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一下拍的还挺用力,拍完之后瓷牙咧嘴。

这么用力,是因为楚垣夕突然想起来,好像是08年金融危机的时候他看过一段视频,正好是这个人的讲座。

这段视频在国内当时流传还挺广的,因为这个做讲座的老外在台上对着听众们说:“我们借了大天朝这么多钱会还吗?你们想象一下,总统说:所有的选民们,我现在要给你们加税,然后降低社会保障,因为我们要还大天朝的钱。你们想象一下可能吗?所以我们不应该把麦道夫关在监狱里,而是应该让他做财政部长。”

虽然说话糙理不糙,但是国朝的热血青年听完之后肯定是非常刺耳的,一时间绿坝范围之内骂声一片。

但是他既不是政府高官,又是纯金融的论坛,所以楚垣夕挺好奇的,就听了他的全套演说,没有字幕,听的特别累。

但是听完之后发现这位大神说的其实很中肯,说的是怎么解决米国当前遇到的困境,先回顾历史,再对比现今,问题多了去了,欠下的债务只是其中一个问题。

为什么楚垣夕记得这么深呢?因为彼得希夫老是瞎说大实话戳米国人的肺管子,在米国是绝对的政治不正确。

他居然在论坛上公然宣称米国之所以经济陷入困境是因为米国人整体工作不勤奋,监管条例和苛捐杂税多如牛毛,工人的工作待遇太好,工作量的输出太差,企业主赚不到钱。美国工人要是都像天朝人那么努力工作,早好了!

这话能说么?能,但是不能在米国说,在米国国内说了直接被人喷成狗。这么坦荡的米国人楚垣夕反正见的不多!结果当年他天天喷奥观海,而奥观海在结束任期之后运作了一部《米国工厂》,把这个现象拿到的公众的视野中,也算无巧不成书。

也难怪连袁苜都知道,皮特希夫在金融圈里算是最早的网红之一。

只听伊丽莎白接着说:“他绝对是有水平的,2007年之前,我们那边一片狂热,给经济泼冷水唱反调的人非常少,他是准确预言经济危机的三个经济学家之一。而且他对你们国家的印象其实非常好,这点我可以保证。也不会排斥换个工作地点,反正他的议员也选不上了。”

袁苜不关心这些,关心的是:“那他的公司为什么不行了?”顾投,实际上是带有基金属性的,跟郑德是同行,只不过不是创业投资公司而已。

伊丽莎白莞尔一笑,“因为他是金甲虫啊,之前做多黄金赔了一大笔。”

楚垣夕揉着腿说:“对对对,这人写过《$崩溃论》,但是他抛弃$之后的投资组合也太贫乏了……侦探,你跟他熟么?”

“其实不是特别熟,你可能不知道,他天天骂民主党,我以前肯定不能跟他走的太近。但是最近在推特上聊了几句,他对我现在的处境很感兴趣。特别是,嗯,特别是我还说了一些爸爸集团的事情,皮特超级兴奋的。

总之这人非常务实,既懂宏观经济,也懂做生意,思路敏锐眼光独特,但是不太懂互联网。所以一家来自天超的互联网公司邀请他做顾问,他很可能会感兴趣。这是一个新的挑战。”

袁苜下一个关心的问题是:“那么问题来了,多少钱能请动他?”

“那就得楚亲自和皮特聊一下了。”

于是轮到楚垣夕头疼。这种业内知名的经济学家,搁国内能对标狼叫兽,还是米国人,这得给开多少钱?小康其实还没奢侈到花百万$年薪的代价请顾问咨询商业战略的地步,而巴人今后可能也需要商业战略服务,但现在这当口缺的是内容方面的顾问。恰恰这方面是行业内现有的咨询公司不具备的,普通咨询公司提供的大都是商业决策,而内容属于专业领域。

实际上内容时代,拥有这种智慧和经验的人本身就是稀缺的,但是就算有人拥有这种智慧也未必能够以咨询顾问的方式提供。

比如说杨健纲这种沁润行业十几年,几乎经历了2000年后天朝所有游戏产业波动的人,积累下的经验是无法用价值衡量的。但是在今年之前你让他当顾问就玩完了,他只懂游戏不懂商业,强行顾问肯定牛头不对马嘴。

现在他倒是肯定能懂点商业了,可是已经成了创业者,马褂已经穿上,什么时候脱下来不知道。

整个时代的缩影就是这样,现在的技术进步一年顶过去一百年,但是随着技术进步,互联网逐渐普及和下沉,使得商业套路的老化也是一年顶过去一百年。信息时代所有用户每天被各种商业套路疲劳轰炸,差不多的套路早都中过不止一次,因此商业战略的咨询能起效的,总是需要专业领域技能的支撑。

严格来说在巅峰视效,楚垣夕名义上是投资人和CFO,但实际上做的就是咨询顾问的工作,给杨健纲出谋划策,但不用他自己亲力亲为。

等伊丽莎白的消息,一等就等到10月22号,这一天发生了三件有趣的事情。

国庆节之后韦伯英语跑路,楚垣夕原以为不过就是众多跑路大军中的一个普通的case,所不同的无非就是这是一家20年的老店,学员无数坑爹范围更广。没想到,正是因为时间久远才历久弥新,以至于,跑路状态下的创始人去银行办理转账的时候,柜台里给他办业务的银行职员也是韦伯英语的学员……

所以说跑路这事也是门手艺,不专业的人就连跑路都跑不好。

然后,楚垣夕一直关注的一条新闻有了新进展,WeWork的创始人亚当诺曼最终选择了孙大圣的股权救助方案,然后拿了几亿$的遣散费功成身退,把这家巨型独角兽完整的交给了孙大圣。

这不是个完美的谢幕,但是在这条激流勇进的道路上,有多少人能承受的起超出自己能力的鲜花和掌声呢?

紧接着,楚垣夕发现身边很多人开始盖喵铺,居然连朱魑和杨苑美都在盖,还给他发链接。

这个链接搞得楚垣夕恨不能敲敲杨苑美的狗头,“朱魑就算了,你怎么也盖喵铺啊?这跟去年那个叠猫猫有什么区别?换汤不换药而已。”

“切,你是大款你当然不盖楼了。”

“你还真说错了,我不盖不是因为大款不大款,我不想让阿里收集我的大数据。”

杨苑美十分诧异,“啥?这里还有大数据什么事?”

“肯定啊,你这么勤奋的盖楼,每天都要赢,那必然是极度价格敏感型选手。以后那些超特的广告都推给你。”

“那你呢?”

“我嘛,我要是完全不叠就是价格极度不敏感型,今后会被大数据杀熟,旅游的时候给我推的产品都是贵的。”

“那应该怎么办?”杨苑美说着有点慌。

“你学我,不积极不主动不拒绝。”

“呸!这不渣男吗?”

楚垣夕哈哈哈哈笑了半天,“你真菜啊美羊羊,阿里那么多APP,这些天肯定是频繁轰炸,点哪都出喵铺,对吧?手贱点出来了就偶尔盖个一两层,其它时间不管,明白了?”

杨苑美顿时以一个极快的速度放下手机。“哎,你怎么不跟朱魑说啊?”

“唉……劝不动啊……”

也是这天,张咚咚那边出来喜讯,《乱世出山》协调了一溜够之后终于定档了,网台联播,首播11月14号,泰山卫视给了个花漾剧场黄金时间。本来还能提前几天的,但是因为害怕跟双十一撞车,只好往后捎了几天。

紧接着袁敬那边吹了股风过去,阿里灵犀闻风而动,因为郑德的人说楚垣夕对小游戏上线后的表现并不满意,没有达到预期。

十天之前《动物公司》小游戏已经率先上线,紧接着另外两个也前后见了玩家,然后作为小游戏来讲,十天的时间已经能够“三岁看老”,市场中所有从业人士都可以给出评估。

其中《动物公司》的DAU,在预测时就能得出很快超过300万的结论,到了今天已经稳稳超了。300万DAU的小游戏不能说数据特别炸裂,只能说比较好,但要注意的是生命周期。

《动物公司》这个小游戏明显是奔着超长线运营去的,别出心裁的挂机游戏会破产的核心玩法跟普通小游戏是迥然有异。而数据更加炸裂的妖艳贱货不是没有,但除非机缘巧合,通常生命周期只有一个月。能打破这个时间魔咒的,都是在游戏史上也能留下一笔的神作。

300万DAU的数据也从侧面说明这个IP的基本盘非常稳。同款IP制作的TCG手游是巴人的处女作,DAU到今天已经不到百万了,但是作为一个开服一年三个月之久的游戏,DUA仍然维持在九十万附近,也就是巅峰期的九成,月流水也没有什么明显的下滑,当得起“长期稳定”这四个字。

《动物大餐》相对来说差一点,只有100万DAU,但是也具备买量扩充盘子大小的价值,因为留存率还可以,差的是吸量的能力,何况这也是支撑《动物公司》IP用的。而《笨鸟飞》推广费用超过《动物大餐》,但是DAU只到30万就基本止步了,留存也不太行,可以说是个失败的作品,很让赵杰伤心,这是他力推而且主导的一个项目。

一些小游戏有个30万DAU就已经很满足了,但是对巴人来说这就是失败了,不可能支撑起一个IP。

因为三款作品的数据基本透明,所以基于线上运营的现实,以及当初第一次沟通中楚垣夕的态度,还有来自郑德的传言,老樊感觉这次应该比较顺利,不用等年底了。

然后楚垣夕拉声叔一起出面接待的时候发现自己又双叒叕漏过了一个重要的事情,就是一旦巴人游戏交易启动,《动物公司》的IP肯定也要跟随巴人游戏一起变动,而《动物公司》的动画电影改编权已经被迪士尼拿走了。

自己在计算巴人游戏价值的时候,思路都聚焦在《乱世出山》和小游戏IP计划上,根本没想起这事来。

因此灵犀表现出非常积极的态度,而且提了好几次《动物公司》。但楚垣夕是懵逼的,脑子转了半天才想起来,跟矮大紧PK是8月23号,笛福带着迪士尼的商务来PK自己是9月10号。也就是说一开始跟矮大紧和老樊聊的时候,还没这事儿呢,而跟笛福协商的时候又不能提阿里这事。

这个版权转过去,对大文娱都能算个利好,阿里影业虽然出海做的不错,投了几个好莱坞电影,但是内容基因还没有得到展示。跟迪士尼合作显然可以深刻的影响一家内容公司,甚至得到珍贵的弥补短板的机会,能力和影响力双双获得提升。当然,也得看运作的能力。

为此,楚垣夕狠狠的敲了自己的狗头,喃喃自语:“这都能忘!这都能忘!老了不中用了……”

这一次矮大紧没来,带队的是老樊,带着几个灵犀的商务,以及集团的投资部负责人。很快巴人这边的商务和灵犀的商务已经去另外的房间单独PK合作方式了,这边只留下声叔、老樊和楚垣夕三个人。

实际上这种会面中,老板级别的工作内容就是聊天喝茶互相吹比,具体针尖对麦芒的PK本来就应该交给商务经理来执行。大的框架肯定已经沟通过了,商务经理能且只能PK合作条款,更重要的内容是没权利拟定的。

比如说到底卖多少钱?这个只能老板们拍板,但是怎么付款,分几期,每期的付款条件和deadline,以及是一份合同还是多份合同组成交易的全部条件等等,这些细节是商务经理的工作。

所以声叔很奇怪,以楚垣夕的风格,不是应该谈谈价钱了么?然而他显得很犹豫。别说声叔,就连老樊也看出来了,很轻松的问:“小楚,你这是咋的了?咱不还没谈价钱呢么?”

“呃……实不相瞒,樊总,这事还有点复杂。”楚垣夕想了一下觉得干脆说清自己的态度比较好,“迪士尼拿了《动物公司》的版权,在我的理解中,是希望一家像巴人集团这种中小型体量的公司,在未来的某个时刻替他们宣传,发挥出大级别的能量来。但是如果版权转到您那边,您的体量太大了,您明白我的顾虑吗?”

声叔心说我都没明白,体量大还不好吗?迪士尼不得美死?

但他看到老樊点了头,但是仍然比较轻松,“其实我们也不是没合作过,《碟中谍》、《忍者神龟》、《星际迷航》、《绿皮书》,我们都投资过,我感觉问题不大。”

“但是掌握全版权的呢?跟投资的性质不一样啊,而且是迪士尼这种级别的合作。我觉得,现在我首先要尽到作为合作者的义务,我得先问问您,《动物公司》的版权您是否确实非常想要。”

“想啊,当然想了。”老樊心说这不明摆着的吗?大文娱掌握全版权的和好莱坞的合作也是有的,就是《丑娃娃》项目,问题是,一个是从零开始的项目,一个是已经具备一定基本盘和人气的项目;一个是和好莱坞野鸡公司的合作,一个是和迪士尼的合作,那能一样吗?

只是投资然后分票房,无非就是赚钱亏钱的问题,即使赚点钱,对阿里来说有什么意义呢?锻炼了国内的发行能力?淘票票在手,根本就没必要啊。但是控制全版权,只是把动画电影授权出去,那肯定是不一样的。

“所以……”老樊看了一眼楚垣夕,然后注意到楚垣夕背后的声叔一脸茫然,心说这两位什么状态啊?“所以,你是对之前价格有什么看法吗?”

声叔心说你们打了半天哑谜,就这一句我听懂了!

但没想到,楚垣夕连连摆手,“不是不是。之前您给出初步价格的时候我就认为已经包含《动物公司》的IP和TCG手游进去了,这个IP本来就挺好,是三百亿估值的重要组成部分。

至于说跟迪士尼新产生的合作会不会让它产生新的价值?肯定会,但是有多少是商业上的价值,能够变为利润?有多少是对公司能力和视野的提升,不好界定,也没有必要。能够量化的无非就是一旦电影取得不错的成绩,这个IP可以分散授权出去,收授权费,以及周边产品的利润。

那才多点钱啊?往多里说也不过就是一两个小目标吧。如果我要求更高的价格,也不会是这种原因。”

说完这番话,不给老樊细品的时间,他直接掏出手机来,拨越洋电话。一边拨一边说:“迪士尼那边,我更要尽到合作者的义务。所以,您要是说《动物公司》您不要,那就好办了,我留下,迪士尼那边照旧。您要是说要,我就得问问他们。虽然我估计他们也不是反对。如果我们把巴人游戏的收购推进到实质阶段,那您还得跟迪士尼接触一下,具体谈谈。”

章节目录

咸鱼的自救攻略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E书吧只为原作者貌似高手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貌似高手并收藏咸鱼的自救攻略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