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臣主战。”

一直和稀泥的高琛在这个时候旗帜鲜明的主战,不仅是高琛,和四大家族有关系的官员都主战,倒不是转性了,关键是,大家早就谋划好的,让汉王当大宋救世主。况且现在国库空虚,最终赔钱的话,这笔帐最终还得汉王买单。说是汉王买单,实际上金行里面四大家族都有股份,等于是这笔帐最终要四大家族出,这种情况下,高琛等人怎么会同意和谈呢?

郑居中考虑的就深,他考虑的不仅仅是大宋的安危,更多的是自己的女儿如何能够取代皇后朱琏。本来是没有机会的,这次皇后朱琏去请汉王,这就让这个老狐狸看到了机会。

只要是给官家一点暗示皇后朱琏和汉王之间不清白,不过是真还是假,那么皇后的地位就会动摇。官家本来就疑心很重,怎么会再重用汉王呢?如果这次全力主战的话,那最终大宋的救世主就是汉王,那今后就是官家也无法动摇汉王在大宋的地位了。

郑居中在这个时候就有了主意,他出列后说道:“启禀陛下,谈判之所以成为谈判,那就是你来我往。金国开出来的条件,又不是一成不变的,我们也可以开出来我们的条件,没有必要非得死磕到底。要知道即便是汉王驾临,那也是一场旷日持久额恶战,那绝不是三五个月可以结束的战斗。这里的战斗不结束,那么圣旨就出不了京城。”

圣旨出不了京城,对于官家来说就是一个抹不去的阴霾。现在太上皇虽然已经到了镇江,可是在江南不断地接见江南官员,豪门权贵,说白了是不想失去对皇权的控制。如果圣旨长时间出不了京城的话,那么宋钦宗赵桓这个皇帝就成空壳了。这是赵桓绝对不能容忍的,他知道郑居中是国丈,说的一切都是为自己好,绝对不是危言耸听。

宋钦宗赵桓有三怕,一怕皇后朱琏会和汉王发生点什么,一怕金军攻城,一怕圣旨出不来京城,太上皇架空自己。这三怕之中,第一个代表的是男人尊严,第二个代表的是皇位,第三个代表的是权力,至高无上的皇权。

皇位魔咒,在即位之前,宋钦宗赵桓是抵制的,可是坐上去之后,那就是他的命根子,任凭谁都夺不走。

听完郑居中的奏报之后,宋钦宗赵桓就不想听下面人的奏报了,说来说去无外乎是两句话和谈还是守城,可是怎么讨论都不会有结果。

散朝之后,郑居中被宋钦宗留了下来。

赵桓对郑居中说道:“你是国丈,有什么就说什么吧,不用遮遮掩掩的,朕想听你真实的想法,而不是那些冠冕堂皇的官话。”

“陛下,绝对不能和金军打下去。”郑居中这个时候是王八吃秤砣铁了心要议和,他毫不掩饰地说道:“和金军打下去,无论是战胜,还是战败,对于陛下您来说都是以后个不可承受的后果。”

“噢,国丈何出此言,为什么会战胜也不能承受后果呢?”宋钦宗赵桓总体来说不是一个合格的皇帝,有点鼠目寸光,确发主见,他不解地问道:“打败金军不好么,就不用割地赔款了。’”

郑居中摇摇头说道:“陛下想过没有,汉王拥兵自重,他指挥作战的话,无外乎是两个局面,第一个局面就是迅速结束战斗,把金军赶走。那么在他的拥护下太上皇顺利回京。天无二日,国无二君,请问文武百官是听陛下的,还是听太上皇的。要知道文武百官大部分都是太上皇一手提拔的,汉王还是太上皇的驸马。皇权之争,笑到最后的一定是太上皇,您很可能会失去皇位。一个被废掉的皇帝,还有可能即位么?”

是呀,现在太上皇正值春秋鼎盛,怎么会甘心在后宫安养呢?况且太上皇还有那么多皇子,一旦被废会出现什么后果,不用郑居中说,宋钦宗也能猜得出来。他沉默了许久之后说道:“那第二个局面呢?”

“第二个局面,就是战事会无限制拖延下去,陛下您被困京城,太上皇会趁机控制天下局势,那时候汉王再拥兵自重,那一定是天下大乱。要知道一个人掌握太多的兵权,不管他吧恩人怎么样,下面的将军们都会推动他继续前行。陈桥驿之变才过去一百六十多年,如果汉王再来一个黄袍加身呢?”

是呀,不管是汉王拥护太上皇夺权,还是再来一次黄袍加身,这后果都不是宋钦宗赵桓所能承受的。尽管这只是郑居中的诛心论,但是宋朝的皇帝对于黄袍加身这种事情一直都很忌惮,会不会发生并不重要,最重要的是绝对不能给任何人制造黄袍加身的机会。要知道陈桥驿之变的前一天,宋太祖赵匡胤还是后周的忠臣,这种黄袍加身的事情一旦发生,就无法逆转。

宋钦宗瞬间就被郑居中说动心了,他无奈地说道:“国丈说的言之有理,可是金国胃口太大,就算是把大宋掏空,也满足不了他们呀。议和是行不通的,朕掏不起那么多钱,这该如何是好。”

郑居中是听出来了官家也想议和,那么接下来的事情就简单了,他说道:“陛下,臣有个方案解除当前的危机。”

“国丈请讲。”

“我们一方面利用李纲坚守京城,另一方面责令汉王加紧向金军开战。”说到这里的时候,郑居中停顿了一下,他接着说道:“开战是为了在谈判中掌握主动权,微臣以为谈判在战争中进行,金军开出来的条件,微臣我研究了一下,我们可以做以下修改,第一五百万两金子,五千万两银子,牛马一万头,绸缎一百万匹,这个肯定是不行的。最终可以赔给金国五百万白银。至于牛马一万头就由西北出,反正那里是汉王的势力范围,让他想办法筹集去。绸缎一百万匹从江南出,让太上皇去得罪南方的官吏,权贵。这样以来,西北人对汉王会心生不满,至于江南会抵制太上皇,最终接受官家的旨意。”

宋钦宗赵桓觉得郑居中的建议不错,他有点犹豫地说道:“国丈的主意是不错,可以解决太上皇和汉王的威胁,可是这五百万,朕也拿不出来呀!”

“陛下不需要出一分钱,这钱让汉王出就好了。”

“汉王怎么会出呢?”

“下圣旨让开封府去到金行提钱,如果他们不出五百万两白银,那就直接查抄,臣相信最终会大过五百万。”郑居中对于金行的存在深恶痛绝,想趁机报复,他阴阴地说道:“除非汉王公开谋反,否则绝对不会因为五百万白银和陛下闹翻。他要是你那么不识时务,您可以趁机收回兵权,趁机罢免他。”

“不错,只要是金军离去,那么汉王的存在就没有必要了,就当他的逍遥王爷享清福去吧,那五百万就当作汉王花钱买平安。”宋钦宗赵桓坚信汉王不会谋反,一定会乖乖的顺从,他说道:“那剩下的条件怎么办?”

“中山府,河间府已经在金国的包围之中,沦陷只是时间问题,割让给金国也未尝不可。至于太原府,那就让汉王自己头疼去吧。”郑居中已经下定决心死道友不死贫道,他知道汉王有狼子野心,那么太原府割让给金国,那就是在汉王的势力范围内安下一颗钉子,使得汉王不敢轻举妄动。他最后说道:“至于安排亲王,宰相做人质,也只是为了护送金军渡过黄河,这个问题不大,陛下可以派恽王赵楷和张邦昌一同前往。”

宋钦宗赵桓知道郑居中是借机打击报复张邦昌,不过这也不是什么大问题,至于恽王赵楷一直和自己作对,派他去也好。沉思了许久之后,他说道:“那就这定吧,你全权负责。”

金行的总负责人本来是汉王妃潘韵,后来交给了柳如烟。可是柳如烟身怀六甲,况且早就离开京城去京兆府了,因此现在由柳家三公子柳明峻负责。

听到圣旨之后,柳明峻的鼻子都快气歪了,可是这个时候,他已经不是之前那个自以为是的柳家三公子了,而是一个成熟稳健的大商人。现在金行最大的股东汉王不在不京城,这么大一笔巨款肯定要和四大家族商量。

众人在阙云楼商议应该怎么处理。

柳明峻直言不讳地说道:“现在汉王不在京城,这件事情,大家一定要尽快拿主意,要知道五百万虽然不至于把金行淘空,可金行就没有任何库存了,没有现金流了,一旦出现大额的取款,那么金行可就砸锅了。”

虽然金行在很多大城都有分行,例如西京洛阳,南京应天府,成都府,江宁府,杭州府,广州府等地都有分行,可京城毕竟是总行,现在兵荒马乱的,一旦金行出现现金流断流的话,那肯定会被挤兑,那么金行这些年建立起来的信誉就彻底的消除了。

石谊说道:“这一招肯定是郑居中那个老狐狸想出来的,如果我们拒绝执行的话,金行就会被查抄,恐怕今后就再也难以开起来了,那显然不是好办法。可是掏出来五百万,那也太让人心疼窝火了。”

“是呀,这一招釜底抽薪,还真的躲不开。”此时此刻,曹真已经接替老爷子出任曹家家主了,毕竟老爷子八十多了,早就被送到杭州了。

眼见众人没有什么方案,阙云楼的东主圣手书生萧让说道:“众位,这件事情兹事体大,还是请教一下汉王吧。不过,我建议诸位还是要提前做准备,现在毕竟京城还是官家作主,如果一旦查抄金行的话,估计阙云楼也会被查抄。不管怎么说,即便是出五百万,也不能让他们那么舒坦,当务之急应该先把黄金珠宝等藏起来,五百万都用铜钱支付。另外珠光宝气楼也该关门了,要是那个地方被查抄了,汉王妃会很不高兴的。”

潘旭这个汉王的岳父老泰山说道:“也就这样吧,这段时间,我们尽可能的低调,在京城内不能出什么乱子,一切还是让汉王定夺吧。”

接到信鸽之后,刘正龙就极其窝火,自己率领大军勤王救驾,官家却要自己出五百万白银给金国。不过,现在的他已经是汉王,距离龙飞九天只有一步之遥,这个时候没有了昔日的冲动,做事更加谨慎。

刘正龙把信交给神机军师朱武和入云龙公孙胜之后说道:“二位军师,看一下这个问题如何是好。”

入云龙公孙胜一向很低调,不愿意出风头,可这次他却率先说道:“这个问题,就看主公是准备何时登基了,如果现在登基是一回事,过几年是另外一个方案。”

“官家不退位,孤王不会称帝的,不愿意做谋朝篡位的乱臣贼子。”刘正龙摇摇头,他语气坚定地说道:“现在大宋江山风雨飘摇,老百姓饱受战乱之苦,孤绝对不会在这个时候登基的,至少要过两三年吧。”

公孙胜最敬佩刘正龙的就是谋定而后动,绝对不会被大好形势冲昏头脑。他笑着说道:“这五百万可以变成金军的烫手山芋,让他们为之付出代价。同时也将动摇大宋根基,官家的皇位是坐不稳了,用不了多久,太上皇就会发谕旨,将全国兵马交给主公,从而进一步架空官家。”

“如何运作,你说出来听听。”

“臣的意思是,钱可以交给金军,这么大一笔钱送到金军大营之后,我们就大肆宣扬这件事情,让天下老百姓都知道官家贪生怕死向金国屈服,签订丧权辱国的条约,用金钱来换取暂时的和平。同时也要让天下人知道,这笔钱是主公您以及四大家族为首的功勋集团出得。要改变武将在老百姓心中的地位,现在天下思变,只有强大的武力才能够保天下太平,只有主公才是救世主。”

说到这里,公孙胜停顿片刻说道:“那些前来勤王救驾的义军是没有军饷的,枢密院也不给编制,在知道官家没钱之后,会陆续投靠主公,毕竟忠君报国也要填饱肚子。另外,这笔钱金军应该会选择送回金国,那么中途,不用我们出兵,一定会有义军,有草寇进行拦截,最终这笔钱能不能到金国都是未知数,当然了就看我们汉军对阵金军的最终结果,如果我们占据上风,可以派出去一支骑兵前去把这五百万夺回来。”

朱武接着说道:“主公,是时候和太上皇联系了,如果父子相争,那最终还是主公获利,况且,微臣以为,太上皇夺权的话,对于主公更为有利。”

“很好,立刻给萧让发信鸽,同意支付五百万白银,以铜钱形势支付,官家必须出面注明是借款,钱只交割给朝廷,而且注明是军费,而非朝廷赔给金国的,一句话这个咱们不知道,也不承认。”刘正龙觉得五百万就是一个天坑,他对公孙胜说道:“你辛苦一趟进城,让城内把舆论造出来,孤王以及功勋世家出资五百万做军费,支持朝廷坚守汴梁城,并且孤王最迟十天内一定和金军开战。要让老百姓有个错觉,那就是十天后,孤王就会驱逐金军。”

等公孙胜下去之后,刘正龙对朱武说道:“你代表孤王去江南拜见太上皇,暗示他只要是愿意立康王赵构为太子的话,孤王愿意帮助他夺回皇位,并且驱赶金军。另外,让太上皇把安德帝姬赵金罗下嫁给孤,至于话术,你自己组织。”

朱武搞不清楚为什么主公要在迎娶了荣德帝姬赵福金之后,还要迎娶安德帝姬赵金罗,只不过他没有好意思问。

刘正龙知道朱武有疑问,他笑着说道:“孤王虽然有寡人之疾,但还不至于为了一个女人而放弃江山社稷。可如果,孤王这个时候不提条件的话,太上皇一定不会放心的,什么条件都不合适,毕竟已经是汉王了,已经到了封无可封的地步。至于金钱就更加不用说,或许再迎娶一个帝姬才是最合理的。况且有一个事情你应该清楚,当初舜帝迎娶尧帝的两个女儿娥皇,女英之后,尧帝将皇位禅让给舜帝是千古佳话,孤王相信这一幕在本朝也会出现。”

朱武没有想到主公想到了尧帝禅让给舜帝的故事,看样子主公是不准备谋朝篡位了,是想平稳过渡。

五百万,注定是个天坑,可惜始作俑者郑居中不知道,宋钦宗更加不知道。不过知道也好,不知道也罢,五百万贯钱人家金行是送来了。

一贯钱大概就是十三斤重,五百万贯也就是六千五百万斤重,这么大一笔钱是掩盖不住的,很快消息就传遍了京城。大街小巷都在议论这个问题,这笔巨款是汉王自掏腰包给朝廷充当军费的,无疑是给老百姓一支强心剂,那就是汉王全力抗击金军。一时间京城内军民热情高涨,无数的青年参军,这股浪潮对于李纲来说可不是什么好事,因为这笔钱是给金军的,自己依旧是没钱,招募的新军越多,压力就越大。

青年踊跃参军的压力大,但这不是要命的事情,对于李纲最要命的事情是下面的将军们整天催着要军饷,之前还好说,可以搪塞一下。现在传闻有五百万巨款,准确说真的有五百万巨款,这种情况下将领们可不愿意等待了,他们追着李纲要钱。

突然间,郑居中发现这五百万贯成了天坑,想要把这笔巨款运出城成了一件难事。全城上下都盯着这笔巨款。可要是不运出城,这金军怎么会离去呢?

始作俑者公孙胜没有想把局势搞的太僵,但是也没有放过郑居中的意思,毕竟这笔巨款本来就是天坑,既然郑居中跳进去了,想出来,没有那么容易。

公孙胜对武二和鲁达说道:“现在就看你们的了,不管怎么样制造一场冲突出来,当然伤亡不要太大,主要是把气势搞出来,让老百姓都知道汉王出的钱是用来当军费的,可是官家却贪生怕死,把钱送给金国。至于怎么闹,那是你们的事。”

报纸上铺天盖地的报道汉王出资五百万贯来资助禁军守城,把汉王推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度。可是,在报纸上却是不是出先豆腐块大的地方,出来质疑的文章,质疑朝廷如何利用这笔钱,会不会把钱交付军队做军资。

宣和七年十二月三十日,也就是年三十这一天,五千士兵押运着五百万贯缓缓朝北门走去,可是路上遭遇了拦截,最终引发冲突。

军队发生冲突的时候,暴漏出来李纲这个书呆子的短板,他一时间不知所措,最终还是在录事参军的提醒下去找右卫大将军潘景来处理这次的冲突事件。

右卫大将军潘景等得就是这个机会,他很快就平定下来的冲突,当然也把事情给揭穿了,的确这五百万是被朝廷送给金国了。

这下子,矛盾就彻底爆发了,不再是军队之间的冲突,太学生闹了起来,形势越来越严峻。

尽管,最终五百万贯送出了城,但是官家的威信扫地,为了平息全城人民的怒火,最终宋钦宗赵桓罢免了郑居中的职务。把并且承诺要和金军交战到底,把指挥权交给汉王。

五百万是个坑,有一点很多人都不清不楚,不仅对宋钦宗赵桓来说是个坑,实际上对金军来说更是一个坑。而且这个坑掉进行就很难出来,可惜完颜宗望看不懂,即便是看懂了也没有什么卵用。要知道金军这次南下本来就是要掠夺财富的,这笔巨额财富吸引了无数人的目光,就连金太宗完颜吴乞买都坐不住了,要求第一时间把这五百万运到金国。

面对巨额财富,怎么可能不动心呢?完颜宗望不想那么快把钱送回去,可是总得找个不送回去的理由吧。

章节目录

大宋超级恶霸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E书吧只为原作者章鱼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章鱼帝并收藏大宋超级恶霸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