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咔!”

当电梯落地,卫勋扮演的李从电梯里走出来以后,鲍强立刻喊了咔。

“卫导,你快来看一看,这段你演的太好了。”

鲍强从摄影机前站了起来,有些兴奋的说道:“虽然就一句台词,但肢体语言,神态动作,完全无可挑剔!”

从《无问西东》开始,或者说从被沪市电影节拒之门外之后,卫勋似乎很少再去秀自己的演技了。

他所有的片子都是商业片,还是绝对赚钱的商业片。

当然这个路子走的没问题,要不然他也不可能一手创建出勋章传媒,并且走到今天的这个高度。

但太久没有出演高光角色的下场就是,大众早就忘记两年多前他在《请叫我演员》舞台上精湛的表演,以及他在《法医纪事》当中诠释的陈子星有多么让人惊艳。

是以当他在片场里从小鲜肉秦风,变成杀人犯李的时候,包括鲍强在内,剧组里的所有人都很吃惊或者说震撼!

媒体电影人们都说,卫勋是个绝对的商业片演员或者导演,赚钱能力让人佩服到无话可说。

但现在看来,卫勋身上的演技,似乎一直被人给忽略了。

就凭刚刚这段‘李’的角色表现,卫勋的演技绝对赛高!

然而对于鲍强激动的喊声,卫勋没有第一时间给出回应。

他站在原地,闭上眼睛缓了缓,才逐渐从刚才那种嫉妒、病态且压抑的情绪里走了出来。

鲍强意识到了什么,脸色有些担忧,演员入戏是件很难的事情,尤其是挑战力度比较大的角色,而且入戏太深,则更麻烦。

但好在卫勋只是消沉了一小会儿,就从那个状态里走了出来。

他脸上恢复了往日平和的笑容,来到鲍强身边,一手搭在他的胳膊上,在监视器上看回放。

半晌过后,他自我评价道:“还可以。”

“哪里是还可以,是非常可以!”

鲍强反驳道:“卫导,如果仅仅是李的表演,我虽然觉得惊艳但也不至于震撼,但从秦风无缝切换到李,这难道还不能说明问题吗?等明年春节档《唐探》上映的时候,秦风和李两个角色同框出现在一个画面里,任何说您演技模板化的影评人,都得被打脸!”

模板化,是这两年卫勋在电影圈成就越来越高以后,影评人对他的评价。

演夏洛就是油腻猥琐,演成东青是土包子和精英,演沈光耀就是富家大少爷,虽然演的没毛病,但也没深度。

只能说,他是一个合格的商业片演员。

影评人惋惜卫勋在商业片的道路上越走越远,没有丝毫有向着演技派转型的心思,但没有人会思索,为什么卫勋只愿意专攻商业片。

主流电影奖不带他玩儿,资本黑幕层出不穷,不先积攒实力,怎么出头?

“夸张了,只是两个不同的角色而已。而且我也没本事在秦风和李之间轻松切换,再这样切换下去,时间久了,我可能要被这两个角色给搞得精神混乱。”

对于鲍强的夸赞,卫勋笑着摇摇头,说道:“这样,我还有多半个月就要回国忙《战狼》的宣发,先专攻把李的戏份拍完,然后你这边单独拍你和其余演员的戏份,秦风的戏,留到最后我回来拍。”

鲍强闻言咧嘴笑道:“行。”

反正卫勋是导演,他说什么就是什么呗。

于是接下来,剧组调整拍摄计划,把其余人的角色戏份往后推,先拍李的戏。

作为反派大boss,李真正的戏份其实只有两场。

第一场卫勋已经拍过了。

而第二场,是在影片结尾的医院里。

小女孩思诺吞安眠药自杀,被秦风和唐仁拯救下来,送进医院。作为思诺的养父,李在医院里照顾思诺。

这时候,秦风和唐仁一起找到了失落的黄金,并且确认杀人犯就是李。

一群人在病房当中,和李对峙。

这段戏开拍之前,卫勋就已经提前画好了分镜头,所以在所有人都在忙碌着的时候,他甚至没有去监视器后面看一眼,一个人坐在病床前默默地酝酿情绪。

李确实是一个杀人犯。

但促使他成为一个杀人犯的动机,是思诺的设计。

在被警察包围的时候,李察觉到了,他被自己的养女当做了棋子,但面对唐仁与秦风‘确凿’的证据指控,他没有再继续反驳。

下一刻,场记打下快板。

思诺坐在病床上,一脸懵懂且怯懦的看向李,问道:“爸爸,这是不是真的?”

“我不后悔这么做。”

李站在窗户旁边,他分明背对着阳光,整个人看起来阴郁沉闷到了极点,甚至只看这个人一眼,你都会觉得惊悚。但他却小心温柔的对着思诺笑了笑,温柔又病态的说道:“我不后悔这么做,我爱你。”

在场的众人闻言都有些吃惊。

思诺低下头来沉默片刻,说道:“我知道。”

“不,你不知道,我爱你。”

李的声音变得无限温柔,那个瞬间就连他经常阴郁的表情都被暖暖的光线冲淡了些,他的眼睛里有眷恋,有不舍,重复说出第二个我爱你的时候,是满足,是爱情。

他从不认为自己的爱有什么病态。

这就是最大的病态。

但亲口给自己的养女告白以后,他还要竭尽所有去保护她,就像之前他心甘情愿为她杀人那样。

他不能让警察发现思诺才是杀人案的幕后策划者。

镜头从逆光处锁定李的脸,他的眼睛里有对思诺的不舍与眷恋,有对死亡的恐惧,有对自己要用这种悲惨方式结束掉自己一生而感到不甘。

但下一秒,他看着思诺,笑了。

这个女孩儿总能给他无限勇气,包括面对死亡。

于是笑到一半,他毫无预兆的转身,在众人吃惊的目光中,撞开了玻璃,从高楼中跌落,结束了自己的生命。

咔嚓!

窗户上的玻璃被卫勋撞得四分五裂,这样清脆的动静,才把在场的众人从角色故事中彻底唤醒,每个人的眼睛里满都带着没办法掩饰的惊叹。

短短几句台词,全是内心戏的一个角色,靠眼神与气质来表现,对于演员来说绝对是非常难的一件事情。

但刚刚卫勋的表演,每一分每一秒都撑起来了一个变态杀人犯的样子!

好演技是不分场合的,能打动观众的演技,同样也能在拍戏现场打动别的演员们。

而卫勋,他做到了!

“咔!”

鲍强在监视器后面喊了咔,眼看着周围的工作人员要超着卫勋冲过去,他摆了摆手说道:“都别去,让卫导缓一缓。”

窗户上那块玻璃,是剧组特意定制的,卫勋看起来直接撞碎了玻璃,不过应该并无大碍。

一场大戏演完,精神绝对比身体更疲惫。

众人闻言都止住脚步,担忧的看向蜷缩在墙脚的卫勋,因为电影后期处理当中,他这段是要从窗户跳下去,拍摄的时候,他撞开玻璃以后,躲在墙下,便于后期处理。

这个时候,就见卫勋抬起头来,声音略显嘶哑的喊道:“曼曼。”

扮演思诺的小女孩徐曼正在病床上坐着,闻言有些茫然道:“啊?”

她有些没料到,卫导演完一场戏后会突然点了她的名字。

卫勋说道:“我记得你之前问过我,坏人应该怎么笑,刚好,现在我就是一个坏人。”

徐曼的眼睛亮了起来。

在《唐探》的结尾,秦风发现了思诺才是黄金丢失、杀人两场案子的幕后策划者,但是除了秦风之外,没有人会怀疑一个小姑娘能做出这样的事情。

在没有人的病房里,思诺展现给了秦风自己邪恶的一面,她露出一个‘坏人的笑’。

那坏人究竟是怎么笑的呢?

徐曼前几天请教过卫勋,卫勋当时的回答是,等有机会,我给你现场演绎一下。

很显然,现在就是这个机会。

在众人的注视下,卫勋缓缓低下头。

等他再抬起头来的时候,眼白微微上翻,嘴角扯出来一个邪恶且神经质的笑容。

仅仅是一个瞬间的事情,他身上的气质全变了,浑身散发着阴险的气息,低头挑眉邪笑的模样让在场所有人不寒而栗,鸡皮疙瘩瞬间立起!

这个惊悚的眼神,太恐怖了!

明明是阳光大好的白天,明明是一屋子的人,可但凡是和卫勋对上视线人,心脏都被吓得狠狠的抽搐起来。

徐曼甚至有些害怕的往病床后面蜷缩了一下。

库布里克凝视,第一次从地球被卫勋搬运用到了这个平行世界里,带来的效果简直是震撼级别的。

顶点

章节目录

从流量到影帝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E书吧只为原作者谢不臣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谢不臣并收藏从流量到影帝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