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刘展想破了头皮也没想出个好办法时,就听到许妍略带笑意的声音从旁边传来,替他寻了个台阶下。

“是啊,我想你想的睡不着,所以想夜里再来偷偷看看你,谁知道你也没睡。”刘展打着哈哈,顺着许妍的话往下说道,心里却想着“既然你都给了我台阶下,我就顺坡下驴,顺着你的话往下说!“

许妍的脸更红了,一下子把刘展扑倒在床上,像只八爪鱼似的缠在刘展的身上,让刘展动弹不得。

“我睡不着,你给我讲个故事吧!”

“天亮了的话我就不好走了!你确定要让我陪着你睡吗?”刘展看着面前一脸认真的许妍,无奈的说。

“不陪到天亮,你给我讲个故事哄我睡觉好不好?”许妍知道刘展没办法陪自己到天亮,退而求其次让刘展给自己讲故事哄自己睡觉。

没办法,刘展只能像哄孩子睡觉一样轻拍着许妍的背给她讲睡前故事。

“很久很久以前,有一个贪婪无比的国王,他无时无刻不在……”

许妍真的闭上了眼,带着满足的笑意听着刘展给自己讲故事了。在刘展有节奏的拍打下,还有抑扬顿挫的故事声中,许妍的呼吸声慢慢的越来越平稳。

“最后,睿智聪明的新国王和公主过上了幸福美满的生活。”

刘展慢慢的把许妍搭在自己腰际的手拿开,轻手轻脚的下了床替她盖好被子,才离开了许家别墅。

许是因为刘展故事讲的好,又或许是许妍的心情很好,许妍这一觉直接睡到了第二天中午才悠悠转醒。

“早啊哥!”许妍一下楼就看到了坐在客厅里紧皱着眉头的许骅,一屁股坐在许骅的身边,许妍歪头看着严肃的许骅。“发声什么事了?”

“没什么。”许骅的表情稍稍好转了些,但还是能看出眉宇中的疲惫。

“对了,妍妍,你昨晚有没有听到什么动静?”

许妍想着昨晚刘展给自己讲故事时的温柔,不自觉的笑了起来,但她没有跟许骅实话实说,“没啊,我昨晚很早就睡了,没听到有什么动静。”

“看来你睡的不错,心情看起来很好!”许骅看着许妍的笑容心情也好了许多。

“是啊,心情的确很好。”

“许先生,午餐已经好了,请问现在用餐吗?”海伦适时的走进了客厅,打断了兄妹的对话。

“走吧妍妍,赶紧去吃饭,睡到现在你也该饿了!”许骅温柔的拍拍许妍的脑袋,拉着她一同走进了餐厅。

风情的公寓内——

“头儿,你昨晚没事吧?”龙一的眼下有略微的青紫,面上也隐隐透露出疲态。

昨晚他和风情埋伏在许家别墅外等着刘展的消息,谁知许家别墅内突然之间多了些看守的人,还有两个高手不停的搜查。他和风情被发现了,与那两个人纠缠了一会才得以甩掉他们。

“我没事,还好我的反应快,被发现了之后赶紧翻窗户逃了。”刘展说到这想起了昨晚躺在自己怀里安静睡着的许妍,眉头不自觉的皱了一下。

“不过我没有立即逃出许家别墅,而是躲进了书房旁边的一个卧室里。只是让我没想到的是,我逃进的那个卧室里竟是许家小姐许妍!”

“什么?”风情惊讶的站起来,有些担心的看着刘展,“那你有没有暴露?许妍该不会把你送到她哥哥手里了吧?”

“风情你的脑子是昨晚甩掉那两个人的时候甩丢了吗?”龙一白了风情一眼,没好气的说。

“我怎么了?”

“你也不想想,如果头儿落入了许骅的手里怎么可能这么快就逃了出来?”说着龙一又把目光重新移回刘展的身上,“头儿,你是用了什么法子才让那许妍没把你供出去的?”

风情也好奇的看着沙发上的刘展,按理说一个女孩子遇见这种事一定会大喊大叫找来自家大哥来解救自己,这许妍怎么就轻易的就把刘展放出来了?

“这个许妍就是我在酒吧里救下的那个女孩。”刘展迎着风情和龙一的目光说道。

“我今天见到她之后就开始了计划,立刻跟她确定了关系,然后借着送她回家的由头摸清了将军的住所,谁知道在我准备走的时候将军正好回来了。”

“这么巧?那这个许妍可真好骗。”风情松了口气,继而又问,“你是什么时候开始救下她的?怎么会怀疑她就是呢?”

“我本来也不想怀疑她的,只是你还记得我跟你说我受伤的事吗?”刘展叹了口气,说着看向了龙一。后者点了点头,示意刘展继续说下去。

“那时候我被人暗算扔下了山谷,就是她路过救下了我,把我带到了她的高级公寓里悉心照料。原本当时我也没有怀疑她的身份,只以为她是谁家娇生惯养的小姐,直到你说将军有个妹妹叫做许妍,我才联想到她的身份。”

“那时我刚醒,让她给家里打个电话报平安省的家里着急,谁知道她说她的父母双亡,只有一个宠爱她的大哥与她相依为命。又联想到去那山谷的路终点站只有温泉山庄,而那温泉山庄的经营者就是许骅!”

“原来是这样,所以你才会问我许妍的许是言午许还是双人徐?”风情恍然大悟,看向刘展的目光也充满了八卦,“你和那许家小姐在高级公寓里待了两天,就没发生什么……”

风情不怀好意的看着刘展,弄得刘展觉得自己好像是被审问的犯人似的浑身不自在。

“行了,许妍是个单纯善良的丫头,我只希望有朝一日我的目的达到之后她能原谅我。”刘展的目光里充满了担忧,他虽不爱许妍,但却是真诚的把她当做自己的妹妹来对待的。

“那也没办法,谁让她的哥哥是个十恶不赦的大魔头。”风情无所谓的摊摊手说道,眸子里都是不在意。

刘展没在说什么,拧着眉头走到了窗户前出神的看着街道上的行人,陷入了沉思。

“对了,头儿,你在许骅的书房里有没有找到什么有用的资料?”龙一走到刘展的身边问道,总不能忙活了一夜结果是竹篮打水一场空吧?

“没有。”想到这刘展的眉头皱成了更深的沟壑,“不知道是不是有备而来,他的书房干净的吓人,我怀疑他是有个密室来装那些资料的!”

“好吧,不过经过这么一下,下次再能溜进去的可能性微乎其微!”

“是啊,所以现在所有的希望都寄托在你的身上了!”风情拍了拍刘展的肩膀,又补充道“现在你和许妍已经确定了关系,只有你才有机会再次混入许家别墅。”

刘展看着风情放在自己肩膀上的手,突然间烦躁无比。大脑还没反应过来,刘展的身体已经做出了动作:一把把风情的手狠狠地拂开。待刘展反应过来时,只见风情和龙一皆是一脸惊讶的看着自己。

还好刘展的脑子转的快,谎话脱口而出:“抱歉,自从任萍去世后,我不喜欢别人碰我。”

风情没说什么,只是复杂的看着刘展,龙一看着二人之间诡异的气氛把风情往自己身后拽了拽,替刘展打着哈哈。

“头儿可能只是下意识的反应,他原来不也是不喜欢别人跟他有什么亲密性动作嘛!没关系的。”说着,又拉着刘展来到了玄关处换鞋。

“没什么事我们就先走了,你早点休息哈,女孩子家家的早点睡,夜熬的多了会更年期提前的!”龙一这样说着还对着风情做了个鬼脸。

风情挑了挑漂亮的眉,看着他没说什么。

刘展被龙一拉着上了车。在车上,龙一终于忍不住了问着刘展的想法。

“头儿,你是不是还在怪风情?”

“怎么会这么问?”刘展不解的看着龙一,“我的表情、肢体动作很明显吗?”

“不是,平常你对待我们没有什么两样,可今天晚上她只不过碰了你一下,你那动作迅速的我都没反应过来。我还以为你还在怪她擅自行动。

“没有,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大脑突然间就不听自己的使唤拂开了风情的手。唉,可能我内心深处还是不能原谅她吧!”刘展说着叹了口气,只有他自己知道,他拂开风情的手是因为潜意识里不想有人说一句许妍的不好。

“唉,其实我也能理解你,任萍姐那样温柔的一个人,突然之间说没就没了,搁谁也受不了这么大的打击啊,更何况是作为恋人的头儿你呢!”龙一看着刘展的侧脸在心里叹了口气,语气中满满的同情。

“行了别再说了,好好开车吧。”刘展看着龙一眼中的同情觉得有些莫名其妙,他有什么好同情的?

刘展把头转向窗外,看着道路两旁快速闪过的树木和路灯、行人,思绪飘得很远很远,不知道在想些什么。龙一看着出神的刘展识趣的闭上了嘴,全神贯注的开着车。

车很快就到了刘展的住所,龙一和刘展寒暄几句简单的道别以后就开车回去了。

刘展心不在焉的在街道上缓慢的走着,脚上踢着路边的小石子。

章节目录

超级狂兵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E书吧只为原作者纯洁少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纯洁少年并收藏超级狂兵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