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到了萧悦然的话,江成的心头也猛然跳了一下,这是在暗示自己什么吗?

“放心,我肯定会把欠你的丝袜还给你的,”江成也认真的说道。

“我开个玩笑而已,你当时也是为了不让我被二次烫伤嘛,”萧悦然笑着说道。

导购小姐很快给许晴搭配上了一条心形吊坠的项链,整个人显得更加的具有气质了。

江成再次对萧悦然表示了感谢,便是跟许晴一起离开了这个珠宝店。

“真好看,”江成看着许晴的胸前的项链,银色的吊坠,刚好落在了许晴胸前饱满的沟壑之中,显得更加夺目了几分。

“是吗?是项链好看?还是其他的什么好看?”许晴也似笑非笑的看着江成问道。

江成瞬间就明白了许晴的话是什么意思,明显就是暗示自己在看许晴胸前的饱满。

“都好看,都好看!”江成摸了摸鼻子,笑着说道。

“流氓!”

许晴白了江成一眼,便是挎住了江成的胳膊。

江成从来没有送给过自己什么礼物,从结婚到现在,今天能够送这么贵重的礼物,许晴的心里真的很感动,她感觉自己跟江成的距离,又是拉近了几分。

青城山会所,丁武迪的卧室中,手机铃声再次响了起来。

“无敌哥,那个叫季哲的又给我来电话了,”一个穿着性感睡衣的女子,躺在床上拿着手机对旁边的丁武迪说道。

“这个家伙,真是没完没了了,”丁武迪真是被烦死了,这个季哲三天两头的打电话。

丁武迪自从知道了江成背景深厚之后,便是减少了与季哲的往来,甚至电话都不怎么接了,可是季哲却总是打电话。

不过丁武迪也知道,季哲靠上了江南火家的一个家族,他也不好过于得罪,该接的电话还是要接的。

想着丁武迪便是从身边的性感女子手中接过了手机,接听了电话。

“丁武迪,你怎么才接我电话,这段时间你都在忙什么啊?”季哲十分不满的声音从电话中传了过来。

“季少,怎么这么大的火气啊,我也有我的事业,偶尔可能忽略了你的电话,”丁武迪笑呵呵的说道。

“先不说这个了,我托你办的事情到底怎么样了?”

“这个……暂时遇到了一些麻烦,”丁武迪为难的说道。

“麻烦?难道杀人蜂的手段,连一个女人都弄不到吗?”季哲立刻不高兴了。

“季少,你也知道,杀人蜂一直都在被通缉,当然会受到一些阻碍,”丁武迪心中虽然反感,不过还是装作十分客气的说道。

季哲那边沉默了一会,随后说道:“那好,这个女人的事情可以放一下,你先帮我杀掉江成。”

丁武迪听到了这个话,心头一阵无语,妈的,就是因为江成那个家伙抓许晴那个女人的任务才失败的好不好?

“这个有点难啊,最近风头紧,不好动手。”

“你……”

“就这样吧,季少,我还有事,咱们回头见,”丁武迪直接挂断了电话。

“妈的,想让老子找死,没门,”丁武迪随手将手机扔在了一边,这个江成能够一人废掉杀人蜂,还有那么多大家族巴结江成,怎么可能是普通人,老子又不傻。

季哲家中。

“火少,他把我电话挂了,”季哲愤怒的对着身边的火烧风说道。

“到底是地痞流氓出身,一点眼力见都没有,”火烧风冷哼了一声。

“那咱们现在怎么办?”季哲有些气愤的说道。

火烧风起身说道:“没事,我手里还有人,想要收拾那样的一个小子,还是很简单的。”

“那是当然了,火家家大业大,”季哲也在一边附和着说着。

“不过,那天宴会的场面,那么多的人都站在了江成那边,他会不会真的有什么很高深的背景啊?”季哲也有点心里没底的说道。

火烧风立刻摆手说道:“绝对不可能,我已经问过家里了,京城的大家族中,根本没有姓江的,而且即便是有隐形家族中有姓江的,我们暗中做掉他,也绝对不会牵连到我们。”

“是是是,火少爷说的对,不过叫许晴的那个女人,可要给我留着,”季哲看着火烧风说道。

火烧风闻言,立刻就笑了起来,说道:“哈哈哈,季少,看来咱俩还是有共同爱好的。”

季哲一愣,问道:“怎么说?”

“你想要做掉江成,得到他的老婆,我是想要得到他的相好,火玲珑,”火烧风淡淡的说道。

“可是玲珑姐,不是你……”季哲说道。

“你懂什么,这样的禁忌的感觉,才是最刺激的,”火烧风立刻满脸阴邪的笑了起来。

其实火烧风也知道,他跟火玲珑没有血缘关系,不过至少以前是姐弟关系,他来的目的,不光是为了羞辱火玲珑,更是为了得到她。

“那看来,火少是有计划了?”季哲问道。

“当然了,我已经找好了合适的人选,”火烧风眼中闪过一阵寒光,只要是他想要得到的女人,就没人可以阻挡。

江成陪着许晴逛了一天街,终于回到了家中。

“你俩回来了,”许志军看到江成跟许晴买了很多的东西,立刻开心的说道。

“嗯,爸,你还没睡啊?”许晴放下了东西说道。

“没睡,在等你俩呢,”许志军满脸欣慰的看着江成,果然没有辜负自己,看来离拿下自己女儿已经不远了。

许晴看到了自己老爸这样的表情,心中也一阵无奈,直接说道:“我回屋了,你们爷俩聊吧。”

“不用不用,你俩都回屋,我也要睡了,”许志军连忙说着,便是关上了电视,回到了自己的卧室里。

“累死了!”

许晴回到房间里,直接躺在了床上,她真的好久没有这样逛街了,好像在医院工作都没有这么累。

“换上睡衣,洗洗睡吧,”江成换好了睡衣,看着躺在床上的许晴说道。

“不想动,”许晴轻声说道。

“哦!”

江成答应了一声,坐在了许晴的身边,伸手解开了许晴胸前的衣扣,顿时露出了被黑色蕾丝B

a包裹着的片片雪白。

章节目录

极品赘婿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E书吧只为原作者隽清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隽清并收藏极品赘婿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