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晴被吓得一下子就退出了房间,而且还是满脸惊恐的表情,不远处的江成也吓了一跳,他连忙就搀扶住了许晴,然后问道:“怎么了?出什么事情了?”

“里……里面有人!”

许晴满脸惊恐的表情指着常茜的房间里面,而且好像受到了很大的惊吓,声音都有些颤抖了起来。

江成一听到许晴说屋子里有人,连忙便是冲到了门前,向着屋子里面看去,可是此时的屋子里只有常茜睡衣的衣襟大开的躺在床上,屋子里根本没有其他人。

看到了常茜这样衣衫不整春光外泄的样子,江成连忙便是转头看向了别处,可是看了屋子一圈,也没有发现其他的人在。

本来常茜所住的这个屋子就不大,所以江成也没有过多停留,毕竟常茜这个时候衣衫不整的,他只得退出了房间,对着许晴说道:“没有人啊,里面只有常茜,而且还是衣衫不整的样子。”

“怎么会?”

许晴连忙小心的向着常茜的屋子里看了进去,结果发现里面真的没有其他的人,只有常茜自己,而且还是昏迷在床上的。

“你先进去把常茜的衣服弄好,放心吧,有我在,”江成也没有询问许晴具体的情况,现在是先看看常茜的情况为好,不过她那样衣衫不整的样子,江成是真的不方便进去。

“好!”

许晴也不知道具体是怎么回事,不过她也知道江成在这里,自己不可能出什么事情,她立刻就向着常茜的屋子里面走了进去,她帮着常茜整理好了衣衫,便是开始喊常茜的名字。

常茜好一会才慢慢的醒转了过来,不过她依然有些迷糊的看着许晴说道:“许晴?你怎么来了?”

“常茜,你没事吧?”许晴连忙关心的看着常茜问道,江成这个时候也进到了房间里,他看到了许晴之后,发现许晴身上的阴气好像更重了。

常茜看到了江成和许晴都进来了,她也感觉有些奇怪了起来,说道:“你们两个怎么都进来了?”

“我听到你房间里有奇怪的声音,就想着打开门看看,”许晴说着脸上也是闪过了一丝为难,不过她还是说道:“我打开门,就看到了你的房间里有别的男人。”

常茜听到了许晴的话,立刻被吓了一跳,她连忙看了一圈,说道:“啊?不可能吧?”

“常茜,你最近没有感觉哪里不对劲吗?”江成眉头紧锁的看着常茜问道,他感觉出常茜身上的问题了,可是毕竟这个事情比较隐私,他也不好多问什么。

常茜听到了江成的话,脸上一下子就通红了起来,好像很难为情似的,不好开口。

“没事,你就说吧,”许晴连忙对着常茜催促着说道。

“我……我最近也不知道怎么了,总是做春梦,梦到跟男人做那种事,而且还很真实的感觉,”常茜有些难为情的低声说着,而且说了这个之后,她就感觉自己的脸好像都要燃烧了起来似的。

“做梦?”

江成皱着眉头看着许晴问道:“老婆,你刚才进来不是说看到一个男人吗?是什么样的男人?”

“我刚打开门,就看到了一个戴着怪异面具的男人,正在床边对常茜做那种事,我敢说绝对不是幻觉,我看得很清楚,”许晴认真的看着常茜和江成说着。

常茜和江成听到了许晴的话,顿时都吓了一跳,尤其是常茜,吓得一下子就捂紧了自己的衣服,她连忙警惕的看了一圈。

“怎么会?”

常茜有些担心的说着,她这个房间只有一个门口,不可能有人进来,不过她也确实感觉奇怪,自己每天晚上做了春梦之后,早上就会发现自己的衣服很凌乱,甚至身上还有被粗暴抓过的手印。

“真的,我亲眼看到的,可是不知道为什么,江成再进来的时候,就发现那个人影不见了,”许晴也感觉有些诡异的说道。

听到许晴这么说了之后,常茜顿时感觉更加害怕了,如果许晴说的是真话的话,那岂不是说她这么多天都不是做那种梦,而是真的被人侵犯了?

“常茜,你也别怕,事情应该还没有那么严重,”江成连忙安慰着常茜说道,常茜听到了江成的话,也立刻就看着江成点了点头。

可是常茜虽然嘴上这么答应,但是她的心里依然很害怕,毕竟一个女孩子每天晚上都遇到这么诡异的事情,她怎么可能不害怕。

“没事,晚上我陪你睡吧,”许晴看常茜这个样子,也是看出她害怕来了,连忙说道。

“别了,万一你留下,你也遇到危险了呢?”常茜知道许晴关心她,可是她也不想许晴跟着自己遇到危险。

许晴一想也对,她直接看了一眼江成说道:“那你也留下吧,你跟我们两个一起睡!”

“啊?”

江成听到了许晴的话,连忙吃了一惊,这要他一个人晚上陪着两个大美女睡,他怎么受得了啊。

“怎么了?让你当我们两个美女的护花使者,我还没说什么呢,你还委屈了啊,”许晴瞪了江成一眼,说道:“放心吧,咱们不睡一个床,你找个单人床睡旁边!”

许晴当然不可能让江成和她们睡在一起了,不然万一晚上江成手脚不规矩,那影响多不好。

“好吧!”

江成点了点头答应了下来,因为如果许晴真的留下来了,他也有点担心许晴会不会也遇到那么诡异的情况,自己留下也好保护一下许晴,当个护花使者。

江成从库房里找出了一张折叠床,简单收拾了一下,便是准备在常茜的房间里住下了,许晴也一直都在安慰常茜。

“江成,那我明天正常上班,应该没事吧?”常茜还是有点害怕的对着江成问道。

“没事,看你现在的情况,那个家伙应该只敢晚上出现,下次他要是再敢出现的话,我一定抓住他,”江成看着常茜那边笑着说道。

“那就好!”

常茜现在可是负责帮着江成管理药厂,而那个药厂更是帮着边境的部队制造九龙生骨水呢,要是她不管理的话,那可就真的麻烦了。

许晴又是安慰了常茜一会之后,便是关掉了房间里的灯睡觉了,江成却没有睡着,因为他也没有看到许晴说的那个面具男,所以也不清楚具体是怎么回事。

不过现在这个情况,江成也只能留在常茜的房间里,等到那个家伙出现的时候直接抓住,敢这样明目张胆的在他这里搞这个事情,简直可恶至极。

第二天一早,常茜还是照常去上班了,许晴没有上班那么早,看到常茜走了,许晴才对着江成问道:“昨天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你昨天确定看了有男人在?”江成也有些奇怪的看着常茜问道,毕竟昨天常茜还在,他也不好意思问得太详细。

“没错,一个戴着面具的男人,看到我在门口,还看了我一眼,吓死我了,”许晴现在想起来,还是感觉心有余悸的感觉。

“什么样的面具?”

“好像就是一个小孩子的面具似的,不过还比较诡异一点,”许晴回忆了一下说道。

江成听到了许晴这么说,他还是不能够确定到底是怎么回事,不过不管怎么样,这个男人可能都是盯上了常茜了,而且常茜现在浑身阴气缠身,绝对不正常。

“应该是沾上脏东西了,而且还是一个比较厉害的脏东西,”江成神情凝重的说着。

许晴听到了江成的话,吓得脸色也猛然变了一下。

“你是说,是脏东西在对常茜做那种事?”许晴有些害怕的对着江成问道。

“有这个可能,就好像是鬼压床似的,可能你的意识是清醒的,也能感觉到周围的情况,可是就是动弹不了,常茜昨晚上应该就是那个情况,”江成看着许晴解释说着。

许晴听到了这个解释,也立刻就明白了,这样就解释了为什么那个男人又忽然消失了,可能不是他消失了,而是自己忽然看不到了。

“那怎么办啊?”

“放心吧,只要那个家伙下次敢再出现的话,我肯定抓住他,”江成看着许晴保证说着,许晴当然也知道江成的厉害,所以她也没有那么担心,立刻就去上班去了。

江成看着许晴离开了,心中还是有着几分沉重,他也不确定这么厉害的东西自己能不能对付,毕竟江成还没有看破对方的底细。

正当江成想着的时候,姜紫凝和程军医也来了,江成看着姜紫凝说道:“去记一下药店里的药材,查缺补漏。”

“好!”

姜紫凝现在可是服了江成了,自然对江成的话很听从,江成看到姜紫凝这个丫头这么听话了,心中也一阵满意。

时至中午,正当江成这样想着的时候,他的手机忽然响了起来,江成看了一下之后发现,正是萧悦然给他来的电话。

“悦然,怎么了?”江成对着电话中问道。

“江成,出事了!”萧悦然紧急的声音从电话中传了出来。

章节目录

极品赘婿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E书吧只为原作者隽清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隽清并收藏极品赘婿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