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锁,更没有锁孔,麦小吉拿着放大镜找了半天,才终于发现了箱盖的缝隙。更为精妙的是,这条缝隙利用了木材天然的纹路,如果不标明方位,可能连这都找不到。

妙,真妙!

麦小吉赞不绝口,因为他完全不知道该如何打开。

自己可是程序员出身,多复杂的程序在麦小吉眼里,那就是一个个完整的模块,现在就认输,未免让郭守敬笑话。

半个小时后,麦小吉终于做出决定,笑话就笑话吧。

“郭太史,请教开锁方法。”麦小吉发了个抱拳。

郭守敬早就准备好了答案,直接复制过来,麦小吉却差点被绕晕。想要打开机关,需要左手拇指按住盖子左侧三分之一处,无名指按在缝隙中心,右手拇指按在前盖缝隙,无名指按在箱体下前三分之一。

等手指们归位,那么,同时用力下按,就能打开。

人生头一遭,麦小吉觉得自己很笨拙,连手指都不灵活,按郭守敬的指示将手指安放在准确的位置,却一连试了好几次才打开。

要么是用力不均衡,要么是这边使劲那边松动。

箱盖无声打开了,麦小吉一看,吃惊不小,里面竟然多达八处卡槽!

往外倒了倒,空空如也。

不得不佩服,郭守敬这个设计实在是太巧妙了,不知道解锁方法,非得把小偷给累死或者气死不可。

扯下一张便签纸,麦小吉随手在上面写下,小吉,小吉,勇猛无敌!随后,将这张便签纸放在了箱子里。

轻轻合拢,同样是毫无声息的,盖子又盖上了。将开锁方式默记于心,麦小吉反复尝试,终于掌握熟练了。

麦小吉觉得这个密码箱很有意思,将方位标识都擦掉,随后叫来南宫月,将这个东西展示给她看,“网友邮来的好东西,可我打不开,你帮忙试试。”

“不会是危险物品吧?”南宫月警惕的往后退了一步。

“不是,我摆弄半天了。”

南宫月这才拿起木箱,反反复复看,皱眉道:“这就块方形木头啊,网友骗你呢。”

“是中空的,你垫垫分量就知道。”

南宫月这才坐下来认真研究,不过设计也太刁钻了,她用指甲划过每一处,竟然连箱盖的缝隙都没有找到。

“小吉,你确定能打开?”南宫月说道。

“那当然了,里面明明有东西。”麦小吉正色道。

捣鼓得满头大汗,南宫月对自己的智商产生了怀疑,不得不放弃,“完全不知道如何下手,要不,请开锁公司来帮忙?”

“最好是多请几家。”麦小吉笑道。

“让滨江最知名的解忧公司多来几个人就是了。”

南宫月联系开锁公司,告知,自己手头有个很难打开的箱子,多来几个人。报酬按开锁后的人头计算。

按人头计算,老板当然乐颠了,直接安排了五个人过来,还配备了齐全的设备,令人大开眼界。

很多人在电视里见过,拿一根铁丝往锁孔里捣鼓两下,或者一张卡片划几下,门锁就能开。但专业队伍能开更为复杂的锁具,用到的设备也是五花八门,什么拔锁用的,穿孔用的,带磁力的钩钩钳钳等等,摆出来也是好大一片。

这么个小箱子,却让这些专业技师们一脸茫然,不知道从哪里下手。

开始是一个人弄,其余四个人等在旁边,他们就是来凑数的。最后,演变成五个人蹲在地上研究讨论,还用上了电脑分析筛选最佳方式,结果都不能打开。

“到底行不行?”南宫月抬腕看表,已经过去一个多小时了。

“只有一个办法了。”为首那人哭丧着脸说道。

“哦?什么办法?”南宫月连忙问。

“砸烂呗。”

那人摊摊手,无奈道。南宫月却认为这人不负责任,不悦道:“要是铁做的呢,那就得融化吗?”

“南宫主任,对不起,打不开。”几人懊恼的背起设备包,倒是能确定里面有东西,但究竟是怎么设计的,并不清楚。

“打不开,那费用怎么算?”南宫月问道。

“不收钱。”来人沮丧道。

“从你们专业角度看,这锁设计得怎样?”麦小吉感兴趣问。

“那当然是一级棒了,只有工程师才能做出这么特别的锁具。”来人给出了肯定的评价,麦小吉正高兴呢,那人又说道:“不过,这种设计没有太大实际意义。”

哦?麦小吉眉毛一扬:“既然是打不开的好东西,怎么说没用呢?”

“并不是一点用没有,但现在更实用的还是那些直接设置密码的,还有指纹密码之类的。毕竟,从概率上进行尝试的话,数字密码加指纹刷脸的破解难度更大。”来人一脸诚恳,又解释说道:“老总,我可不是因为解不开锁才这样说,客观情况就是这样。”

麦小吉点点头,这个问题确实很现实,当代的密码箱高级别安全度的,不比这款差。还是因为人们更习惯用当代的程序开锁,对这种方式并不习惯。

还是让南宫月拿了五百块钱把他们送走。

使用透拍,麦小吉这才发现,箱体壁上,使用了大量的木制滚轮轴承,只要不彻底弄碎,绝对无法打开。

这种锁具,可以用来存储机密,但要是批量生产,并且赋予上锁的变化性,然后再变成钱,麦小吉也没有把握。

因为多人试图打开,小木箱上面多了些划痕,看上去款式更为普通。

“郭太史,还能设计其他的吗?”麦小吉问。

“任何款式皆可。”郭守敬表现很积极,倒是让麦小吉有些为难。

要说,这种极具个性的密码锁,会有人感兴趣的,但现在带来的问题是,木制的样式普通,人们用几次就觉得无聊了。

而采用其他坚固器材的话,加上繁琐的手艺费用,将会十分昂贵,受众群体非常小。假如进入批量生产阶段,只怕是一锁一张图纸,比纯手工也快不了多少。

思来想去,麦小吉还是让郭守敬先发个制作密码箱的视频,先尝试一下,能不能获得打赏,目前还未知。

听说麦小吉这里有特制的密码箱,大家都很好奇,下班后都来到他的办公室看热闹,逐个尝试后,当然谁也打不开。

“小吉,会不会是个恶作剧?”南宫月皱眉问。

“嘿嘿,网友已经给我发来开锁的方法了。”麦小吉得意洋洋。

大家都围上来,麦小吉就在许多双眼睛注视下,轻轻松松打开,结果谁都不明白究竟是怎么打开的。

“咦,里面一张便签纸!”南宫月眼疾手快,将其取出来,看完就皱眉扔到一旁。

章节目录

极品朋友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E书吧只为原作者水冷酒家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水冷酒家并收藏极品朋友圈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