之前六牛围攻我的时候,王仁他们出来帮忙。王仁他们可不知道我在姑苏城化名阿龙,还是叫我张龙。我也知道“张龙”这个名字在杀手门内部为人熟知,因为金陵城一战最大的受益者是我,杀手门和隐杀组都淘汰了,闫玉山也死在我的手上。

但我当时并没当一回事,一来“张龙”这个名字还挺常见,二来这里是姑苏城,不是金陵城,很难联想到一起吧。

可是没有想到,六牛还真就上了心,专门派人到金陵城打听我!

六牛这一回来,立马就拆穿了我,说我就是张龙,杀掉闫玉山的那个张龙!

闫玉川作为闫玉山的哥哥,当场就红了眼,咆哮着朝我冲上来,手中也多了一柄钢刀,抬手就要往我脑袋上切。赵虎站在我的身前,当然不会容忍这种事情发生,立刻从腰间拔出骷髅斧来,“铛”的一声和闫玉川的刀撞在一起。

赵虎在我印象里也就是黄阶下品的实力,上次他去六牛的那个别墅,报的也是“黄阶下品”的名号。他和黄阶上品的闫玉川打,我以为他是必败无疑的,但让我没想到的是,这一刀一斧相撞,赵虎仍旧稳如泰山,闫玉川却往后退了好几步!

当时我的心里就诧异无比,这才过去多长时间啊,赵虎的实力又涨了吗,有师父带就是不一样啊,竟然能和黄阶上品斗一斗了。

——当然,也可能赵虎的实力就这么强,只是没有功绩才难升品,所以还是黄阶下品。

一斧弹开闫玉川后,赵虎龇牙咧嘴、面目狰狞,手持骷髅斧大声喝道:“想要杀他,先过了我这一关!”

那叫一个威风凛凛、霸气横生,堪称杀神附体!

赵虎这一怒喝,震住了所有的人,无论二象还是六牛,都看着赵虎怔怔发呆。不过有震住的,也有镇不住的,闫玉川就很快反应过来,再次手持钢刀朝我冲来。

“我要他的命!”

“谁拦我,我杀谁!”

闫玉川是真的怒了,可见他弟弟在他心中有多重要,这一口气又在肚子里面憋了多久!

赵虎同样横着斧子,一脸杀气腾腾的样子,已经做好了和闫玉川战斗的准备。

但是有人拦住了闫玉川。

黑风。

黑风抓着闫玉川的胳膊,着急地说:“老闫,如果他是张龙,你更不能杀他了啊。之前门里下过命令,不让再去找他的事……”

杀手门确实有过这个命令,还是王仁告诉我的,他说,因为我是金陵城最大的受益者,整个金陵城的地下势力也被我所掌控,所以无论杀手门还是隐杀组,都不愿意和我直接发生冲突,都怕把我给推到另一边去,就形成了一个微妙的平衡。

王仁还警告我,让我千万别到姑苏城去,因为闫玉川是闫玉山的哥哥,虽然听从命令没到金陵城去找我,但如果我出现在他面前的话,肯定会控制不住自己来杀我的。

王仁的话也应验了。

“放开我!”闫玉川咆哮着:“我才不管他什么命令不命令,我要为我弟弟报仇!”

“老闫,你冷静点!”黑风叫着:“如果你把他给杀了,引起整个金陵城的震动,导致龙虎商会投靠隐杀组,你的罪就大了,上面不会放过你的!”

“我才不管这些,我要为我弟弟报仇!”

闫玉川猛地挣脱黑风,再次朝我扑了上来,他的气势凌厉,大有把我大卸八块的意思。

这就是闫玉川,之前他还是“杀手门”规矩的严格执行者:风象杀了火象,不行,风象必须偿命;赵虎要带我走,不行,这是周老前辈要的人,上下必须尊卑有别。

但是现在,涉及到他自己的事情后,他又第一个把“规矩”给踢翻了。

所以啊,这针不扎到自己身上,谁也能站着说话不腰疼,他现在怎么不一口一个规矩了?

闫玉川很快冲了上来,赵虎肯定当仁不让,手持骷髅斧跟他干了起来,两人就在房间里面互相打着,“叮叮当当”响个不停,火花溅得到处都是。这还是我和赵虎分开以后,第一次见到他和别人打架,他的实力也确实惊到了我,真就能和黄阶上品的闫玉川打个不相上下!

这才多久没见啊……

一个个都进步这么快,让我情何以堪?

一个要杀我,一个要护我,两个人全都铆足了劲儿的在打,但是一时之间谁也斗不过谁,至于其他的人,则全都在围观,帮都没法帮。

闫玉川疯了一样地攻击着赵虎,一柄钢刀舞得虎虎生风、杀气腾腾,真是每一刀都往致命处砍。当然赵虎也不是吃素的,不仅能够挡下闫玉川的每一刀,甚至渐渐开始占了上风,看上去还要压闫玉川一头。

我相信赵虎能有现在的成就,肯定少不了酒中仙的悉心教导。

闫玉川也渐渐意识到,这样下去是杀不了我的。

“黑风,帮我!”闫玉川大叫。

黑风皱着眉说:“老闫,不是我不帮你,我不能眼睁睁看着你犯错啊。你说你把张龙杀了,上面又把你给杀了,我心里怎么过意得去?”

“你只要帮我拖住这个家伙就行了,张龙由我来杀,连累不到你的!”

“和连累不连累没有关系。”黑风盘腿往地上一坐,摇着头说:“我就是不想眼睁睁看着你去送死!”

找黑风是没什么用了,闫玉川又命令二象和六牛,让他们过来缠住赵虎,好让自己杀我。但是黑风制止了二象和六牛,说你们想害老闫去死的话,尽管去拖那个家伙!

二象和六牛也不敢动了。

闫玉川想要杀我,可是又被赵虎缠着,久攻不下、久战不胜,急得额头上直冒汗,并且发出一声声的咆哮。

就在这时,园子里突然又传来一片杂『乱』的叫声,还伴随着一些惨叫声和哀嚎声。

“你是谁,为什么要闯这里!”

“站住,你知道这是什么地方吗!”

园子里的众多守卫大呼小叫,可是他们的声音却微微发颤,显然来了什么不得了的人物。

闫玉川和赵虎都忍不住停下手来,奇怪地往外看去。至于黑风、二象和六牛,当然还有趴在地上的我,都朝外面看去。就见一大群身穿杀手门服饰的黑衣人正在往后退着,一个个畏畏缩缩、战战兢兢,想上又不敢上,几乎要吓坏了。

把他们『逼』成这样的,是一个头发花白、浑身脏兮兮,腰间还挎着个葫芦的老人。

没错,就是酒中仙。

他又来了。

为什么要说又?

因为上次在六牛的别墅里,他就是这么闯进来的,场景简直一模一样。

“师父!”看到酒中仙,赵虎立刻兴奋地叫了起来:“你可算是来了,这里有人欺负我!”

酒中仙并不答话,仍旧一步步往前走着。

因为赵虎之前介绍过自己,闫玉川、黑风等人都知道他的师父是和周鸿昌齐名的天阶上品酒中仙。此时听到赵虎口称师父,也是一个个吓得魂不附体,立刻急匆匆往外走去迎接,同时还大喝着:“都放尊重一点,这是酒中仙前辈!”

“酒中仙”三个字在杀手门内也是如雷贯耳的,那些杀手门成员这才知道来了不得了的大人物,立刻就往两边散去,各自低下了头,哆哆嗦嗦。

刚才对这位老前辈不敬,不知道这位老前辈会不会发怒?

但实际上,酒中仙根本不屑搭理他们,继续朝着我们这边走了过来。

“师父,你可要为我出气啊!”赵虎还在叫着,一脸得意的笑。

感觉赵虎和酒中仙的关系越来越好了,“师父”唤得那叫一个亲啊。

闫玉川、黑风他们却吓坏了,一个个哆哆嗦嗦,连头都不敢抬了。如果酒中仙真为赵虎出头,他们谁都承受不住。在杀手门,尊卑很是分明,高阶能随便杀低阶,酒中仙如果要杀他们,就算白杀。

很快,酒中仙就来到众人身前。

“师父,刚才我报你的名号,可是一点用都没有。”赵虎大大咧咧说着。

“我……我只是想为我弟弟报仇……”闫玉川努力为自己辩解着,额头上的冷汗已经滴下。

酒中仙并不说话,解下腰上的大葫芦,狠狠一下砸了出去。

闫玉川吓得闭上了眼。

就听“砰”的一声,有人飞了出去,却不是闫玉川。

闫玉川惊讶地睁开眼,赫然发现倒在地上的是赵虎,不光是他震惊,二象、六牛都挺震惊,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赵虎被一葫芦砸中胸口,人倒在地上暂且不说,血都吐了一地。

“师、师父……”赵虎喘着粗气,擦着嘴边的血。

“你迟了三分钟!”

酒中仙冷冷说着,朝赵虎走了过去。

果然还是这样啊……

我的心里一揪,酒中仙这个变态,这个疯子!上次在六牛的别墅也是这样,赵虎晚出去了几分钟,就被酒中仙打得浑身骨头尽断。

“是他要和我打架!”赵虎吓得往后退去,一边退一边说:“他一直缠着我,我才出去晚了!”

一听这话,酒中仙终于站住了脚步。

“谁?”

“他!”赵虎指着闫玉川:“黄阶上品,闫玉川!”

酒中仙嘴角『露』出一抹冷笑:“区区黄阶上品,把你给缠住了?继续给我打!你要打不过他,老子要你的命!”

章节目录

龙抬头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E书吧只为原作者抚琴的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抚琴的人并收藏龙抬头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