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钱放屋里以后,叶麟就出去了,外面还有一辆自行车没有修。

不过等叶麟出来的时候,已经不需要了,因为姜大叔已经接手。

“姜大叔,要不然我来吧!”

“不用,不是什么大毛病。”姜大叔一边修一边对叶麟说了一句。

“那行,你修吧!”

时间一天天过去,帝都已经进入三伏天,三伏天的天气那可是一年之中最热的时候。

一天二十四小时基本上温差不是很大,这天晚上,叶麟刚准备关门,刘小河带着几个人过来。

刚过来就指着叶麟说道:“是你,是你对不对?”

“什么玩意是我,我说你小子欠收拾是吧?”叶麟把刘小河的手拍开。

叶麟这是有点做贼心虚,要不然他就不是把刘小河的手拍开了,而是直接就是一拳。

“就是你,除了你不会有别人。”刘小河又把手指了过来。

如果说刚才叶麟有点做贼心虚,那么刘小河再次指过来,叶麟就生气了,一把抓住刘小河的手指,来了一个反转。

“啊!!!疼疼疼,你特么快松手。”

“我说你小子找死是吧?不想搭理你,你还上脸是不是?”

叶麟说这话的时候,根本没有看刘小河,而是看跟着他一起来的几个家伙。

看到二傻看着他们,几个家伙脸上极不自然,刘小河是从别的街道过来的,但是他们不是啊!他们就是前门街道的人。

说实话,他们没有一个人愿意得罪叶麟,但是刘小河叫他们过来,他们又不能不来。

不管怎么说,刘小河的父亲也是副主任不是,说句不好听的,让他们滚蛋也就是一句话的事。

“哪个二傻,有话好说,你先把刘组长给松开。”一个家伙连忙过来对叶麟说着。

“刘组长?他还是组长吗?”

“呃!”

叶麟这话问的,让几个人都很尴尬,刚才叶麟还不承认,现在这不是不打自招吗!

其实叶麟是故意的,就是要让这几个家伙知道,在前门街道,谁说的才算。

副主任的儿子怎么啦,还不是给撸了,他们这些人就更不用说了。

“那个二傻,你看这样行不行?你把刘……刘小河给放了,我们这就走。”

这些家伙也很为难啊!说实话,他们很想离开这里,可是不能,因为两个人他们谁也得罪不起。

叶麟就不用说了,在前门街道这边,是最不能惹的人。

可是刘小河也不是他们能得罪起的啊!刘小河虽然不是组长了,但是他爹是副主任啊。

“放了他?那他指我怎么说?我看这样吧!我把他这根手指给废了,你们把他给弄走。”

“别,别啊!二傻,你大人不记小人过,今天就算了吧!”

如果叶麟真的把刘小河的手指给废了,叶麟没有什么事,但他们的事就大了。

“你自己说,是让我废了你?还是让我放了你?”叶麟低头问刘小河。

刘小河被叶麟掰着手指头下压,这个时候基本上和跪在地上差不多了。

这么说吧!只要叶麟愿意,再压一点点,刘小河就会跪下,但是叶麟没有。

他就让他难受的蹲在那,双膝离地也就十来公分,没办法,叶麟不能把这小子得罪的太很。

万一这小子来个鱼死网破,他倒是不担心,可是家里人呢。

刘小河脸憋的通红,不知道是疼的还是被叶麟这话给刺激的。

他倒是想说有种你废了我,可是他不敢,因为叶麟真的有可能会废了他。

这就是一个二愣子啊!什么事都做的出来。

刘小河现在很后悔,后悔为什么要过来找叶麟,现在不但副组长给丢了,脸也给丢了。

这让他以后还怎么在革委会混。

自己为什么会这样,刘小河很想知道,隐忍了那么久,为什么就不能多忍一段时间。

是自己膨胀了,还是想出出风头,刘小河在心里问自己。

“叶麟,我……我给你道歉,放了一马。”

“道歉?道歉有用的话,还要警察干嘛?”

“那……那你想怎么样?”

听到刘小河这么说,叶麟嘴角微微上扬,熟悉他的人,看到他这个表情,一定会有多远跑多远。

因为他只要露出这个表情,就说明有人要倒霉,而且是倒大霉。

“这话应该是我问你吧?我又没有找到革委会指着你的鼻子骂,是你来到我这里,指着我的鼻子骂。”

“我……我没有骂你。”

“啪!”

叶麟一巴掌抽在刘小河脑袋上说道:“指着鼻子就是骂人,连这个都不知道。”

刘小河很想哭,指着鼻子就是骂人了,这谁说的,可是他又不能反驳。

因为反驳的结果,很可能是挨打。

“那你说怎么办?”

“很简单,赔偿我精神损失。”

“精神损失?什么意思?”

“呃!”

叶麟听到刘小河的话也愣了一下,难道这个年代没有精神损失这一说?

“精神损失,就是心理创伤和精神痛苦,你刚才指着我的鼻子骂,让我心理和精神都受到了伤害,所以要对我进行精神损害赔偿。”

叶麟的话,让刘小河哭笑不得,可是他还不能反驳,因为他的手指头还在叶麟手里。

同时也在心里想,你现在抓着我的手指,算不算对我身体进行伤害,可是这话他不敢说出来。

“那……那你想让我怎么赔偿?”

“很简单,赔钱啊!”

叶麟现在是穷疯了,动不动就是钱,除了钱他好像不认识别的了,可是没办法,他现在真的缺钱。

“好,我赔,赔多少?”

“也不多,你就随便给个千儿八百的吧!”

“千……千儿八百,你怎么不去抢?”

“这话说的,抢是犯法,我这么聪明的人,会去干犯法的事?”叶麟看白痴似的看着刘小河。

叶麟这话,让跟着刘小河过来的几个家伙想笑又不敢笑。

二傻竟然说自己聪明,这估计是六六年最大的笑话,不过想想他说的也没错啊!抢确实犯法。

“你……我没钱。”

“没钱啊!那你就一直这样蹲着吧!等你爹过来再说。”

“你……”

刘小河都快哭了,在他副组长被撸以后,他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叶麟,并且把这件事告诉了他爹。

他爹听了以后,再三安排他,让他不要轻举妄动,主任现在站在叶麟那边,他也没有办法。

主任和副主任,虽然只是差了半级,但是在基层,那可是差的太远了。

主任想找副主任的麻烦,那是分分钟的事,虽然主任不能直接把副主任给撸了,可也就是一份报告的事。

但是副主任却不能把主任怎么样,除非主任有什么重大失误,要不然根本没有机会。

如果副主任想向上面打报告,那么就是越级,问题更严重。

总之一句话,就是让他先忍一下,回头找个机会再把他弄上去。

但是他没有忍,如果让他父亲知道,估计他自己先吃不了兜着走。

叶麟想的很简单,反正是刘小河带人来找他麻烦,就算是把事情闹大了,闹到街道上,那么理也在他这边。

“叶麟,你看这样行不行?我给你写个欠条,我以后还你。”

叶麟也知道,不能把刘小河逼急了,所以点了点头说道:“也行,不过要算利息。”

“可以!”

“先别答应的那么痛快,等我把话说完。”

“你……你说。”

“利息当然不能按银行利息算,私人借贷不能超过银行利息的四倍,那么我也不超过。”

叶麟也不知道现在有没有这个规定,不过他感觉还是按照这个比较好。

“四……四倍?”

“怎么,你不愿意?那算了,还是等你爹过来再说吧。”

“不不不,我愿意。”

“那行,现在银行利息是年息十三,也就是说一百块钱一年有十三块钱的利息。”

叶麟说这话的时候,是看着跟刘小河一起来的几个家伙。

“没错!是这样。”一名家伙连忙点头说道。

“那么四倍就是年息五十二,我给你算个整数,按五十算,一年之内还给我,只需要还一千五,超过一年,那么本金就是一千五,再还的话,就要加上一千五本金的利息七百五,一共是两千二百五,以此类推。”

“好,我答应你。”刘小河咬牙切齿的说着。

不要以为他真的会还这些钱,他这只是权宜之法。

两个人心里都有自己的打算,就看最后谁斗过谁了。

让他换钱,开玩笑,那可是一千块钱,不对,写上欠条就是一千五了。

他上那弄一千五去,他老爹倒是有,但他敢要吗?他不敢,不但不敢,这件事还要瞒着他爹。

叶麟把手伸进怀里,就掏出一张信纸和一支笔。

叶麟这当然是从空间里拿出来的,但是刘小河不知道啊!还以为叶麟是早有准备。

这更让他生气,人家就等着你上门呢!你可好,傻傻的自己送上来。

叶麟把纸笔往桌子上一放说道:“把另外一只手递过来。”

。。。。。。

PS:看来今天不需要加更,挺好,轻松了很多,有票的给点票吧!

章节目录

重生过去当传奇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E书吧只为原作者锋临天下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锋临天下并收藏重生过去当传奇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