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完饭以后,翟颖帮李冉收拾去了,翟颖已经上班,可以帮忙干活了。

至于叶琪和李婷两个丫头,坐在电风扇前面吹风。

“妈,我去修车铺了。”叶麟对李冉说。

“去吧!天热,要不然你带一台电风扇过去?”

“妈,您尽瞎操心,电风扇是我弟做的,他还能不给自己做一台。”

叶麟还没有说话,叶琪先说了。

听到叶琪的话,李冉瞪了她一眼说道:“就你话多。”

“妈,我姐说的没错,电风扇修车铺有。”

“那行,那你去吧!早点休息。”

“知道了。”

离十年时期越来越近,叶麟要做一些准备了,其实也没有什么特意要准备的。

毕竟为了这一天,他已经准备了好几年,接下来也只能走一步看一步。

修车铺不能丢,这可是他安身立命的地方,确切的说,这里将是他未来十年隐身的一个好地方。

大隐隐于市,小隐隐于野,叶麟这是要隐于市了。

还别说,有时候这个集体经营还是很不错的,可以把一个人洗的干干净净。

当然,这也是这个年代的特色,后世就没有了。

来到修车铺以后,叶麟把该收拾的收拾了,就进入空间练拳去了。

第二天上午,叶麟把修车铺安排好一会,就去了一趟师父家,这老头,这一段时间不知道怎么回事,动不动就离家出走。

叶麟想找有时候都找不到,不知道在干什么。

到师父家的时候差不多十点,看了一眼大门没有上锁,叶麟松了一口气,过去把大门推开。

“老头。”

大门推开以后,叶麟就开始喊。

“嚷嚷什么?我又没聋。”老头从屋里出来。

“我说老头,你怎么回事?这一段时间干嘛去了?知道我有多着急吗?”

叶麟确实挺着急,没办法,师父的年纪大了,叶麟怕他有个什么三长两短。

“没大没小,老头是你叫的吗?要叫师父。”

“却!”叶麟撇了撇嘴说道:“师父应该有个师父的样,像你这样三天两头的玩失踪,连个话都不留的人,我叫你老头已经很客气了。”

“臭小子。”老头听到叶麟这么说,苦笑着摇了摇头。

他也不知道该说叶麟什么了,毕竟叶麟也是关心他才着急。

“行了,爱叫什么叫什么,只要不骂我就行。”

老头说完以后,又看着叶麟问道:“你小子找我有什么事?”

要知道,该教的不该教的,他可是全部都教给了叶麟,只要叶麟好好练下去,超过他那是指日可待。

“没事就不能找您啊!再说了,都多长时间没有过来蹭饭了,来蹭顿饭。”

听完叶麟的话,老头摇摇头说道:“能把蹭饭说的这么理直气壮的,你是第一个。”

“那当然,我是谁啊!我可是叶麟。”叶麟臭屁的说着。

“臭小子,你过来蹭饭,就空着手来啊?”

看着叶麟两手空空,老头不乐意了。

“对啊!没办法,这都怪您,我倒是经常带东西来看您,可是每次过来您都锁着门,所以我也就不带东西了,万一您又不在呢!”

叶麟耸了耸肩。

“行了行了,借口真多。”

“对了,老头,这一段时间您忙什么呢?动不动玩失踪。”

“没忙什么,就是去见了几个老朋友。”

“噢!老朋友是应该经常见见,说不定那一天就见不到了。”

听到叶麟这么说,老头伸手就往叶麟脑袋上拍,可惜现在的叶麟已经不是之前的叶麟了。

老头这一巴掌当然落空了,看到自己没有打着叶麟,老头说:“臭小子,怎么说话呢?”

“怎么,我说的不对吗?”

其实叶麟这话有两层意思,一层是老头的老朋友,那当然也是年龄很大了,年龄大的人,谁也说不准那天就没了。

至于第二层意思,马上就要十年了,一大批人将会靠边站,如果只是靠边站那还算好的,万一被戴上帽子,想见也见不到了。

“你说的很对,唉!老了,这很正常。”

老头叹了一口气,每个人都有生老病死,这是自然规律,谁也挡不住。

不能说不想听这话,这件事就不会发生。

老头说完看了叶麟一眼说道:“臭小子,中午陪我喝两杯。”

“没问题,这样,您做饭,我去弄点好东西过来,然后再弄两瓶好酒。”

“好东西可以弄点,酒就算了,你还能弄到比我这里还好的酒?”

“呃!”叶麟尴尬的笑了笑。

因为老头说的没错!叶麟现在确实弄不到比老头这里更好的酒。

老头屋里的酒叶麟见过,虽然同样是茅台,但是叶麟弄的那些茅台只是现在的。

而老头屋里那些茅台,很多都是几十年以前的,根本就不是一个档次。

“行,那我去了。”

“去吧!不过要快点,我还等着好东西下锅呢!”

“明白。”

叶麟从老头家跑出来,找个没人的地方,从空间里取出来一块五花肉,两只鸡,还有鸡蛋,白面什么的。

当然,叶麟也没有忘了给师傅拿点油和花生米。

老头喜欢喝两口,这花生米算是不错的下酒菜。

把这些东西用袋子装起来,叶麟并没有现在就回去,没办法,才刚跑出来就回去,这也太快了。

等了大概有十来分钟,叶麟才提着这些东西去师父家。

“老头,我回来了。”还没有进大门,叶麟就喊着。

“臭小子,回来就回来,喊那么大声干什么。”

“我这不是怕您听不到吗?”

“你现在说我老了是吧!”老头作势就要去拍叶麟的脑袋,结果还是一样,被叶麟给躲了过去。

就听老头说道:“确实是老了。”

“老头,您老很正常,我都长大了,您能不老吗!”

“呃!”老头愣了一下,点了点头说道:“也对。”

“给,这些东西够您吃一段时间的了。”

说实话,叶麟到现在还没有弄清楚老头的身份,不过有一点他知道,老头并不是体制内的人,所以对于接下来的十年,叶麟一点也不担心老头。

只要有吃有喝,老头完全可以安安稳稳度过这十年。

有了叶麟送过来的这些东西,午饭很丰盛,他带来的东西基本上都用上了。

当然,这说的是种类,不是数量,如果叶麟带来的那些东西全部做了,十个人也不可能吃完。

“老头,可以啊,手艺见涨。”

“滚蛋,年纪轻轻,让我一个老头子给你下厨做饭,你也好意思。”

“这有什么不好意思的,这不很正常吗!我又不会做,您不做谁做?”

“你……”老头摇了摇头,不再说了,因为在嘴上,他可是从来没有赢过。

“倒酒。”老头喊了一声。

“哎!”叶麟答应一声,连忙把酒瓶拿起来,分别给师父和他自己倒一杯。

“师父,我敬您一个。”叶麟倒完酒,把酒杯端起来说。

“好。”

这几十年的茅台和刚出来的茅台是不一样,甘甜绵软,回味无穷。

老头一口把杯子里的酒喝完,然后对叶麟说道:“臭小子,我不管你之前都干了些什么,但是我希望从今天开始,你给我老实一点。”

“呃!师父,您这话……”

“不该问的不要问,记住我说的话就行。”

“好的师父,我记住了,而且我现在很老实,在街道修车铺修自行车。”

“那就好好干,有街道这层身份在,对你只有好处没有坏处。”

“是,师父。”

叶麟嘴上答应着,心里却在想着,师父是不是知道点什么了,要不然为什么对自己这么说。

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师父还真是不简单,要知道十年刚开始的时候,还有很多人蒙在鼓里,根本不明白发生了什么。

而现在离十年可是差不多还有一年的时间啊!

“师父,您是不是……”

还没有等叶麟说完,老头瞪了他一眼说道:“刚才怎么和你说的,不该问的不要问,不该说的也不要说,你自己心里明白就行。”

“好的师父,我记住了。”

“嗯!吃饭吧!”

“是。”

“不过臭小子,如果真的有什么事,记住来找我,千万不要莽撞。”

“嗯!”叶麟点了点头。

陪着老头好好的吃了一顿饭,又聊了半天,叶麟这才从师父家出来。

出来以后,叶麟并没有回去,而是弄了一辆自行车出来去了新街口。

没错,他又去找陈静去了,不过这次不是心情不好,而是对陈静做一些安排。

陈静和叶琪李婷一样,开学都是上高二,可能连高三都上不了。

那么可想而知会怎么样,陈静可不是独生子女,她家孩子很多,这样的话,上山下乡根本就避免不了。

但叶麟不想让她去,十年啊!虽然说很可能会提前回来,但是提前的也有限。

陈静可是一把做生意的好手,就算是在十年时期,也能帮自己不少。

小半个小时后,叶麟来到陈静家所住的大杂院,直接推着自行车就进去了。

这还是叶麟第一次不请自来。

章节目录

重生过去当传奇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E书吧只为原作者锋临天下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锋临天下并收藏重生过去当传奇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