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为什么不阻止莫北?”

一间木质的房屋内,传出江鱼儿略带愤怒的声音。

白念秋蹲在椅子上,有些无奈。

自己已经和江鱼儿解释了很多遍,但始终江鱼儿认为是自己没有阻止莫北才导致他死亡的。

不过,解释当中,白念秋留了个小心思,

把少族长李青云换成了莫北,

然后骗她说莫北破了本源,时日不多,把一身功法传给自己。

江鱼儿倒也半信半疑相信了,不过还是有些怪自己没有阻止。

“那你说,我就算阻止了,莫北会同意吗?

他有多厉害你又不是不知道,我阻止得了吗我?”

就这样,连哄带骗的把莫北这茬给糊弄过去。

可下一刻,江鱼儿又瞪大了眼,

“那你干吗要答应徐三,被都尉知道你教他功法谁都活不了。”

“呦,这是知道关心我了?”

看到江鱼儿不在纠缠着莫北不放,白念秋忍不住调侃一句。

江鱼儿却是突然涨红了脸,

“关心你?鬼才关心你。

万一事情败露,我也会被你连累。”

白念秋不由得低头沉思,这,确实是个问题。

他不知道功法在这个世界到底意味着什么,但是看都尉视若珍宝的样子,如果泄漏自己肯定吃不了兜着走。

都尉一怒之下杀了自己也有可能。

“行了行了,你就放宽心,出了事儿我肯定把你撇过去。”

白念秋一只手在太阳穴不时按压,江鱼儿见状冷哼一声直接摔门而出。

从出山谷以来,到碰到劫匪,被抓进地牢,李青云消逝已经让白念秋头昏脑胀。

短短一个月,就像是过了好几年,没一天消停过。

“魅族魅族,我上哪儿去找魅族。

还有那个不要脸的徐三,要是不解决掉这个问题,恐怕还没找到魅族,我就先没了!”

“老头,我想帮你可也有心无力,千万别怪我啊!”

白念秋双脚踩在椅子上,双手合十看着半空小声嘟囔两句。

此时回想起来,他心里边也有些发怵。

莫北轻而易举就能查看自己的记忆,居然还能施展神通,跑到自己记忆中。

李青云更过分,第一次死亡是在山谷,却没想道在自己记忆中会复活,要是不解释两句,白念秋还真怕李青云会再次诈尸,光天化日的来这里质问自己。

不过,想归这样想,其实白念秋心里还是有些向往的,像李青云这样的人基本可以在地府横行无忌了。

“什么时候我也能成这样的人?”

心里边暗叹一声,对于李青云着实羡慕。

自己要是有了李青云的修为,没事就绕着地府跑,打打这个斗斗那个,只要不招惹泰山顶上那个,自己也能横着走了。

不过对于李青云说的那个和尚,白念秋想起来还是挺感兴趣的,就是不知道泰山在哪儿,要不然还真得去瞧瞧。

“对了,老头不是说还有十个人他招惹不起吗?

原来老头也不是真的地府第二,这都十几了都。”

白念秋此刻才有时间想李青云,不过想起来老头说的十个人,他有些不明所以。

“十个人?天天呆在一起?老头打不过?”

白念秋仔细想想,突然一拍额头,

“不会吧,难道老头说的是十殿阎王?”

白念秋也是被这个想法吓了一跳,不过转念又一想,接着自言自语道,

“不过这民间传的白无常都有,十殿阎王这么大的名气,也不可能凭空臆造才对!”

“啧啧,和十殿阎王打架,老头啊,这输了,不丢人!”

“只是听老头语气这魅好像挺厉害的,我怎么被搞成所谓的魅却没一点感觉呢?”

挠了挠头皮,白念秋有些疑惑。

除了身上的那道光,哦不对,纯阳之气,自己还没感觉到半点成为魅带来的好处。

“难道,是因为我还没开始修行?”

“嗯一定是,江鱼儿说的对,没有功法空有一个躯壳好像也没什么用。”

白念秋似乎喜欢自言自语,记得以前也没这个习惯。

可能是老头不在?

歪着脑袋想了想,也不对。

“什么时候开始养成这个习惯的呢?”

“对了,从出山谷开始。”

白念秋伸手拍了下额头,但对这个坏习惯却并不反感。

大概是初次接触陌生环境的一种自我安慰,白念秋把这种习惯归类为这个。

“算了算了,今日事今日毕,胡思乱想也没什么用,还是去找找都尉吧。”

说着,白念秋从椅子上跳下来,往外走去。

杨都尉长得挺丑的,但是却最爱面子。

不过好像自卑的人都是这样。

赌博他要赢,带兵要跟人比,就连自己明明没几分文化却偏偏要装的比谁都像一回事儿,为此还从不知道哪儿抓了好几个教书先生。

白念秋刚到,大老远的就瞅见了杨都尉咬文嚼字这一幕。

杨都尉一袭白衣,配上略微显黑的皮肤和五大三粗的身躯,有些不伦不类。

但他自己却喜欢的很。

两个丫鬟站在他身侧,文房四宝摆在石桌上,杨都尉则低头作出一副沉思模样。

屈居人下的白念秋倒也懂事儿,静静在其身侧站定,也不打扰。

眼睛稍微斜了点,往纸上瞟去,只见上边儿写道,

“一骑沙场去,

行军万里难。

黄沙枯死骨,

回来人几何?”

字迹潦草,但是却让白念秋眼前一亮。

都尉写完后深深呼了口气,才转头望向白念秋,

“白兄弟来得真是时候,新作了一首诗,白兄弟给评价评价?”

杨都尉咧开嘴笑笑,一脸希冀。

可白念秋活着在阳间时,还真没怎么好好学习过,

字里行间总是文邹邹的,让人看了头疼,

不过看字迹,品韵味他倒是听过类似的,

“醉卧沙场君莫笑,

古来征战几人回。”

不过好像还是看电视剧看的入迷,才隐约记得这一句。

“好诗好诗,不愧是都尉写的,让人看了心神震撼。”

这时候白念秋也不会傻乎乎的唱反调,尽量捡都尉爱听的话说,不过这诗写得倒也不错。

杨都尉脸上挂满笑容,显然是因为听到心里最愿意听到的答案。

两人互相吹嘘几句,杨都尉心中高兴时,才缓缓说道,

“白兄弟,想来你应该是为了功法来的吧!”

都尉突然开口,让一直不知道如何开口的白念秋一阵激动,不免有些感叹,

“听你吹了这么半天终于说到正题上了。”

但是嘴上还是不敢造次的,

“杨都尉,能替您办事儿是我的荣幸,就有些迫不及待。

更何况,还能给杨都尉您脸上争光,这才略显失礼。”

殊不知此时的白念秋,活脱脱就是那天的徐三。

尽管他一直最讨厌这种人。

杨都尉哈哈一笑,

“白兄弟能为我着想我也是倍感欣慰啊,不过......”

杨都尉突然话语一顿,用手戳了戳白念秋心口,。

“你这里怎么想的可没人知道,就怕知人知面不知心,看似为我着想,实则学了功法逃走才是真呐!”

说完,杨都尉一罢手,哈哈一笑只给留在原地不知所措的白念秋一个背影。

章节目录

隔壁老妖怪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E书吧只为原作者隔壁老妖怪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隔壁老妖怪并收藏隔壁老妖怪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