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惜迎接他的是叶麟一个白眼,叶麟就不明白了,胡老抠是怎么吃下去的,他这里肉吃着,白面馒头吃着,可能他儿子儿媳妇,孙子孙女正在家啃窝窝头。

换成别人,不要说吃了,看着估计都吃不下,他倒好,还有闲心拿出来谝,好像生怕别人不知道他生活有多好,如果他不是年纪大了,叶麟都想上去抽他。

“别惹我,信不信我抽你。”

“你……”本来胡老抠还想说点什么,可是看到叶麟那眼神,胡老抠把要说的话给咽了下去。

因为他知道,叶麟这就是一个二货,就算是真的把他给打了,他也没有地方去说理,哪怕最后闹到派出所都一样,也就是说,打了也白打。

看到胡老抠不说话了,叶麟摇了摇头,然后就进了后院。

刚才叶麟和胡老抠的对话,中院有不少人都听到了,也看到了,看到叶麟进去了,这些人都笑了出来,当然不是笑叶麟,而是笑胡老抠。

谁也没有想到,这个不占便宜会死,而且蛮不讲理的胡老抠,最后会栽到叶麟手里,不但栽了,还栽的很彻底,估计胡老抠会郁闷很长时间。

“儿子,你刚才和胡老师喊什么?”叶麟回到屋里,李冉看着他问。

“没什么,还不是胡老抠,端着一碗土地炖肉,拿着白面馒头跟我在那谝。”

“呃!”听到叶麟这么说,李冉摇头苦笑。

李冉心想,这胡老师也真是的,明知道叶麟对他不是很感冒,还在叶麟面前谝,这不是没事找事吗。

“生活不错吗!还吃上土豆炖肉了。”叶琪话中带着讽刺的说着。

至于胡老抠吃的那些肉是什么来历,整个大院没有几个人不知道,一部分是一大爷给的,一部分是几个儿子给的,基本上都是他耍无赖弄到的。

“是啊!还吃着白面馒头。”李婷也说了一句。

“切,不就是“八一面”吗!还以为多好的东西。”叶麟满不在乎的说着。

这个年代从供销社买的面都叫“八一面”另外吃的米叫“九二米”。

从五零年开始,国家为了节约粮食,决定改变加工标准,提倡食用“九二米”和“八一面”,并且规定,一切供销社只许出售“九二米”和“八一面”。

所谓“九二米”就是指一百斤糙米碾磨出九十二斤白米。

所谓“八一面”就是指一百斤小麦碾磨出八十一斤白面。

这样可以保留较多谷粒糊粉层和谷胚,这一规定,初衷是为了减少浪费,增加口粮。

当时算了一下,如果人人都吃“九二米”和“八一面”,全国一年可以节省八亿斤粮食,至少可以多养活两百万人,这在当时绝对是一个大数目。

而“九二米”和“八一面”一直用到现在,现在所有供销社卖的米面还是这个,其实除了蒸出来的馒头稍微黑了一点,也没有什么。

这很正常,因为里面有不少麦皮。

谁能像叶麟似的,一百斤小麦最多产出来七十斤白面,虽然说有点浪费,但也没有什么,因为麦麸又不是扔了,而是给空间里的鸡鸭猪当饲料了。

反正都是喂,如果麦麸不够,不还是要喂小麦,所以多一些麦麸,其实也没有什么不好。

“弟弟,要不然你端一碗红烧肉,拿个白面馒头,最好是再端一碗鸡肉,去他面前谝一下?”叶琪给出了个主意。

听到叶琪这么说,叶麟翻了一个白眼说道:“我闲的。”

“吓说什么?”李冉瞪了一眼叶琪,说道:“你们三个给我记着,在家里吃了什么,到外面也不能说。”

李冉说的是叶琪、翟颖和李婷,并没有把叶麟带上,因为李冉知道,叶麟绝对不会在外面谝这些,最起码不会在家门口谝,至于说到了别的地方,他再怎么谝也没关系。

“噢,知道了妈。”

“阿姨,我知道了。”

“放心吧阿姨,我不会说的。”

三个丫头连忙给李冉保证着,她们三个不懂事,但是李冉明白啊,在这个人人都吃不饱的年代,如果谁家天天吃肉,而且是随便吃,那可不是什么好事,而是会惹来麻烦。

“那就好,你们一定要记住。”

“嗯。”

三个丫头一【】起点头,李冉这才放心。

李婷一直在叶麟家待到腊月二十九这天,特别是最后这几天,晚上都在叶麟家住,一是因为天比较冷,回去比较麻烦,二是因为她要让翟颖教她写作业。

三十这天,一大早叶麟就起来了,可是李冉比他起来的更早,李冉正在堂屋裁红纸,看到叶麟起来就问道:“儿子,怎么起来这么早?”

“妈您也不是一样。”叶麟揉了揉眼睛。

“先去洗漱,一会吃饭。”

“噢,对了妈,对联什么的不是已经买了吗?您还裁红纸干嘛?”叶麟还以为李冉要写对联。

也是,大过年的,如果不写对联,裁什么红纸啊。

“你这孩子,我这是包红包,今天可是大年三十,一会院里的孩子就要过来了,我不准备点红包怎么行。”

“呃!对啊,我怎么把这个给忘了。”叶麟拍了拍脑袋。

“行了,这些你就不用管了,去洗漱吧。”

“噢,好。”

叶麟很快就洗漱完了,而这个时候,刚好叶琪和翟颖起床,她们两个同样问了和叶麟一样的问题,得到的回答当然也是一样。

吃完早饭,叶麟一家就坐在堂屋里等着大杂院里的孩子来拜年,可是孩子没有等来,倒是等来了二大爷。

“李老师在吗?”

听到二大爷在外面喊,李冉连忙从屋里出去,说道:“二大爷,我在,您有什么事?”

“是这样的,院里要开会,希望你们家能过来参加。”

李冉是一名老师,而且是初中年级主任,所以大杂院里的人对李冉说话的时候都很客气,就算是二大爷也是一样。

“好的二大爷,我这就去。”

“那行,那我去通知别人。”

“好。”

在二大爷走了以后,李冉想了想回屋了,对叶麟他们说道:“走吧,咱们家去开会。”

“真是的,这大年三十的开什么会啊?”叶麟有点不耐烦,但是老妈开口了,他又不能不去。

叶琪和翟颖倒是无所谓,反正在家也没什么事,还不如去看看开什么会,再说了,开会多热闹啊,全院的人都会去,那可是上百口子啊。

开会可不会给你准备椅子,所以去的人要么自己带着板凳或者椅子,要么什么也不带,到地方站着,这个没有硬性规定,完全看个人。

叶麟家椅子很多,人手一把还绰绰有余,所以一家四口每人搬了一把。

会场在前院,因为前院的面积最大,要不然根本待不下这么多人,当然,其实一家去一个就行,不过院里开会都是有很重要的事情,所以基本上每个人都会过来。

当然,也有一些人不会去,那就是小孩,可是现在是过年啊,去开会或许还能混点花生瓜子吃,所以就连小孩子都跑了过来。

叶麟一家算是来的比较晚的,他们过来的时候,大部分人已经到了,一大爷、二大爷和三大爷坐在主位上,在他们面前有一张八仙桌。

八仙桌上还分别放着一簸箕花生和一簸箕瓜子。

刘奶奶也来了,李冉带着叶麟他们来到刘奶奶身边,就在刘奶奶旁边坐了下来。

“刘奶奶。”李冉连忙给刘奶奶打了一个招呼。

“你也来了。”

“嗯。”李冉点了点头。

“也不知道一天到晚开什么会。”刘奶奶抱怨了一句。

而她说的比较大声,三位大爷听的清清楚楚,可是他们也只能苦笑,虽然他们不会像别人一样喊刘奶奶,但是也要尊称一声老太太。

“大孙子来,到奶奶这里坐。”刘奶奶对叶麟招了招手。

“嗯。”叶麟点了点头,就坐在了刘奶奶前面,这样刘奶奶刚好可以从后面抱着他。

看到人来的差不多了,一大爷清了清嗓子说道:“人来的都差不多了,那么就开会,今天这个会议是二大爷组织的,那就请二大爷说几句。”

说完一大爷就站了起来,端着一簸箕花生,往人群这边走过来,不用说就知道,他这是发花生呢。

三大爷看到一大爷这样,也连忙端着剩下的那一簸箕瓜子跟着下去发,其实也不算是发,就是到谁跟前,谁抓一把,花生瓜子都是一样。

过年的时候买花生瓜子是可以不用票的,但是比平时贵了不少,所以买的人还是不多,就算是买,也是买一点点,今天这么多花生瓜子,肯定是几位大爷自掏腰包。

当然,最有可能掏腰包的是二大爷,因为刚才一大爷说了,今天这个会是他组织的,既然是他组织的,那么当然是他出钱。

不过这对于好面子,又比较喜欢权利的二大爷来说,并不算什么,因为在他看来,面子和权利比钱重要多了。

而且买这些东西也花不了多少钱,最多三五块钱,用三五块钱把面子挣回来,在二大爷这里绝对值。

章节目录

重生过去当传奇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E书吧只为原作者锋临天下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锋临天下并收藏重生过去当传奇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