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田主任,你这话说的,不管怎么说,我也归你管不是,来看看你不是很正常。”

正常个屁,田主任心里说,不过这话他也只能心里说说,他是绝对不会说出来的。

“行行行,我谢谢你来看我,现在也看到了,你还有别的事吗?”

田主任现在想的是,赶快把这位祖宗给打发走,要不然他心里有点胆战心惊。

因为他也不知道,叶麟什么时候会发作,到时候倒霉的还是他。

叶麟脑子不好使,而且还是个二货,就算是抓住他打一顿,他也不能把叶麟怎么样。

这样的人,在谁身边待着,谁也会不自在。

“田主任,我怎么发现你有点想撵我走的意思啊?”

“没有没有,绝对没有,我欢迎还来不及,怎么可能撵你走。”田主任连忙否认。

“真的吗?”叶麟不相信的问着。

“真的,比真金还真。”

“这样啊!”叶麟点了点头说道:“看你这么诚心诚意的留我,那我就再留一会。”

听到叶麟这么说,田主任想给自己一个耳巴子,可是你又让他怎么说。

“行了叶麟,你就不要拐弯抹角了,说吧!你有什么事?”

田主任知道,如果他不能让叶麟满意,这家伙是不会走的,所以也就直接开门见山。

“也没什么事,不对,有一点小事。”

“行,说吧!什么小事?”

“是这样的,田主任知道刘小河吧?”

“刘小河?刘副主任的儿子,你打听他干嘛?”

田主任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叶麟不会也想来革委会吧!

没办法,由不得他不这么想,叶麟是什么样的人啊!他太清楚了。

刘小河和叶麟的年龄差不多,就算是刘小河大几岁,但也大不了多少,刘小河那么年轻就当上了副组长,叶麟怎么可能没有想法。

不过这次他猜错了,叶麟对这个才没有什么兴趣呢!他感兴趣的是赚钱,赚更多更多的钱。

“也没什么,我就是想知道,他那么年轻是怎么当上副组长的?”

听到叶麟这么说,田主任心里咯噔一下,还真是怕什么来什么。

“那个叶麟,刘小河在没有来咱们这里的时候,已经是工作组组员,调过来以后,才当上的副组长,所以……”

田主任无奈的看着叶麟说,他最怕的就是叶麟直接给他来一句,我也要当副组长。

估计那个时候,田主任哭都没有地方,这倒不是说叶麟不能当,说实话,一个工作组副组长,也就是他一句话的事。

他之所以是现在这个样子,那是因为叶麟脑袋不好,这件事整个街道都知道,如果让叶麟当上副组长,那么别人会怎么说。

一个傻子都能当上副组长,那么一个正常人就更不用说了,到时候这件事如果传出去,他这个主任还干不干。

这么说吧!如果叶麟是个正常人,不要说要当副组长,就算是想当组长,他都可以给办。

不过话说回来了,如果叶麟是正常人,敢来他这里闹吗?根本不敢。

“这样啊!”叶麟点了点头,又问道:“那能不能把他这个副组长给撤了?”

“叶麟,别的我都能答应,但是这件事我不能答应你,你还是回去吧!”

“我说田主任,只是撤一个副组长而已,你堂堂一名主任,还没有这个权利?”

“叶麟,你真的不能当这个副组长,要不然你让我怎么给别人交代。”

“呃!田主任,你什么意思?我什么时候说自己要当副组长了?”

“啊!你不是让我把刘小河撤了,然后你来当啊?”

“想什么呢?谁愿意去当一名破副组长啊!”

叶麟算是明白了,感情田主任以为他要来当副组长所以才让把刘小河给撤了,这都哪跟哪啊!

“哈哈哈,不是啊!不是就好不是就好,不过叶麟,你和刘小河有过节?”

“没有。”叶麟摇了摇头。

“那你……”

“我看他不顺眼不行啊?”

“行行行,这样,不管怎么说,他爸也是副主任,如果直接撤了的话,面子上也过不去,这样吧,回头我多交给他一些任务,如果不能完成,我也有个借口。”

“嗯!我也是这样想的,最好是一些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叶麟也知道,田主任有难处,他虽然是主任,但也不能一手遮天,不管怎么说,刘小河的父亲也是副主任,闹的太僵不好。

“这个你就不用管了,我会看着办,但是要给我一点时间。”

“没问题,那行,这件事就这么定了,我就先走了。”

“那行。”

听到叶麟要走,田主任连忙站起来要送他,说实话,叶麟多待一分钟,田主任就多一分担心。

“不用送了。”说完就走了出去,并且把门给关上了。

叶麟就是这样,干什么事情都是雷厉风行,事情既然已经解决了,那么他也就没有留下来的必要。

不过叶麟没有离开,因为他还要去财务交钱。

田主任这屋,在叶麟走了以后,田主任松了一口气,然后拿起桌子上的电话拨了一个号码出去。

“您好,这里是前门街道工作组,您找哪位?”

“是我。”

“啊!主……主任,您有什么吩咐?”

“刘副组长在吗?”

“主任,刘副组长不在。”

“这样,他回来以后让他到我办公室来一趟。”

“是,主任。”

“嗯!就这样。”

“好的主任。”

挂了电话,田主任就在想给刘小河找什么任务。

说实话,田主任也很无奈啊,按说他不应该这样对刘小河,毕竟刘小河的父亲是副主任。

可是谁让他得罪了叶麟呢!一个他都惹不起的主,还有就是,田主任担心叶麟会因为刘小河,而针对街道革委会。

这个才是他担心的事,叶麟不是做不出来,想当初爬到他办公桌上,直接尿了他一桌子。

小半年他都感觉到有一股味,还好后来给换了一张,要知道,街道上其实没有什么钱。

要不然他当时就给换了,也不至于味了他小半年。

叶麟把五十块钱给交了,然后拿着一张票就离开了,刚离开革委会大门,叶麟拍了拍脑袋说道:“忘了问收拾了刘小河有没有事了。”

本来叶麟想在进去的,不过想了想还是算了,自己收拾了人,最后还不都是没有事。

刘小河也不例外,不过这要有一个前提,那就是刘小河先惹他,到那个时候,自己就算是收拾了他,也没有人敢说什么。

包括刘小河的老爹,一个副主任而已,收拾了又怎么样。

其实叶麟现在有点瞻前顾后了,没办法,他不是一个人,如果就他一个人,他根本不需要做这些。

别忘了他还有家人,有老妈,有姐姐,还有翟颖。

李婷根本不需要他担心,因为她有家,别人也不能把她怎么样。

翟颖还好一点,万一出点什么事,翟颖可以住在单位,可是老妈和姐姐怎么办。

当然,老妈和姐姐也可以去姥姥家,但是那样的话,还回不回来,估计到时候连户口都没有了。

叶麟回到修车铺的时候,有几个人过来修自行车,叶麟连忙过去帮忙。

“这辆自行车谁的?”叶麟指着一辆飞鸽自行车问。

“我的。”一名中年人举了一下手。

“什么毛病?”

“把老是歪。”

知道是什么毛病就简单了,叶麟握着车把,来回晃了几下,车把果然歪了。

“你这个是上面的大丝送了,紧一下就行。”

叶麟拿起一个扳手,把前叉上面的大丝给劲了一下,然后又抓住车把晃了几下,车把没有再歪。

“好了。”

“谢谢师傅,多少钱?”

“给一毛钱吧!”

“唉!”中年人连忙掏出一毛钱递给叶麟。

叶麟接过来,直接扔进了钱盒里,然后指着另外一辆凤凰问道:“这辆自行车是谁的?”

“我的。”一名红袖标举手说。

“什么毛病?”

“骑着的时候,咯噔咯噔的响。”

“我试一下。”

“可以。”

叶麟上去骑了一下,然后停下来,说道:“轮子上的轴承坏了,要换轴承。”

“啊!换轴承啊?多少钱?”

“十五。”

“这么贵?”

“没办法。”叶麟耸了耸肩。

叶麟其实是没办法,谁让他是红袖标,要不然叶麟能要十五。

“能不能便宜点啊!”

“不能。”叶麟摇了摇头,然后指着另外一辆永久问道:“这辆自行车谁的?”

“换,我换。”

看到叶麟要去给别人修了,红袖标急了。

“早说啊!”

叶麟进屋拿了一个轮子上的轴承出来,就把轮子给卸了下来,把里面的坏轴承取出来,把新的给装上去。

其实就是一个翻新轴承,而且卸下来的这个坏的,回头翻新一下,照样用。

“好了。”把轮子装上以后,叶麟对这名红袖标说。

“给你钱。”

叶麟把十五块钱收了,然后拿进屋里,放进了抽屉里,外面的钱盒里只装毛票和分票大票都放屋里。

。。。。。。

PS:还有两个多月就过年了,缺点过年钱,弄个加更规则,一次性打赏堂主加更一章,盟主加更五章,以此类推!谢谢!!!

章节目录

重生过去当传奇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E书吧只为原作者锋临天下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锋临天下并收藏重生过去当传奇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