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嘛,秦总说得却是如此,但是您也知道我们董事长可是很忙的,最长的时候半个月都见不到人,而一千八万万可不是个小数目,没有董事长签字,我们怎么敢在公户划钱呢?”沈强嘿嘿笑着,一脸猥琐的表情,那暗示的目的再明显不过了。

秦舒眉头一皱道:“我要见你们董事长。”

“秦总是要预约我们董事长吗?这时间上恐怕就……”沈强一脸为难的表情,随即又笑着说道:“看秦总亲自跑来两天,也不容易,这样吧,我们季少爷今天正好就在酒水间,您看……”

“怎么好意思麻烦季大少呢?这事我们谈就行,沈经理本来就是负责这块的,要是把责任都推上司头上,岂不突是显得您很没用?”不等秦舒回答,刘展突然一拍桌子笑眯眯的说道。

再坐的几人都被吓了一跳,沈强身旁的四人“蹭”的一下站了起来,秦舒的脸色瞬间白了一分,一把拉住刘展示意他不要乱来,这里毕竟是环宇的地盘,沈强也没有王昊那白痴那么好对付。

“好,我就去见见……”

“等等等等,几位兄弟也都别激动,我们坐下说,老婆人家沈经理好歹给你冲这么一杯好咖啡,别浪费了嘛,你不喝,给我喝吧,我们喝完了再去啊。”

刘展说着就挨着秦舒坐在了沙发上,端起秦舒面前的咖啡一口一口的抿着。

照他这么喝下去得喝到猴年马月啊?

秦舒见他如此,并没有怪罪,她知道刘展一定有什么计划,虽然不想承认,但是却不得不认可刘展的确有很多神秘的地方,只要他出手,似乎就没有做不成的事情。

对面沈强却是有些心急了,但看秦舒竟然闭目养神正儿八经的等着刘展时,一时竟不知该如何是好。

不知过了多久,突然刘展抬头看向沈强:“沈经理,你的电话响了。”

话音刚落,一阵“叮铃铃”的铃声就响了起来。

沈强顾不得惊讶,赶紧掏出手机一看,是董事长!

“沈强,限你五分钟之内将一千八百万的退款打到金晶的账上,做不到你就卷铺盖滚吧!”沈强刚一接通电话,那边就传来愤怒的吼声。

沈强被吓得差点拿不住手机,连连说是,原因都不敢问。

沈强的电话虽然外音不大,但是却足够让房间所有人听到了。

挂了电话沈强看着愣着的属下,就是一阵怒骂:“还愣着干什么?还不快去找财务打钱!一群饭桶!”

秦舒终于从震惊中回过神来,不可置信的看着刘展,只见刘展冲他灿烂一笑,露出一排小白牙,一脸等待夸奖的神情。

秦舒没理他,因为沈强正在身边一边擦着额头的冷汗,一边连连道歉:“秦总,对对不起,我们董事长已经打来电话,马上就给您打钱,沈某之前多有得罪,希望您多多包涵。”

“哼!”秦舒趾高气昂的站起身来,走了出去,这些见风使舵的小人,就该这样狠狠的教训。

看着秦舒冷傲的样子,刘展无奈的笑了笑,女人嘛还是偏爱虚荣,昨天肯定低三下四了一整天,今早才会那么大火气吧。

不过她现在高兴了,自己的工作是不是就能保住了啊?

哎呦,这个问题忘了提前说了!刘展一口喝完剩下的咖啡,赶紧追了出去。

刚走到门口突然停下说了句:“咖啡不错。”

随之“砰”的一声把门关上。

“老婆,你看我今天的表现怎么样?我的工作……”刘展狗腿的用手不停给秦舒扇着风。

秦舒嘴角勾起,好心情遮都遮不住,这一千八百万回来,至少够她坚持半个月,而半个月的时间,足够她找到投资商了。

“你到底是怎么做到的?”秦舒没有说好,也没有说不好,神情淡淡的问道。

“嘿嘿,小鸡不尿尿各有各的道,老婆你就别管这些了,好歹先告诉我,我到底还能不能再踏进咱公司了?”

刘展发挥戏精精神,超级委屈的看着秦舒,秦舒扶额摇头,笑了笑说道:“行了,别装了,回去吧,这车……”嫌弃的看了一眼后车灯继续道:“也送你了。”

哇靠!赚大方了,终于有代步工具了,刘展感动的泪流满面:“老婆你真大方!”

与此同时,环宇董事长办公室,季衡战战兢兢的看着对面而坐的少年,讨好的笑着道:“龙少爷,我已经吩咐下去了,您看可还满意?”

“不错!”少年拍了拍手站了起来,一副要走的样子,季衡默默的舒了一口气。

然而,少年脚下一顿回过身来,季衡的心一下子就提到了嗓子眼赶紧问道:“龙少爷还有什么吩咐?”

“吩咐嘛也不算,就是提个醒,别一天和王家杜家走那么近,他们是有钱,但是赚再多的钱,也得有命花不是?您说是不是这个理。”少年灿烂一笑也不等季衡有何回应,身影一闪,只留下了一片残影。

待人离开,季衡一下子瘫坐在沙发上,毕竟是合作方,秦家的人脉关系,季衡还是很了解的,他们根本就没有那个资格能攀上华夏西部龙总司令这个高枝。

可是为什么?就为了一千八百万,这么小小的一笔钱,竟然能让龙司令的小少爷亲自出面找到他。

是秦家背后有什么人吗?还是金晶内部藏着非同一般的人?

少年离开前的提醒让季衡心有余悸,该不该将此事告知杜家和王家呢?

不管怎么说,龙司令再厉害,也远处西部,在燕京终究还是方杜叶三家的天下。

杜家和王家都不是好得罪的存在,季衡思考了很久,最后还是亲自拨通了杜少的电话。

少年离开环宇之后在大街上边走边抱着手机玩保卫萝卜。

正玩到关键时刻“叮铃铃”来电屏幕瞬间挡住了视线,少年顺口骂了一句:“MD谁啊?!”

凝目一看“啪”的一声就把手机丢了出去。

“老大回国之前警告过我们,不许回国,就算非要回来,也禁止踏入燕京的地盘,否则大刑伺候,呜呜呜怎么办?我死定了~”

手机像是催命符一样响个没完没了。

刘展也不心急,翘着二郎腿喝茶,将手机设置成自动拨出,嘿,他倒要看看那臭小子,能坚持到什么时候。

没完没了的铃声让少年头皮发麻,最终一咬牙一跺脚拿起了手机,反正横是一刀竖也是一刀,早死早超生。

摁下接听只听那边笑的开怀,轻声问道:“阿臻很忙吗?”

“嘿嘿,那个老大,我手机开的是静音,没听到,那什么,你看刚刚的事,我做的您还满意吗?”龙臻赶紧给自己揽功劳,心里默默的祈祷着,但愿还能看见明天的太阳。

“哦,是这样吗?”刘展的声音依旧平淡,丝毫听不出任何情绪来。

龙臻正想着该怎么回话,刘展突然又开口问道:“阿臻什么时候回来的?怎么都不提前告诉哥?忘了我这个老大吗?”

“不不不不,老大我怎么敢忘了您呢,那那是因为我今天…刚刚下飞机,对,就是这样,谁想到我刚一回来,正准备去找你呢,就见你遇到了难题,顺手就帮你解决了。”龙臻吓得舌头都打结了。

龙臻不是很明白刘展为什么不希望他们回国,为什么更禁止他们踏上燕京。

他离开很久了,一次都没有联系过他们,他有时候挺怨恨刘展为什么这么狠心就抛弃了他们,可是再多的怨恨都抵不住思念来的波涛汹涌。

他真的很想很想老大。

刘展不知道龙臻的想法,刚发现那孩子回来并且来到了燕京的时候,刘展一度气的恨不得立刻飞到龙臻身边,在官方对他出手之前,将这倒霉孩子扔出华夏!

不过现在他冷静多了,都已经来了,再想让他离开可就没有那么容易了,自己的兄弟,他还是非常了解的。

他们平时是蛮听话的,但是遇到原则问题,他这个老大也不好使啊,想来想去,刘展还是觉得把人带身边吧。

在眼皮子地下终究放心一些。

刘展现在祈祷的是其他人可别像龙臻一样调皮就好了。

“嘶,右眼皮怎么老跳?”刘展突然有一种自己想太多的想法……

“啊?老大您说什么?”刘展嘟囔的声音太小龙臻没听清楚,好像不是骂他的话?小心脏突突的跳着。

“没什么,你现在落脚在哪里?我下班了去找你。”刘展打着哈欠问道。

人都已经回来了赶又赶不走,便只能这样了,想通了就没什么好怕的,他有能力保护好他们,他也相信他们有自保的能力。

宋大国的遗憾,刘展发誓绝对不会再允许它发生!

龙臻一听全身一哆嗦,差点又把手机扔出去,本来不想告诉刘展的,但是考虑了一下,被他逮住后可能会发生的后果,吞了下口水,乖乖的说出了一个地址。

刘展“嗯”了一声,没再多说一个字,就安安静静的挂断了电话。

龙臻长长的叹了一口气,今天一整天他都不会好过了。

突然想起了什么,赶紧发过去了一条短信。

章节目录

超级狂兵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E书吧只为原作者纯洁少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纯洁少年并收藏超级狂兵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