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卢王朝龙兴洲的皇宫内,檀香悠悠弥漫整个房间。

房间内火盆中,木炭旺盛燃烧。盆上架起一只铁壶。沸水咕咚咕咚翻腾,水汽弥漫,冬季的干燥顿时驱散。

执事太监迈着碎步小跑过来,不敢发出脚步声。步子虽快,每一步都小心翼翼。

拎着水壶,给正在对弈的二位续上热茶。

金色大蟒袍男子面色苍白,显然是修为被费,还没恢复过来。

瘦死的骆驼比马大,毕竟曾经是上五境神修。无惧开水的滚烫,端起茶杯小酌一口。

赞叹道:“茶叶是个神奇的东西,每过一遍水,都有不同的味道。这是第四道了吧,和前两道大有不同。”

其实他这话放老百姓眼里等于放屁,寻常茶叶过水后味道会变淡。最好喝的茶是水的第二道,第一道不能喝直接扔掉。

等喝到第四道时,几乎寡淡的没有味道。

皇宫内的茶叶,一叶可值一两黄金,当然四道仍茶香盈满。

皇帝卢定英谦让道:“国师不尝尝?”

黑衣老者崇虎,一门心思在眼前的棋局。手执黑子,落定后十分满意。

此局胜利在望,哪怕是和皇帝下棋,该赢照样不客气。

端起茶杯抿了一口:“的确不错。”

皇帝卢定英心思不在此,和国师崇虎说话时也没皇帝的架子。

问道:“我大寿将至,太子人选国师可有良策。”

崇虎很是随意:“陛下心中已有答案,问微臣不过是走个过场罢了。”

“实不相瞒,本是皇家内部事,身为外臣不该参与。既然陛下问了,微臣斗胆说上一句。”

“陛下只有两个儿子,卢俊殿下和卢杰在下各有残缺。相比之下,卢俊殿下较为好些。”

“陛下一直拖着不立太子,无非也是等卢俊殿下容貌恢复。”

“现在卢杰殿下被人费了四肢,陛下正好有理由立卢俊殿下为太子。”

卢定英似有纠结:“可是俊儿的脸……”

皇帝不说下去,崇虎也知道他的意思。笑道:“陛下放心,三年内,卢俊殿下定然面貌如初。”

卢定英直接不看棋局了,夸赞道:“好好好。”

拐外抹角,终于把话题扯到自己关心的问题上。

卢定英试探着问:“国师,那我的修为……”

聪明人之间,话不用说的一清二白。崇虎直言:“这次黑暗潮汐后,陛下的修为便可逐步恢复。”

卢定英疑问:“哦?听说这次黑暗潮汐动静不小,龙兴洲的气运都被动用。”

崇虎默不作声,显然是默认。

卢定英继续问:“国师怎知这次困龙大陆和蛮荒大陆一定会赢,困魔窟难道不会一举拿下两座大陆?”

崇虎一语中的石破天惊:“不会,困魔窟想要攻破两座大陆轻而易举的事。它们隐忍不动,不是惧怕两座大陆的修士。”

他故作神秘他停顿了一下,吊起了卢定英十足的胃口后,缓缓说道:“困魔窟忌惮的是两座大陆中间的禁制,一次次发动黑暗潮汐,吸纳两座大陆的魂魄,黑化两座大陆的生灵。”

“终其目的,无非是弱化两座大陆的气运。”

“而两座大陆中间的禁制,所依靠的能量正是来自两座大陆的气运。”

“困魔窟等于在釜底抽薪,一步步至两座大陆于死地。”

卢定英身为一大王朝皇帝,也不得赞叹国师的见多识广。

满心欢喜:“有国师辅助,我大卢王朝指日可待。”

“国师所说,都是两座大陆的秘闻,敢问国师从何处得知,可确保消息准确?”

崇虎淡淡一笑,抱拳道:“请陛下勿问,有些事情微臣不敢说,也不能说。”

卢定英相当的听话,立时闭口不言。这时才想起还有棋局对弈,低头一看,南、北、东三个角落死了三片棋子。

此局必输无疑,倒是看的没有丝毫的气氛。饶有兴致道:“国师这局内含门道,可否一一详解?”

崇虎也不犹豫,抬手指向棋盘南角即将被吞掉的黑子。

“这是书水国,是大卢王朝的下一步动作。”

卢定英疑问:“哦,利用书水国江湖和朝廷矛盾内耗一事,被传剑山庄和刑真等人破坏,国师还有其他手段?”

崇虎坦然一笑:“陛下放心即可,吃掉一片棋子不是某一个子能完成,而是一步接一步的包围。”

“正如这盘棋局,书水国的棋子还未真正浮出水面。同样是不出三年,我大卢只需出兵三万,便可一举拿下书水国。”

崇虎不说的更详细,卢定英也不多问。他对这位国师,有着绝对信任。

指向棋盘北边角落,问道:“这里是北凉?”

国师点头解释:“北凉或许会慢,也或许会快。一切是个未知数,现在微臣不好确定。”

卢定英十分认可:“慢是因为北荒的崛起,快是要看北疆的动作。”

对于此处,二人一拍即合。随即崇虎指向东边角落。

“这里是大隋王朝,我大卢王朝的头号大敌,最难啃下来的骨头。”

“这个局最慢,要有足够的耐心和他们耗下去。陛下不必着急,只是时间长短问题,早晚是我大卢王朝的肉。”

你一言我一语,一个棋盘,二人划定了龙兴洲的大致走向。

卢定英兴奋后道出两个疑问:“为什么不懂西边?我们的身后,他们能摆平剑宗吗?剑宗插手又当如何?”

崇虎解释道:“西边紧邻几个小国而已不足为虑,反倒是藩王卢定魄才是最大的顾虑。”

“他在等我们攻打其他国家,实力有所消耗时才会动。”

“所幸由着他伺机而动,正好帮我们看守大卢王朝的西大门。”

“区区一个镇西城,待我们周边解决差不多时,在出手对付他也不迟。”

卢定英仍是不放心:“卢定魄难道不会在我们和大隋开战时,趁机而起吗?”

崇虎露出阴恻恻笑容:“和大隋开战前,必须先灭掉藩王卢定魄。至于他的镇西城,可不费一兵一卒。”

“具体事宜,倒时陛下自会明白。也请陛下放心,全权交由老臣即可。”

卢定英笑的灿烂:“最后的剑宗呢?”

崇虎指向棋盘外的南边啧啧道:“困魔窟一战后,剑宗实力大打折扣。所剩不多的实力,该着手准备望海崖了。“

“龙兴洲内部,将会是一块自由地。只要不闹出太大的腥风血雨,剑宗无力插手。”

卢定英提醒:“还有个彩鸾学院?”

崇虎相当的不以为意:“彩鸾学院距离望海崖更近,陛下大可放心。”

同样是王朝,此刻的北疆王朝也有所行动。

金色大帐内,一硕大的沙盘上,囊括北凉的全部和北疆的大半。

居中是一身披金色狐裘男子,其余十来位皆身披棉袍。

狐裘男子人在中年英气十足,剩余的大多是头发胡子都花白的老者。

老者们指着北凉和北疆接壤的郡县,唾沫星子四溅争论不休。

有说从实力最弱的玉城郡入手,容易得手。入兵后可长驱直入北凉腹地。

也有说从接壤线最长的邱落郡进攻,适宜展开大面积冲锋,更能发挥北疆军武的实力。

也有说和北疆关系暖眉的铁思骨郡进攻,或许郡守不战而降。

还有说从屡犯北疆王朝的勾郡发起进攻,他们就是一群土匪。散沙一盘没什么战力。

实力不上不下的正铜郡,曹伊郡和凉寒郡,也有老家伙指指点点不打算放过。

这些老家伙,囊括了北疆王朝首辅、宰相、和六部尚书平级的一品大员次汗。

还有的是北疆前五大部落的酋长,无不是跺一跺脚可影响北疆王朝走向的大佬。

这些庙堂高官,平日间彬彬有礼,彼此见面一副谦卑的样子。

现在争论起来,所谓的斯文丁点儿的不剩。争吵的面红耳赤,爹、娘、老婆等各种荤话无所不用。

还有两位走路都打颤的老头子,撸起袖子掐到一起去了。

唯独有一点保持的相当一致,剩下一个和北疆接壤的望野郡,集体选择视而不见。

大帐内乱哄哄一团,金色狐裘男子双手环抱冷眼旁观。

一太监蹑手蹑脚走到男子身边,附耳低语:“陛下,要不要先让这些大人安静一些?”

见狐裘男子缓缓摇头,太监不在多语,倒退着离开男子身边。

然而这些大臣一点儿没有自知之明,越吵越凶。动手打架的从一对变成了两对,其他人还有想继续加入的事态。

北疆王朝皇帝努尔烈微微摇头:“还是国师聪明,料到今天这种局面。提前开溜,留朕一人在这遭罪。”

他尤为不满,自言自语:“哼,该死的国师,答应你的三百北凉美女减半。”

听到皇帝说话,这些大臣方才意识到失态。纷纷停手后低头不语,一个个战战兢兢站立都有些不稳。

努尔烈平静道:“你们吵够了没?没吵够继续!”

皇帝大多阴晴不定,雷霆大怒时或许会网开一面。像这种心平气和的时候,真动了杀心,那就是天王老子来了也不好使。

一众大臣噗通噗通跪倒一片,什么陛下开恩,老臣有罪,老臣该死等乱七八糟又是一堆。

努尔烈缓缓肃穆,语气也变得冰冷:“既然吵到朕了,就给我个满意的答案。”

在皇帝身边,想活的更久,首先要学会揣摩圣意。现在的努尔烈阴晴不定,一群老臣没一个敢碰其眉头。

跪地不敢起身,谁也给不出答案。生怕一不小心说错,招致杀身大祸。

努尔烈看戏做的差不多,喝问道:“既然你们没有答案,由朕来说。”

众臣无不老奸巨猾,立时明白这位皇帝用意。原来是早就下好决心从哪开打,就等着这些老臣犯错,进而自己一锤定音。

想明白归想明白,反驳没人敢做。

努尔烈指向所有人不曾提及的地方:“就它。”

一众大臣无不动容,碍于皇帝威势不敢多言。心里别提多郁闷了,甚至有人琢磨着死谏。

努尔烈早有预知,指向大帐内的柱子:“想要自杀的,给你们准备好了。”

大臣们哑口无言。

努尔烈继续说道:“就要打北凉最强的势力,打的整个北凉胆寒。见我北疆王朝大军,不等开战便吓破胆。”

章节目录

剑破拂晓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E书吧只为原作者带毒额苹果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带毒额苹果并收藏剑破拂晓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