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洞入口很窄,仅容一人通行,在走了一段后,才渐渐宽敞起来。

大概往下走了几里之深,楚痕等人终于抵达地洞的尽头,一个不大的洞穴。

洞穴内,一具枯骨盘腿而坐,不知已死去多少年,他身上衣衫早已风化,只要轻轻一触碰,便会化为一片灰烬。

而在尸骨后面的石壁上,赫然刻着“萤火之光,可与皓月争辉”几个大字。

“萤火之光,可与皓月争辉。真是好大的口气啊!”

楚痕不知道这句话到底是什么意思,但能说出这句话的,一定非是等闲之辈。

“赶紧搜一搜,看有没有什么特别的东西。”

可楚天南话音方落,却突然听见一旁黑暗中传来一声轻笑,随后便闻“不必找了,我们都已经找过了。”

“你们?乔家人!”

楚天南震惊不已地看着突然出现的乔家家主乔振远,心中大感惊骇,他万万没想到乔家竟会比自己早到一步,甚至在这里守株待兔。

伸手将楚痕、楚云护在身后,楚天南大声说道:“你们乔家来的倒是够快的,好,这里我们就让给你们乔家了。”

见情势不利,楚天南就想带人离开,可乔振远却是冷冷一笑,残忍地说道:“你以为你们还走得了吗?”

对乔振远的态度,楚天南早有预期,他冷声回应道:“乔振远,你不会以为我们就这么几个人吧。不妨告诉你,外面全是我楚家的人,只要我放出信号,他们就会立马杀进来,到时就算我们走不了,你们也别想走。”

乔振远闻言却是嘿嘿两声冷笑,随即略带玩味地说道:“你就这么有把握他们会来救你吗?”

听到这句话,楚天南心里不由咯噔一声,同时生起一种极度强烈的不安,他看得出来,乔振远此话绝非作假。

“找机会,走。”楚天南轻声对楚痕说道。

楚天南心里清楚,楚痕才是楚家未来的希望,只要楚痕不死,楚家就有再次崛起的一天。

“父亲,我……”

刚想说要与父亲同生共死,楚痕却忽感胸口一疼,随即震惊地发觉一把短剑竟神不知鬼不觉地刺穿了自己的胸口。

难以置信地回过头,出现在楚痕眼中的竟是楚云残忍的笑脸。

“你,为什么?”

楚痕充满疑惑地盯着楚云,他无论如何也想不到,对自己暗下杀手的会是自己的亲弟弟。

“云儿!你在干什么?”

这时,楚天南也发现了身后的情况,不由得惊叫一声。

可就在他分心的瞬间,一道厉掌突然拍在楚天南后背,将他重重击倒在地。

吐出两口鲜血,楚天南不敢相信地看着满脸得意的楚天东,心中顿时了然。

难怪乔振远会如此有恃无恐,原来是楚天东背叛楚家,暗中与乔家勾结,这一次带来的人也都是楚天东亲自挑选的,又哪里会听自己的号令。

“你竟然联合乔家,你忘了楚家的先祖是怎么死的了吗?你忘了父亲是被谁害死的了吗?”

“你少提那个偏心眼的爹。”

一提到自己的父亲,楚天东面色更加狰狞,把压在心底多年的怨怼全都一股脑地释放出来。

“论资质,论能力,我哪点不如你。可他竟然弃长立幼,把家主的位子留给了你,这个位子本来就应该是我的。”

听到楚天东的话,楚天南明白原来他一直在为当年没能继承家主的事耿耿于怀,如今更是不惜联合存在世仇的乔家。

“当年父亲见你心性不稳,怕你路有偏差才把家主的位子传给了我。如果你想要,我可以给你,你又何须赔上整个楚家的未来。”

“赔上楚家的未来?呵呵,与其一家独大,双方通力合作,共掌槐镇,不是更好吗?”

“你?”

楚天南看着楚天东那几近癫狂的模样,知道他已经入魔了,再怎么劝也没用了。

“云儿,你在做什么,他可是你的亲哥哥啊!”

骨肉相残的悲剧在他们这一代发生也就够了,可不成想下一代竟也在同一时间发生着如此悲惨、相似的事情,楚天南真是欲哭无泪。

“哦,亲哥哥?”

浅笑一声,楚云猛然拔出短剑,霎时,飞溅的鲜血四散而落,洒在刻在石壁的那一行大字上。

随即,楚云就狠踹一脚,将楚痕踹翻在地。

心口遭受致命伤,楚痕已是生命垂危,只凭着咽喉中的最后一口气在勉力支撑。

“呵呵,他只能算是我的堂兄而已。”

“你说什么?”

楚天南诧异地看着楚云,不知道他这话究竟是什么意思。

这时,楚天东兀自冷笑两声,说道:“兄弟一场,我就让你死的明白,实话告诉你吧,云儿是我的亲骨肉。”

“这不可能!”

楚天南不敢相信地大吼一声,实在不想相信这是真的。

“怎么不可能,当初你看上英妹的时候,她就已经怀有身孕。我也想的清楚,仅凭我一人之力很难拿回本就属于我的东西,所以我就撮合了你跟英妹,让你误以为她肚子里的是你的种,这样我就可以顺理成章地把我的儿子推上家主的位置。”

说到这里,楚天东瞬时面色狰狞地一指倒在地上的楚痕,恶狠狠地继续说道:“只是没想到,这个孽种竟然会有如此惊人的天赋,有他在,云儿不可能掌管楚家,所以我只能兵行险招,一块除了你们父子两人,这样,整个楚家就又重回我掌握了,哈哈哈……”

“你,你们……”

楚天南圆瞪双眼,手臂颤抖地指着楚天东与楚云,气得说不出话来,他做梦也没想到自己疼爱了十五年的幼子竟是兄长早就埋好的暗子。

“噗——”

剧烈喷出一口鲜血,楚天南怒火攻心,横死当场,至死都没能闭上眼睛。

“父亲……”

仅剩下最后一口气的楚痕轻唤一声,不甘地闭上了眼睛,身上残存的气息也荡然无存。

只是片刻之间,楚天南、楚痕父子两人就双双惨死在这深邃的洞穴中。

为了以防万一,楚天东提着利剑,分别往楚天南、楚痕两人尸体的要害位置刺了几剑,确定再也没有生还的可能才安心地长出一口气。

这时,站在一旁默默看戏的乔振远突然拍拍手,赞叹道:“无毒不丈夫,你果然是个做大事的人。”

闻言,楚天东不置可否地笑了笑,说道:“彼此彼此,你乔振远也从来不是手软之辈。”

“楚家剩下的事,你可需要帮忙,毕竟咱们现在可是拴在一根绳上的蚂蚱了。”

楚天东自信地摇摇头,道:“不用,我在楚家暗中经营多年,只要咱们的关系不被楚家那些老家伙知道,楚家所有的事就脱不出我的手掌心。”

乔振远闻言满意地点点头,说道:“那就依照约定,等天一亮,咱们就立即对其他家下手,让槐镇彻底变成咱们的天下。”

“哈哈,好。”

“哈哈哈……”

放肆的大笑声回荡在洞穴内,预示着槐镇将要迎来新一轮的腥风血雨。

章节目录

梦武轮回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E书吧只为原作者留云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留云并收藏梦武轮回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