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到了向沧海的话,江成的心头也是微微一动,他不知道向沧海要给他什么大礼,同时曹天晟的心中也是猛然咯噔了一下子。

曹天晟的心里这个时候真的是嫉妒了起来,因为他没有想到自己的师父竟然对江成这么好,亲自敬酒了不说,还把奉献的寿礼搞成了全军用的军事教材,这已经是莫大的荣耀了,竟然还要再给大礼。

“来,”向沧海满面红光的说了一句之后,便是对着身后摆了摆手,立刻就有一个卫兵连忙抱着一个沉香木的盒子来到了这里,正是曹天晟贡献的寿礼,雌雄双股剑。

“江大师,您的恩情实在是无以为报,这把雌雄双股剑,就当做是给你的还礼了,”向沧海笑着说着,便是把这个雌雄双股剑递到了江成的面前。

曹天晟看到了这样的一幕,差点被气得直接一口老血喷出来,自己送给向沧海的寿礼,就这样被转赠出去了?而且还是还给了江成?

“好,那我就多谢向老了,”江成也没有客气,直接伸手便是拿了过来。

下面坐着的不少人看到了这个情况,心中一阵无语,这个小子也不客气一下,好歹也是向老爷子自己的寿礼,而且还是曹天晟送的,多少也应该客气一下显得体面啊。

不过江成才不管这些,他万一要是客气一下,向沧海再真的以为自己不要了拿回去,那江成不是亏大了?而且这个雌雄双股剑本来就是江成自己的东西,现在拿回去,也算是天经地义了。

“师父,这个雌雄双股剑你不能给他,”曹天晟看到江成真的接过了这个雌雄双股剑,立刻就不满的起身喊道。

“嗯?”

向沧海眉头一皱,看向了曹天晟那边问道:“有何不可?”

“师父,这个雌雄双股剑是弟子千辛万苦得到的,为的就是给您表示我的心意,你这样转赠他人,不是辜负了弟子的一片心意吗?”曹天晟认真的看着向沧海说着,他不想江成再把这个雌雄双股剑拿回去,如果真的被拿回去了,他就真的白忙活了啊。

“曹天晟,你是不是忘了向老爷子寿宴的规矩了?”

铁牛听到了曹天晟这么违心的话,立刻就不满的说道:“每年的切磋比武冠军,都会得到一件向老爷子寿礼,当做奖励,你得到别人的寿礼不辜负别人的心意,怎么江成得到你的寿礼,就辜负你的心意了?”

铁牛的话,让曹天晟的脸色立刻就一阵难看,确实,每年向沧海都会拿出一件寿礼奖励给比武冠军,这点确实没有错。

“可是我的不一样啊,”曹天晟依然辩解的说道:“我跟向老是师徒关系!”

“什么师徒关系,向老一直都是一视同仁,你的意思是向老跟你是师徒,就可以看人下菜碟了?”铁牛冷声说着,曹天晟一听这个话,一下子就被噎得说不了什么了。

因为曹天晟要是再说的话,那就是在说向沧海不公平对待战士了,这可就是在打向老的脸了,所以他不能再说了。

“天晟啊,铁牛说的不错,我一直都是一视同仁,而且江成今天做出的贡献,那可是受益千秋的事情,再加上他是新晋的比武冠军,宝剑配英雄,没有问题啊,”向沧海也笑呵呵的看着曹天晟说着。

“师父说的对,”曹天晟听到了向沧海都这样说话了,他也立刻答应了一声,随后悻悻的坐了下来,不过他依然在冷眼看着江成那边。

原本曹天晟觉得让江成丢了雌雄双股剑,可以打击一下江成,可是没有想到江成竟然不光拿回了雌雄双股剑,而且还多了一个沉香木的盒子。

沉香啊,一克沉香都顶上一克的金子了,就这样白白的给了江成了,曹天晟想着自己的心里都在滴血,因此他看向江成的目光就更加阴狠了。

江成看到了曹天晟的目光,也是得意的笑了一下,随后便是打开了盒子,取出了这个雌雄双股剑,简单的挥舞了两下之后,他点了点头,说道:“好剑啊,看到它的第一眼的时候,我就觉得它肯定是属于我的。”

说着江成还有意的看了曹天晟一眼,好像是在暗示他,这个剑是自己的,谁都抢不走似的,也确实,这把剑离开了江成这么久,终于又是回到了江成的手里。

“好好好,今天我很开心啊,”向沧海看到了江成也很喜欢这个宝剑,心中也很开心,他也知道自己没有多久的活头了,就算是留着这个雌雄双股剑,那也是暴殄天物而已,还不如给江成比较好。

“爸,你开心就好啊,”向前看到了自己的父亲这么开心,他的心中也是十分的满意,而这一切全都是江成带给他的。

寿宴继续了一会之后,人员便是陆陆续续的离开了,沈冰又是把江成好一顿夸奖,江成都感觉不好意思了,他其实也没有想那么多,只不过是想要拿回自己的雌雄双股剑而已,却没有想到还间接的帮着民安局立了大功。

“江老弟,我们就先撤了,今天能够结识你这样的高手,真是我的荣幸啊,”铁牛来到了江成这边,跟他亲切的握着手说道。

“铁牛大哥客气了,能认识铁牛这样的真男人,才是我的荣幸,”江成也笑呵呵的跟着铁牛附和了一句。

“哪里哪里,以后有时间,咱们哥俩喝一杯,”铁牛又是跟江成寒暄了几句,随后便是带着人离开了这里。

原本铁牛心里还一肚子气,可是看到江成把曹天晟胖揍了一顿之后,他的心里也开心了起来,而且就冲江成打了曹天晟,铁牛也把江成当成了好兄弟。

曹天晟也很快离开了宴会厅,往年他都是最晚走的,可是今天他把脸都丢光了,也没有脸继续留下来了。

“江大师,”向前送向沧海回房间休息之后,也是来到了江成的身边,笑着说道:“今天我父亲能够这么高兴,多亏了江大师了!”

向前开心的心情真的是难以言喻了,因为他原本都没有奢望自己的父亲可以参加自己的九十六岁寿宴,可是江成不光延长了自己父亲的寿宴,还让自己的父亲在宴会场上这么开心,他对江成是更加感激了。

“向大哥,你就别叫我大师了,我哪里算得上大师啊,”江成客气的看着向前说着。

“我父亲说了,你是我华夏百年不遇的圣才啊,这般年纪就能够有这样的身手和献宝的胸怀,您的前途绝对不可限量,”向前笑着看着江成说着。

江成则是连忙摆手表示谦虚,不过江成也跟向前寒暄了一阵子,随后便是跟着沈冰离开了宴会场,上了车之后,江成还是看着怀里的雌雄双股剑爱不释手。

“这回你跟曹天晟的梁子算是结下了,估计你连着把曹家都给得罪了,”沈冰看了一眼身边的江成,忍不住的叹了口气说道。

“为什么?我现在拿回自己的宝剑,不是物归原主嘛,”江成轻声说道。

“曹家现在很依赖向家,想要讨好向家继续扩张在军部的势力,你这样把曹天晟的贺寿礼都拿走了,曹家讨好向家的计划就失败了,你还不得罪曹家吗?”沈冰笑着看着江成说道。

“那没有办法,是那个小子先招惹我的,怪不得我,”江成冷声说着,他才不怕得罪曹天晟,更加不怕得罪曹家,他就是有这样的自信。

沈冰看到江成这个自信的表情,心中也是一阵无奈,她也就不提这个了,而是说道:“对了,今天你可算是为咱们民安局立了大功了,我回去会给你申请嘉奖。”

“什么嘉奖啊?”

江成有些好奇的看着沈冰问道,反正自己都阴差阳错的立了功了,有了好处当然要收下了。

“估计会给你提个中校吧,”沈冰想了一下说道。

“中校?也还不错吧!”

江成点了点头,也算不错,毕竟曹天晟入伍那么久了,也才是个少校而已,他能够得到一个中校也不错了。

“还不错?你有多大的野心啊,我才是上校而已,”沈冰白了江成一眼,这个小子野心不小啊,才入伍几个月而已,就已经是中校了,竟然还不满意。

沈冰很快便是送江成回到了医馆里,随后沈冰便是离开了这里,江成进到了屋子里之后,发现姜紫凝和程医生已经走了,只有老孙头还在这里。

“江老板,你回来了啊,”老孙头看着江成打了个招呼。

“是啊,姜紫凝没有出什么问题吧?”江成看着老孙头问着,随后还把雌雄双股剑放好了。

“没有什么事情,那个小丫头医术还挺厉害的,就是太傲气了,”老孙头笑着说着。

“正常,那么小的年纪有点医术就傲,”江成看着老孙头说道:“好了,你也下班回去吧。”

老孙头答应了一声之后,便是离开了医馆,江成关好了店门之后,立刻就迫不及待的回到了卧室里,可是刚路过常茜的卧室的时候,江成忽然听到了常茜的卧室里传来了一阵十分不雅的声音,好像是在做那种事的声音。

章节目录

极品赘婿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E书吧只为原作者隽清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隽清并收藏极品赘婿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