既然知道对方的实力了,叶昊也没再废话,也不试探了,而是一脚再度踹出,顿时又是杀招轰杀而出。

四周围的人只觉得劲风呼啸,一个个都是飞快的退避!

张天右不得不退,此刻继续硬接叶昊的杀招对于他来说一点好处都没有,只不过退了十几步之后他脸色就变了,再退自己就退入张府之中,算是被人从门外打进门内了。

神色变幻间,张天右脚步轻踏,身形如同游鱼一般的一闪,避开了叶昊的一脚,而后飞快的贴近,想要以快打快,先将叶昊逼退再说。

此刻他一拳轰出,向着叶昊的胸腹处落去,但是叶昊却没有退后的意思。

“滚!”

骤然间厉喝了一声,叶昊浑身的能量爆发,一种突如其来的压迫顿时令得张天右的神色微微一变,身形动作都是一涩。

也就是在这个时候,叶昊又是一击杀招落下,而这一次是一击下劈,向着张天右的脑袋就是砸了下去!

张天右听到头顶处传来了凌冽风声还有巨大的压迫感,面色大变,他杀招都来不及催动,双手只能下意识的挡在了头顶处。

“噗!”

一声闷响传出,张天右交叉挡在了头顶的双手都是剧烈的颤抖了起来,手骨差点就当场断裂。

叶昊身形一动,左脚顺势踢出,杀招二连向着张天右的面门之处落去。

张天右面目狰狞,此刻退无可避、避无可避,就连想要格挡都做不到。

“什么!?”

“天右少爷连三招都撑不过?”

“什么情况?”

人群中,不少人看着这一幕都是失声开口,根本不敢相信在张氏财阀战无不胜的张天右,居然一个照面就落入了下风,三招内就要落败了。

叶昊神色不变,在一脚即将踹到了张天右脸上的瞬间,他的脚尖变戳为点,而后脚掌一错,算是轻轻的在张天右的脸颊上点了一下。

“噗”的一声,张天右的身形一个踉跄,向着后方退去。

事实上叶昊这一击在关键时刻已经收力了,但是张天右的身形紧绷,他下意识的想要卸力,但是想不到叶昊居然会收手,在这一刻他却来不及变招,结果却自己把自己给伤到了。

身形摇晃了片刻后,张天右的嘴角有鲜血溢出。

现场一片安静,特别是张氏财阀的人全部都是目瞪口呆。

叶昊皱了皱眉,同样是一品高阶,为何这张天右这么弱?战斗经验不足!对体内能量的运动也不纯熟!就彷如是用修炼资源硬生生的砸出来的一般。

同样是一品高阶,但是叶昊相信,这个家伙若是遇到当日那个邪教长老的话,三招内命就没了。双方简直没有任何的可比性。

当然,这也和叶昊现在的实力有关,不过他相信哪怕自己依旧是一品中阶,但是就张天右这样的水准,自己也是能够活生生的将其踹死的。

因为满打满算的话,此刻的张天右连他三招都没有接下来,虽然他现在因为修炼了七杀拳的关系,一招120点能量的杀招,几乎能够爆发出150点能量的威力来,但是张天右连这样的杀招都挡不住,真的是丢了一品高阶的脸了。

张天右此刻脸色一阵青一阵白的,额头上都是冷汗在滴落。

因为刚刚叶昊那最后一招若是真的落实的话,他不死也得残废,最不济都得毁容!

三招!三招之下叶昊就获胜了?

其他人都看呆了,苏修明和叶十七两人对视了一眼,都是无语得够呛。

他们知道这两个小辈赶来打交流赛绝对是有几分把握的,想不到把握这么大?这才一个照面就赢了?要是接下来的五支队伍的队长都是这个尿性的话,这一次财阀联赛还真的是他们两个说了算了。

“你真的在成年礼上横扫了张氏财阀?”叶昊突然开口问了一句,不是他不相信,而是觉得这样的实力也能够横扫的话,这张氏财阀的实力也难免有点丢人了吧?

张天右神色变化了片刻,好半响才闷声道:“我确实横扫了成年礼。”

叶昊撇了撇嘴,然后就想明白了,他张天右有一品高阶的实力,在成年礼上遇上其他人的话,靠着能量都能够压死人家了。这家伙说不定撼天拳还小成了,修炼出杀招来了,在这种财阀内部的大比上自然是无往不利的。

令得叶昊疑惑的是,难道张氏财阀的人会看不出这个家伙实战经验不足?如果是这样的话,不去出多几次任务,就让他来打财阀联赛,张氏财阀的心有多大?

事实上,叶昊不知道的是,不仅仅是张氏财阀的小辈战斗经验不足,很多财阀的小辈都是战斗经验不足的,哪怕是他和苏长泽两人,原本经验也不足,只不过是在体育馆那种尸山血海之中被压榨出潜力来,现在那一战得到的一切已经成为了他们的本能。

类似张天右这样的人物,虽然和他们一样号称新人王,同样也有一品高阶的实力,但是双方战力的差距却是天上地下的。

当然,如果在财阀联赛开始之前张氏财阀肯下大力气,将张天右弄去哪里好好的出几个生死任务的话,或许还有打的余地,否则的话就张天右这样,遇到其他人还能打打,遇到叶昊和苏长泽两人那根本就不用打了,直接认输还没这么丢脸。

叶昊撇了撇嘴,没有再说什么,张天右此刻也是一脸谄谄的,当初说什么要打死人家,现在要不是对手手下留情,三招就被人打死了,这一幕可以说无比的尴尬。

气氛尴尬了片刻后,张天右才叹了一口气开口道:“既然输了我就会履行约定,这一次在成年礼上你让我怎么打,我就怎么打。”

“好!”叶昊也不客气,这是他应得的,虽然他觉得张氏财阀的队伍接下来也没有什么好打的。

不过他这是做生意的,自然是要对方听话的。

苏长泽笑眯眯的看着这一幕,突然加了一句,道:“去和你家老爷子说一下,财阀联赛的第三名暂时还没有人预定,你们张氏财阀有兴趣的话,我们可以打折的。”

叶昊狠狠的瞪了他一眼,这话能不能晚点说?自己寂寞无敌的气氛都被破坏了。

张天右原本也是一脸感叹之色,但是此刻闻言一个踉跄,神色变得无比的复杂,他迟疑片刻后才询问道:“你们两个真的准备继续去和其他的队长打交流赛?”

“嗯,今天应该能够都打完吧。”

“就你们的实力,赛前横扫应该是问题不大的了……”张天右也不知道在想着什么,他转身向着里面走去,声音却传了过来,“我输了,愿赌服输,是我自己技不如人,但是不不代表张氏财阀的人都和我一样,我在张氏财阀不过是无名小卒而已。你们之后若是要拿我说事的话,希望不要涉及到张氏财阀,这是我的一点小小要求。”

他输了没事,愿赌服输,可是他张氏财阀的新人王,连人家三招都接不住,要是接下来叶昊和苏长泽挑战任何一个地方都拿出来说事的话,那么张氏财阀的脸面就丢尽了。

“你放心好了,打个交流赛而已,肯定要把他们一个个都打出心理阴影来,怎么能拿这种事情去吓人对吧?”苏长泽微笑开口,“我们是讲生意诚信的人,张少爷尽管放心好了。”

“多谢!”

张天右也不再言语,而是进入了张府,这一次他败得太惨了,连和叶昊他们讨价还价的余地都没有。

要是和叶昊交手数十招落败的话,那没有什么好说的,技不如人而已,到时候财阀联赛上还能够再打一次。

但是现在三招就落败了,如同苏长泽所说的一般,他现在都有几分被打出心理阴影来了。

张府大门内的阴影处,一个老者背负着双手,注视着叶昊片刻后,突然笑道:“好一个叶氏财阀叶昊,不愧是尸山血海走出来的,倒是小看他了,这两个小子这一次是要玩一把大的啊。”

此人赫然便是张氏财阀的阀主,显然他一开始就出现了。

他身侧之处,一个中年男子沉声道:“阀主,难道就真的答应他们的要求吗?未免太过儿戏了吧?况且天右经过这一战之后,很可能信心都打没了,接下来的财阀联赛……”

张阀主淡淡道:“对于天右来说,这是一个成长的机会,如果他能够过得了这一关的话,他的实力会大涨,说不定在财阀联赛上还能够争一争,若是他过不了这一关的话,说明他的心性也就这样而已了……我们张氏财阀多他一个不多,少他一个不少……更何况,现在人家是小辈投战贴打交流赛,我们做长辈的,难道还要出面找回一个场面来不成?”

“财阀联赛的第三名开始拿出来兜售了嘛?现在的小鬼……不知道天高地厚……”

张阀主摇摇头转身就离开了,叶昊和苏长泽的算计在他看来只是儿戏而已,还真能被他们办成?开玩笑!

章节目录

天下无敌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E书吧只为原作者么么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么么并收藏天下无敌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