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点点头,说:“那就祝你好运了!”

颠爷苦笑着说:“还好运什么,落在杀手门的手里,生死都不是自己能决定了。”

我眨了眨眼,又说:“那不一定,没准就时来运转了呢。”

颠爷听出我话里有话,问我什么意思,是不是有把握逃出去?

我不说话了,只是闭目养神。

颠爷沉沉地说:“如果你能救我出去,我会永远铭记你的大恩!”

我仍旧沉默着,没给颠爷任何承诺,毕竟连我自己都不确定能否平安脱身。之前被人痛殴一顿,现在也该休养一下了。颠爷看我不再说话,他也跟着沉默下去,整个屋子陷入一片沉寂。

因为是后半夜,大家渐渐都睡着了。

不知过了多久,门外响起脚步声,显然有人来了。我睁开眼一看,外面的天空已经蒙蒙亮了,照得屋子里面也有了一点光。颠爷他们也都纷纷醒了,这时候我才看清颠爷的长相,一张四方大脸,至少六七十岁,看上去不怒自威,即便身上绑着绳子,也还是难掩他身上的霸气。

四周的十几个人也是五花大绑,个个长得凶神恶煞,一看就不是好惹的。

当然我也一样,常年行走在刀尖上,也有一股子让人望而生畏的杀气。

颠爷冲我点了点头,我也冲他点了点头,算是打过招呼。

与此同时,脚步声在门口停下了,有人问道:“那个阿龙还在里面吧。”

门口守卫回答:“在的,什么事啊?”

之前那人说道:“扬州城来了一个黄阶杀手,指认一下阿龙到底是不是他们的人。如果不是,当场就得把他杀了。”

“他不是周老前辈要的人吗?”

“如果他冒充杀手门的,就得依杀手门的规矩做事,周老前辈也得往后面排!”

“明白……”

听着这两人的对话,我的心里砰砰直跳,到头来还是连程依依的面都见不上吗?我的心中忧虑重重,一抬头又看到颠爷,颠爷也听明白了,也是一脸紧张地看着我,他想逃出去的希望都在我身上了,如果我要死了,他也活不成了。

我一咬牙,就将身上的绳子都解开了。

颠爷他们当然看得大惊失『sè』!

其实也没什么,跟赵虎学的绝活,我自己又练了很久,总算能够得心应手。

手脚自由以后,我便立刻冲到颠爷身前,伸手在他身上摆弄了下,低声说道:“颠爷,我打了个活扣,如果园子里『乱』起来了,你就自己趁机会离开这里!”

说完这句话后,我又立刻退了回来,将绳子在自己身上绑好了。

颠爷还想问我怎么回事,外面的人已经说完话了,门也被推开了,几个身着杀手门服饰的汉子走了进来,不由分说地就抬着我往外走,颠爷只能眼睁睁看着我离开了。

清晨的阳光刚洒下来,晒得我身上暖洋洋的,不过我心里却凉飕飕的,因为我这一去很有可能会死。

扬州城的杀手来指认我,那还不死?

很远,我就被抬到后院,来到昨天晚上的那个房间,应该是闫玉川他们的会议室。进去以后,我就被扔在地上,抬头一看果然还是他们几个,闫玉川、黑风和另外两象。

嗯,除了他们,还有另外一人,扬州城的黄阶杀手,赵虎。

扬州城的黄阶杀手肯定不止一个,但每次都是赵虎过来,也说明他的重要『性』。

之前我还想着,如果是赵虎就好了,这条命肯定就能保住,就能继续等老乞丐和程依依来。结果,嘿嘿,还真是赵虎啊,看来老天待我不薄,不会随随便便弄死我的。

赵虎的身体也够硬的,我记得前不久他还被酒中仙打断好几根骨头,现在竟然又跟没事人似的生龙活虎了。

看到赵虎的一瞬间,我的心里当然兴奋极了,差点没有当场欢呼出来!

赵虎也迅速朝我扑了上来。

“阿龙,怎么是你?!”这样的场景已经是第二次了,所以赵虎完全知道该怎么演,他一把抓住我的领子,吃惊地说:“谁把你打成这样子的?!”

经过一晚上的休养生息,我的伤已经好很多了,但看着还是鼻青脸肿。

赵虎一边叫唤,一边低声对我说道:“你搞什么飞机,怎么又被他们抓起来了?”

我说:“我要救程依依呢,我已经准备好了。”

“你准备好什么了你……”

“救程依依啊,只要老乞丐一来,我就有信心把他拿下。”

“扯淡,你知道周鸿昌多厉害么,他可是a+级的通缉犯,你来多少人都不是他的对手……”

我和赵虎你一言我一语地低声说着话,他还是那样子,不让我掺和这事,但我怎么可能袖手旁观,哪怕前方挡着一座大山,我也要上去刀劈斧剁啊。我俩的声音足够低,所以别人也听不到,不过赵虎叫出“阿龙”的名字以后,闫玉川便起身站了起来,淡淡地道:“所以,他确实是杀手门的?”

赵虎回头说道:“没错啊,就是我们扬州城的黄阶杀手,已经消失好些天了,我们老大还挺生气,让我早点把他抓回去呢。”

闫玉川又问:“我和你们老大联系过,他说从来没有什么叫阿龙的黄阶杀手,这又是怎么回事?”

“阿龙当然是他的化名,他都来姑苏城了,肯定不能用自己名,其实他在我们那边叫做阿牛,你要说阿牛我们老大就知道了。”赵虎随口给我起着名字,又冲我挤着眼睛:“是吧阿牛?”

我也只能无奈地点点头,暂时接受“阿牛”这个称呼。

“真是不好意思,我兄弟给你们添麻烦了,我这就把他给带回去,让我们老大好好处置他!”

赵虎一边说,一边抓着我的领子往外面拖,说走、走!

但是闫玉川走过来拦住了他。

“不好意思了兄弟。”闫玉川说:“就算他是杀手门的,也得留在我们这里。”

“为什么?”

“因为周老前辈点名要他的命。”闫玉川认真地说:“周老前辈知道吧,天阶上品周鸿昌。”

“知道,知道。”赵虎叉着腰说:“和我师父酒中仙是一个级别的嘛。”

闫玉川顿时大惊失『sè』:“酒中仙是你师父?!”

“对啊!”赵虎用下巴指指园林外的方向,“我师父就在门外头等我呢。你放心吧,这都小事,只要我师父和周老前辈一说,阿牛的命肯定就保住了。”

但闫玉川还是拦着赵虎不让走:“我很尊重酒中仙老前辈,但阿龙,哦不,阿牛,确实是周老前辈让我抓起来的,没有周老前辈亲口应允,我这肯定不能放人,希望你能理解。”

“卧槽,你是不是不给我这个‘酒中仙徒弟’的面子?”赵虎冲着闫玉川龇牙咧嘴。

闫玉川还是不卑不亢:“或者,让酒中仙前辈亲自来说一声,有他作保的话,我立马就放人。”

黄龙之前就说过了,在杀手门里,你是谁的徒弟并不重要,别人或许会眼红你、羡慕你,但最终看得还是你的实力、地位。赵虎的地位不够,所以不能把我带走。

“你算什么东西,也有资格让我师父亲自过来?!”赵虎气得鼻子都要歪了。

但无论他怎么气,闫玉川也不会让他把我带走。

赵虎正要发火,外面突然又响起了脚步声,还是一群人的脚步声,噼里啪啦、杂七杂八。

“闫大哥、黑风大哥!”

“我们回来了!”

随着一声声的叫喊,一群人走了进来,竟是六牛。

六牛竟然真的回来了!

昨天晚上闫玉川还说,要用我把六牛给换回来,结果今天早晨就实现了,六牛果然平安归来,闫玉川的手段实在是高!

我的脑中嗡嗡直响,心想这可不得了啊,杀手门本来就难对付,现在他们的人又聚齐了,想要剿灭他们更加难了。

六牛进来以后,纷纷和闫玉川、黑风打着招呼,又是握手又是拥抱。牤牛直奔一个花瓶,伸手抱住花瓶说道:“闫大哥,实在太谢谢你了,没你的话我们可出不来!”

黄牛生气地说:“你能不能看清楚再抱,那是花瓶!”

牤牛拨了拨脸上的『毛』发,努力『露』出两只眼睛,看清楚眼前的东西后,赶紧来到闫玉川的身前。

“闫大哥,谢谢你,能说说你是怎么办到的吗?”牤牛连连鞠躬。

闫玉川乐呵呵说:“没事,你们平安回来就好,这回刘大海可吃了个大亏,他还想把阿龙给换回去,门都没有!”

“阿龙?”

六牛纷纷朝地上看了过来。

“对,就是阿龙,不过其实他叫阿牛……”

不等闫玉川说完,六牛纷纷叫了起来。

“什么阿龙、阿牛!”

“他是张龙,金陵城的那个张龙!”

“上次我们想要抓他,结果来了他的几个朋友『插』手,那几个人就叫他张龙!”

“当时我们还没反应过来,后来想起这个名字觉得不对,就派人到金陵城去打听,找了几张照片对比,果然是他!这事,我们还没来得及和你汇报,当天就被抓进牢里去了……他就是杀了你弟弟的那个张龙啊,闫大哥!”

一声声,一句句,都刺激着闫玉川的心脏!

章节目录

龙抬头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E书吧只为原作者抚琴的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抚琴的人并收藏龙抬头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