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志?

原来这人就是大志!

荣海很大,叫“大志”的应该不止一个,但能让方鸿渐如此毕恭毕敬,肯定就是那个杀手门的大志了。

这位大志是个玄阶中品,负责驻守荣海,之前我就和他联系过了,他一点都不敢怠慢我。可惜我俩没见过面,他也不知道我叫张龙,在电话里称呼我也是小南王,所以才会糊里糊涂地被方鸿渐拉过来。

“这个张龙确实很强啊……”黑暗中,大志叼着烟卷,说道:“你怎么会招惹上这么厉害的对手了?”

方鸿渐叹着气说:“以前他没这么厉害的,十多个人怎么着也搞定他了,出去转了一趟不知怎么回事,这么多人都干不掉他了……要不是这样子,我也不会请您出来啊!”

“行,交给我吧,你在一边看着。”

“好嘞!”

方鸿渐喜滋滋地退到一边去了。

大志朝我走了过来。

走着走着,大志突然想起什么,回头对方鸿渐说:“对了,我把郑西洋换了。”

方鸿渐显然还不知道这事,愣了一下说道:“为什么?”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这是杀手门里‘小南王’的决定,级别比我高得多了,我必须听他的话。”

“小南王?”

“对,他是负责江省的,还是一名地阶上品,身份背景都很不俗。”

方鸿渐不可思议地说:“负责江省的小南王,为什么要插手荣海的事啊?”

“我哪知道,我也没敢多嘴去问。据我所知,小南王已经在荣海了。”

方鸿渐沉默一阵,说道:“行,我知道了,先把张龙干掉,回头我会好好招待小南王的。”

“你必须得好好招待,小南王可不是你能惹得起的。”

说完,大志继续朝我走了过来,方鸿渐则退到一边看着热闹。

大志从黑暗中走出来,身形渐渐浮现,是个近四十岁的男人,脸上布满戾气,让人看着很不舒服。不过,杀手门大多都是这样,他们作恶多端、嗜杀成性,个个都长着一张标准的恶人脸。

“张龙是吧?”大志朝我走来,嘴里叼着烟卷,手里提着钢刀,“我也不知道你是哪里冒出来的,但你真是来错地方了,这里是我们杀手门的地盘,你要识相的话,立刻给我跪下求情,或许我会心软,饶你条命!”

方鸿渐在后面叫:“不能饶他啊,必须杀了他!”

“那就不好意思了……”大志冲我笑着,突然双脚一蹬,“噔噔噔”朝我奔了过来,刀也猛地朝我劈了下来!

而我一动不动、神态自如。

直到大志的刀都到我头顶上了,我才不紧不慢地摸出一块小木牌来,对准了他。

大志的刀猛地停下,眼睛瞬间就瞪大了。

等他看清小木牌上的字后,烟卷都掉到地上了。

“大志,怎么了?”方鸿渐在身后焦急地问。

大志没有理他。

“地……地阶上品……”大志呆呆地说着:“你……你就是小南王吗?”

我点点头。

“噗通”一声,大志跪了下来,哆哆嗦嗦地说:“小南王,我真不知道是您,请您原谅我啊……”

“不知者不为罪,没事,你起来吧。”我把大志搀了起来。

大志松了一大口气。

“噔噔噔”的脚步声响起,方鸿渐跑了。不过我并没追,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他能跑到哪里去呢。我又去把冯伟文等人扶了起来,他们几个伤得不轻,得去医院。

但是他们现在谁也不提去医院的事,一个个惊恐地看着我。

“龙,龙哥,您现在是杀手门的人啊?”

“您是杀手门的小南王啊?”

刚才大志和方鸿渐的对话,他们都听到了。

我点点头,说是!

冯伟文他们都激动坏了,个个围绕着我,说就知道跟着我一定没错,还说这才是活生生的王者归来,从此龙虎商会要复活了,他们也能扬眉吐气了!

大志仍旧诚惶诚恐,跟在我的身后不离左右,搓着手说:“小南王,您来市里面了,怎么不和我说一声,我也好设宴招待您啊……”

我笑着说:“我可不是自己来市里的……是郑西洋把我抓过来的!”

“啊?!”大志当然面目错愕,接着咬牙切齿地说:“这个郑西洋,真是反了天!小南王,您放心,我已经找人把他撤了,而且换上了你说的楚正明。因为已经不早了,我还打算明天早晨再办这事。”

大志一边说,一边摸出份文件来,恭恭敬敬地递给了我。

我一看,果然撤了郑西洋、升了楚正明。

杀手门的势力是大啊!

我当然开心了,拍着大志的肩膀:“这事干得不错!”

大志讪笑着说:“您能满意就行,还有其他事吗?”

我说:“荣海现在的一把手是谁?”

不等大志说话,我又摆了摆手:“不管他是谁,立刻给我换成卢晨亮!”

我对卢晨亮的印象可太深了,仍记得他当初意气风发地来到荣海,说要扫黑除恶、打击方家,结果却被方家给弄走了……卢晨亮走的时候,也是愁容满面、丧气的很。

当然,卢晨亮自身的底子也不差,不像楚正明那样一撸到底,而是平调到河西省其他城市去做一把手了。

大志知道卢晨亮,摇了摇头说道:“我只负责荣海,其他城市管不了啊,不过‘河西王’李振东能做到。”

我点点头,说知道了。

回头再去找李振东吧,我好歹也是小南王呢,希望他能给我一个面子。

接着,我让大志送冯伟文等人去医院,我则去接楚正明,让他来换郑西洋,顺便把赵虎和木头他们救出来。

虽然已经凌晨,但我一刻都等不了,我知道郑西洋还在局里,这可是个好机会啊,绝对不能错过。

出了小巷,我便立刻打了辆车,赶往楚正明的老宅。

到了楚正明的老宅,我便“砰砰砰”地敲门。

“谁啊?”

“楚局,是我!”

楚正明披着件衣服开了门,看到我后特别激动,握着我的手说:“张龙,你出来了!”

“是,我出来了,我还带来了好消息。楚局,跟我去上位吧,荣海的治安需要你来治理!”

我一边说,一边摸出文件来给他看。

之前我还打算第二天上午再做这事,现在等不及了。

“你就别逗我了……”楚正明还没说完,眼睛就瞪大了,将文件接了过去。

白纸黑字、清清楚楚,盖着市委的大印。

“这……这……”楚正明激动不已,浑身都在哆嗦,“张龙,你到底是怎么办到的?”

我哪能跟楚正明说我就是杀手门的人,只是神秘地一笑:“跟我走吧!”

“现在就走?”

“现在就走!”

我拉着楚正明上了车,一路直奔市局。

到了局子门口,一个人影就扑上来,竟然是郑西洋。

郑西洋“噗通”一声,跪倒在我的身前,痛哭流涕地说:“爸爸,我错了,我有眼不识泰山,您就饶了我吧,别撤我啊……”

显然,郑西洋已经得到消息了,方鸿渐告诉他的,还是大志告诉他的,那就不清楚了。

不过,郑西洋还记得“跪下叫爸爸”的事,倒也挺难得了。

我本来打算好好收拾他的,现在看他这样,反而不太好意思了。

我拍拍郑西洋的脑袋,说道:“老郑,该干什么干什么去吧,从此你这身衣服是楚局的了……别不知道满足,你知道我要想,要你的命都可以!”

说到最后几个字时,我的声音阴沉沉的。

郑西洋浑身一个哆嗦。

“是……”郑西洋颤颤巍巍的,将自己的衣服脱了下来,帽子摘了下来。

我将衣服和帽子交给了楚正明。

“回头再换新的吧。”我笑着说:“先凑合下。”

“嗯!”

楚正明重重应着,换上衣服、戴上帽子。

嚯,那精神劲儿,一下就出来了!

果然人靠衣装马靠鞍,一个插秧的老头儿,换上这身衣服以后,马上变得不一样了,那股子气场,挡都挡不住。

“帅,真是帅……”我情不自禁地拍起了手。

“啪”的一下,楚正明冲我敬了个礼。

他知道,他能有今天,完全多亏了我。哪怕我只是个年轻人,他也对我佩服的五体投地,要和冯伟文一样对我死心塌地了。

而我,内心也是无比感慨,当初离开荣海之时,我就和楚正明说过,有朝一日一定让他官复原职……

我做到了!

被扒了衣服的郑西洋,当然黯然地离开了。

我则陪着楚正明,风风光光地进入局子。

公安局这种地方,二十四小时都有人在,晚上值班的人也有不少。他们也已经听说了事情,纷纷出来迎接楚正明,“楚局长”“楚局长”叫得很勤快,包括一些已经下了班的,听说消息以后也赶过来,可以说是众星捧月……

已经近两年没有踏进过这个地方的楚正明也很激动,在众人的陪同下看看这里、摸摸那里,那叫一个感慨万千!

楚正明都上位了,赵虎和木头他们当然也都释放出来……

章节目录

龙抬头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E书吧只为原作者抚琴的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抚琴的人并收藏龙抬头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