鸟,总有一天你会为自己的猖狂付出惨重的代价。”说完揭开了帽子脱下风衣扔在地上。

看到黑衣人的脸,刘展顿时瞳孔收缩,却不是因为他的容貌,而是他脖子处的一个纹身,白色的蛇与红色的镰刀,他好像在哪里看到过!

对了!宋大国的后颈。那被洗的几乎看不出原型的纹身。就是这个,它本来的样子就该是这个!

刘展一时间心口抽痛,黑衣人扭了扭脖子,发出“咯吱咯吱”的声音。

“轰隆”雷声响起,两条身影同时闪动,双拳对接,只见黑衣人脸色煞白,而刘展双眼通红,再赞一力,气势磅礴,恍如狂风掠过。

黑衣人猛然后退一步,“噗!”再次吐出鲜血。

刘展单纯的靠力度废了他的拳头!

这一刻他才知道自己在阎罗面前是何等渺小,阎罗的传说,果然不只是传说,而是绝对实力的真理。

黑衣人目光移向庄园,虽然九爷之前一再强调保命为首,但是他知道那不过是九爷收买人心的手段,他温和的眼神里是无穷无尽的冰川剑意。

他也知道,就算他活着回去了,上面也不会留他活路,若九爷真有意保他,他又怎能忍心让他为难?

“你的背后到底是谁?操纵杜家的是谁?天海的最高指导是谁?”刘展一连三问,黑衣人睁大了双眼,刘展的消息竟然已经推进到这种程度了?原来连九爷这样细心的人都小看了他。

但很快他又恢复了神色,苦笑一声,冲刘展摇了摇头:“停手吧阎罗,纵使是你,也斗不过他们的,因为连那个人都逃不出他们的魔掌。”

突然黑衣人大笑着倒在了地上,那笑声穿透了空间充满着悲愤。

刘展凝了凝神暗道:连方寒笙那个唯利是图的小人也被忽悠进组织了,苏玖馨这家伙还真是不一般,传销出身吗?

抬头看了一眼他曾经居住过的地方,刘展感慨万千。

他今天又旷了一整天的班,好在刘芳生病了,不然就惨了。

现在嘛时间还早,回家睡觉吧。

刘展刚走两步,突然回头冲着窗户飞了个吻,方寒笙一愣,听到身后人呵的轻笑了一声,顿时气得咬牙切齿,将手中酒杯重重摔在了地上。

风情依旧笑得温和,唤来女佣将地上打扫干净,亲自又倒了杯红酒递到方寒笙手上。

第二天一早刘展正睡得迷迷糊糊,电话铃声像催命一样的响了起来,刘展拉起被子捂住脑袋,好像这样就可以隔绝电话的铃声一样。

宋小佳都被吵得受不了了,直接从厨房杀了过来,见刘展睡得跟死猪一样,抬起脚就踹了出去。

“你个死猪,电话都吵破天了还睡?!”

刘展揉了揉被踹痛的脸,一脸委屈的说道:“小佳我好歹是你哥,叫我猪很令人伤心的。”

“好的,佩奇,起来接电话然后吃早餐,滚去上班!”

刘展:“……”

刘展抄起电话看都没看就摁了接听键:“刘展,你今天要是再不来公司好好上班,那五十万就别想要了!”

秦舒气的胸部一起一伏,脸都是红的,当初找那小子来明明是给自己当特助的,可是现在呢,这才几天,一天到晚不在不公司就算了,竟然连自己的车都开走了,显然是把公司当他的后勤部了。

这一大早的就听到河东狮吼,吓得刘展差点把手机扔掉,但一听对面的话,刘展瞬间不淡定了:“靠,你个万恶的资本家,不给我发工资就算了还要扣我的服务费,你怎么不去……”

“啪”那边电话挂了。

刘展吸了吸鼻子委屈的看向宋小佳:“小佳,哥可能要被开除了。”

“没事佩奇,以后我养你。”宋小佳淡定的去厨房继续做早餐了,这个白痴敢那么对自己的老板说话,不被开除才奇怪好吗?

不过她却一点也不担心,因为她知道刘展是不一样,上面的定论只符合于普通人,刘展绝对是个例外。

这个家伙本事大着呢,他会被开除那才奇怪!

等刘展晃晃悠悠的出现,秦舒已经在公司大门口等了足足一个小时。

刘展一下车秦舒“倏地”一下就窜了过来,指着刘展的鼻子冷笑道:“你,被开除了!”

“不行,我绝对不能答应。”刘展一脸严肃,理直气壮的说道。

秦舒被吓了一跳,回头问道:“什么?你说什么?”

“我刘展堂堂男子汉一个,怎么可以躲家里让老婆养呢?这种有辱尊严的事情,绝对不做!”

刘展义愤填膺的模样,看得秦舒一愣一愣的。

还没反应过来,就看到刘展狗腿的给她打开了车门:“老婆上车吧?你要去哪里我送你,免费的!”

秦舒深呼一口气,暗道一声罢了,正准备上车,突然瞟到车后灯的颜色有些不对劲。

立刻走了过去,顿时脸更黑了,指着车灯问道:“怎么回事?”

刘展看了一眼特得意的笑道:“嘿嘿老婆,昨天我看咱家车灯不亮了,自掏腰包给换的新车灯,放心不用你报销……”

“停,刘展你从哪捡来的垃圾给我按车上的?”上个月她才给车做的保养,全面检查了一下,车灯会不亮了?骗鬼呢!

“怎么可以说是垃圾,花了我两百块钱呢,两百块啊,能吃半个月麻辣烫呢!”刘展一脸肉疼的捂着心口。

秦舒后退了一步,眼前一花差点栽倒,两百?她一个原配车灯至少得两万好吗?这混蛋竟然给她安了个两百块的垃圾上去……

“那个,老婆你好像要迟到了。”见秦舒是真的气急了,刘展赶紧转移话题。

秦舒摆了摆手上了车,不过一辆车而已,犯不着生气。

峰会上秦家已经与叶家签了合约,而合约能签成功,秦舒知道与刘展脱不了关系,因为那天刘展被警方带走之后,便是叶家出面解释的情况。

言谈之间,只要不是傻子都听的出来,叶老对刘展的维护,虽然秦舒到现在也想不明白为什么。

但这些都不重要,她在意的只有秦家的产业,金晶的未来。

今天秦舒是要去与环宇的业务经理谈论那一千八百万的退款,虽然她明明才是债主,但是钱在别人手里捏着,给不给,什么时候给算是对方一句话。

她自然不怕对方不给,可是时间她耗不起,与叶家的合作也不是一天两天就能有回报的,不仅如此,合作项目还需要一大笔投资。

虽然叶家占了百分之八十,剩下的百分之二十对秦家而言也是一笔承担不起的数字,仍然需要她想办法再拉赞助。

秦舒愁眉苦脸的一路都不说话,刘展心疼的暗叹了一声。

她那么努力,在商界却依旧举步艰难,环宇传媒吗?敢惹他刘展的女人,就要做好被报复的准备。

“该我们的欠款,环宇一定会按时退换的,秦姐不用这么担心。”

刘展突然一本正经的说到,秦舒不仅转头看向他,知道他是在安慰自己,但心情仍然未能控制住。

“你懂什么?环宇的业务经理沈强与王家交好,环宇更是与王家合作频繁,他们虽然不敢强行压秦家的欠款不还,但是肯定会找借口拖我很长一段时间,秦家的现况,哪里容许我等这么久?今天我一定要想办法把钱要回来!”

秦舒表情坚定,但目光却掩不住担忧。

此时刘展却是轻笑一声,又恢复了玩世不恭的模样道:“放心吧老婆,要相信你男人的判断。”

说着向秦舒挑了挑眉,秦舒一记白眼甩过去,懒得理这无赖。

虽然面上十分的不相信,但是,不知为何,心里却有一丝期翼。

来到环宇集团秦舒走向了公司楼下的一家咖啡厅,这次刘展跟了上来,她也没有阻止,两人一前一后来到约定好的包间。

“秦总,竟然亲自来了,快请坐。”沈强笑的阴险将一杯咖啡推向了秦舒,双眼发直的看着秦舒脖子以下的位置,完全当刘展不存在。

竟然当着他的面视奸他老婆,真当他是透明人吗?这个仇他记下了!

刘展气鼓鼓的想着,却没有任何动作。

秦舒咬着牙全当那是双狗眼睛,冷冰冰的说道:“沈经理,昨天我们已经谈过了,环宇金晶的广告费退换,处理的怎么样了?”

“哎呀,秦总你也是知道的,赖清雪毕竟是被媒体封杀,我们环宇也是受损一方,当然了,广告费我们会一分不少的退还给金晶,这点您发了放心,就是这个申请,签字和审查的过程比较麻烦,您就耐心等几日吧。”

“沈经理秦舒据我所知,这个过程似乎并没有您说的那么复杂,最多也就一两天的事吧。”

秦舒双臂抱在胸前,靠着沙发背,无形中给人一人一种压迫感。

可惜,对面之人似乎并不吃她一套。

章节目录

超级狂兵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E书吧只为原作者纯洁少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纯洁少年并收藏超级狂兵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