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种颜色的饮料有很多种,老子怎么知道你喝的是什么,老子只知道等和你一样有钱的时候,绝不会这么娘炮。

喝的是什么不知道,但一定是热的,因为还在冒气儿。

麦小吉这个角度看,酒杯后面是蓝色睡衣,热气还是看得很清楚的。而且,茶几上的精致小垃圾桶里,还有个熟悉的包装,麦小吉在江文倩还有南宫月那里都见过类似的包装。

所以,能用开水冲的饮料,又是女性喜欢的,此时麦小吉只想到一种,那就是红糖。

“红糖水!”麦小吉不假思索说道,反正错了也没什么,孔群都没猜对。

听见孔群吸凉气的声音,不过凌刚的表情却缓和好多,呵呵笑起来,答对了!不过,用这么高档的酒杯喝红糖水,有钱人也是不伦不类。

“小吉眼力好,刚哥,这回信了吧?”孔群松口气,笑呵呵帮腔。

凌刚笑了笑,招呼两人坐下,还没等孔群开口,便竖起一根白嫩手指,“我去拿沙漏,稍等。”

麦小吉这才打量四周,简直就是个小型的展览馆,还是现代化天文仪器为主,当然也有航海钟,浑天仪等。

虽然在收藏界是小类别,但价值不菲,众所周知康桥小区的房子金贵,却不知这里有位业主的藏品更值钱。

而就在此时,凌刚也回来了,助手早就将案台收拾干净,凌刚小心翼翼地将一个长方体锦盒放在上面,打开后,露出一个古色古香的古董。

沙漏!孔群眼睛亮了。

沙粒!麦小吉眼睛也亮了。

框架由黄铜制造,中间两个通透水晶打造的空心圆球,采用内画技术在内壁勾勒出简单的云纹,还有两个字,“若思”。

没错,郭守敬也叫郭若思!因为刻画在密封容器内,字迹非常清晰,还有绘画的纹路也是完好无损。下方沉淀洁白细小的沙粒,少说几万粒也有了,麦小吉心里直发痒。

“原来,从元代开始就有了沙钟计时。”孔群也是啧啧称赞。

“我进行过多次测试,沙漏颠倒一次,正好是两个小时,也就是古代的一个时辰,实在是精妙啊。”凌刚赞许道。

“多大误差?”孔群问。

“一分钟!这可不是现代的高精度仪器,纯手工打造啊。你看,上下还有绘画和字,也会在内部形成沟壑,影响了填充空间。但让人拍案叫绝的是,郭守敬对上下的比划数也都精心计算过,几乎一样。”凌刚有些激动了,用手轻轻抚摸沙漏,“也只有郭守敬,才能打造出这么完美的沙漏。”

两小时就有一分钟误差,这要是用在当代手表上,表厂那就要关门大吉了。因为当代的机械表误差,二十四小时也就两三秒,而石英表更为精准。

但这可是在古代,计时测量都没有精密仪器,能将误差控制在一个时辰百分之一以下,也非常了不起!

从沙漏拿出来,麦小吉的眼睛就没离开过它,那种急迫的占有欲,没有瞒过两位收藏家的眼睛。

孔群说是来拜访,瞧瞧推了恋恋不舍的麦小吉一把,麦小吉拍了张照片后才回到沙发坐下。

凌刚非常敬重郭守敬,和孔群聊着有关他的事迹,麦小吉却拿出黄金圈手机,申请加了一位好友。

郭守敬!

很快就通过了。

迄今为止,麦小吉的黄金圈手机里已经有十四位好友,其中五位是完成系统任务赠送的,还有一位棋圣是主动加的。这也让麦小吉很有压力,因为天信软件升级到V2.0,好友数量扩容为二十个,不知道是否包括赠送的这五位。

再要对天信软件升级,那一定是个天文数字。

不管那么多,先解决眼下难题。郭守敬的头像是一本书,上面三个字,授时历。备注:渴望假期的老人家。

这是有渊源的,郭守敬因为才德出众,朝廷离不开他,活到老干到老,领养老和工作双工资,直到实在动不了了,才离开工作岗位。

没有退休说法的郭守敬,实现了人生价值,但也为错过含饴弄孙的天伦之乐而遗憾。

将沙漏照片发给郭守敬,附带十克黄金红包子,“郭太史,请问这个沙钟是不是您制作的?”

“不错,为我随身物品之一,定时之用。”郭守敬答复。

是真的!

麦小吉心花怒放,再想想系统任务带来的好处,打断两人谈话,赔笑道:“刚哥,这个沙漏我非常喜欢。”

“看出来了!别说,你还真跟其他年轻人不太一样,现在的人,都不懂这钟藏品的意义。”凌刚笑着点点头。

“君子不夺人所爱,我只有一个小小的请求。”麦小吉厚脸皮又问:“能不能,给我十粒沙子?”

什么?

凌刚微微皱眉,孔群也朝麦小吉使眼色,这个要求很幼稚也很过分。

“麦小吉,你是认真的还是开玩笑?”凌刚问。

“当然是认真的。”麦小吉连忙坐直身体。

呵,呵呵,凌刚冷笑两声,要不是孔群带来的小兄弟,早就给撵出去了。“这可是沙漏,打开后会发生氧化,定时就不准了。”

“现在,谁还会用沙漏定时,只是单纯的藏品。”麦小吉不想放弃。

“你要沙粒做什么?”凌刚问。

“太喜欢了!”

凌刚半信半疑,但自从得了这件藏品,说实话,还没哪个藏友表现得像麦小吉一样积极。

沙漏是不可能打开的,凌刚不会同意,看麦小吉渴望的样子,说道:“这样吧,你要真喜欢,一百万,转让给你了。”

麦小吉还没答应,孔群摆手,“一百万太贵了,沙漏的实际价格不高,而且受到主人的个性影响,也没有花俏的装饰和绘画,艺术观赏性也差了些。”

“话不能这么讲,这件东西是我国古人智慧的见证,那也是为国争光的。”果不其然,和孔群分析一样,凌刚此时展现出商人的精明之处:“做一百万块的生意,也就是看交情,我像是缺一百万的人吗?”

麦小吉也犹豫了,心里的小算盘却拨拉得山响。

一百万,能发三百多个十克的红包,可以问古人朋友很多问题。而系统奖励也不过一二百克黄金,用一百万去交换,几十倍的代价,不值得。

就当麦小吉想要放弃时,黄金圈手机震动,郭守敬又发来一条信息!

章节目录

极品朋友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E书吧只为原作者水冷酒家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水冷酒家并收藏极品朋友圈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