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人也算是老相识了,事实上也不会客气,此刻彼此行礼结束,这一战就算是开始了。

“嗡!”

话音落,熊杰抢先出手,手中的长枪如龙一般,在半空之中挽出了一个好看的枪花,同时枪尖闪烁着寒芒,直接向着叶昊的咽喉处点了过去,不得不承认,这一招堪称霸道与帅气的结合体。

而叶昊的动作也不慢,这一次他没有出腿,而是一拳向着枪花之中崩去。

后方,苏长杰看着这一幕,撇了撇嘴,淡淡道:“花架子。”

苏修明此刻已经走到了苏长杰的身后,笑道:“小家伙你乱说什么呢,这是熊氏财阀的狼牙枪战法,真正意义上的三品战法,怎么到了你嘴里成了花架子了?”

苏长泽一脸诧异,道:“但是他现在距离叶昊最少两米远,枪虽然号称一寸长一寸强,但是也没有两米长啊,他挽这个枪花做啥?要把叶昊吓死?”

后面叶十七也走了过来,撇嘴道:“熊氏的人一向都是如此的,你以为他们名字带一个熊字就都很刚猛霸烈么?不是这样的,他们的战法听起来吓死人,其实就是文绉绉的,搞文化人这一套。

你看看这排场,估计平日熊杰就是这么打的,又眩目又炫酷,先把战法炫出来了再说。”

“不会吧?这么重要的一战,他们会这么没脑子?”苏长泽都是觉得脑子有点不够用,按理来说按照熊氏财阀这个阵仗来说的话,不至于这样啊?熊杰刚刚一副冷酷到底、天下第一的模样,你告诉我他现在还是摆花架子了?

“你自己看看不就是了。”叶十七冷冷开口道,“要是接下来的几个队长都是他们这尿性的话,那么这一次财阀联赛真的就是你们两个说了算了,以为这是什么场合?小孩子玩过家家呢?他们的成年礼到底是怎么打的。”

“十七,你也别嫌弃,事实上我们两家过去的新人王也是这个尿性,只不过今年出来这两个家伙太过特殊了,你才会看不起他们这些新人王而已,换了过去的新人王,有得打的。”苏修明笑呵呵的开口道。

“……”叶十七。

但是这个时候,整个熊氏财阀的外围之处已经彻底的沸腾了,刚刚一字排开的那些财阀中人,可不仅仅是来这里装场面的,他们来这里更大的意义是啦啦队……

“熊杰少爷你好帅啊!”

“欧巴!萨拉哟!”

“新人王酷到没人性啊!”

对面的叶昊此刻都是有点懵逼了,你不是要和我打吗?现在是什么情况?你这一枪枪出如龙,你不是对着我的咽喉来的吗?怎么到了一半你给我耍花枪?

你让我这一拳怎么砸下去?直接砸你脸上?

这种战法,我真的是第一次遇到啊!难道所谓的狼牙枪战法就是这样的?看起来软绵绵的没有什么力道,但是事实上却可怕无比,如同蛰伏草中的群狼一般,不动则以,一动如山?

“这个熊杰难道真的是大高手?也对,他毕竟是熊氏财阀的新人王!他们财阀的人明显对他信心十足,这是要击败我们,好操控这一次财阀联赛的尿性啊!”

叶昊此刻无比的警惕,心里真的提起十二分精神,这一战看起来比起之前和张天右的一战还要充满悬念啊!一念及此他都没有试探的意思了,而是直接催动了刚刚初窥门径的七杀拳战法,一击长拳轰出。

不管这熊杰到底是不是高手,试过了就知道了。

这个时候,熊杰似乎也意识到了叶昊不好对付了,他手中的长枪一卷,如同鞭子一般的抽出,居然要用枪身来格挡叶昊的这一拳。

当然,这也不是格挡,熊杰的想法只是直接一枪卷在叶昊的手臂上,而后一个发力,将他整个人挑翻,这一招想象起来都无比的帅气,双方大战之中出枪,潇洒无尽的就将对方卷走了。

可是,理想很完美,现实却很骨干。

熊杰的长枪粘在了叶昊的拳峰之上,微微一卷,结果没有卷动,叶昊的这一拳冲势依旧,根本就没有整个人被他卷到半空之中的意思,可以说完全不配合。

这一下,熊杰有点崩不住了,他似乎意识到了叶昊不好对付,急忙向着后面退去。

可是叶昊是从尸山血海之中爬出来的,又不是死人,现在熊杰退,他几乎是本能的贴身而进。

与此同时,他的这一拳依旧是一往无回的砸落,拳峰之上劲风凌冽。

熊杰的长枪“嗡嗡嗡”的一声,剧烈的震动了起来,叶昊这一拳砸在了枪身之上,令得长枪抖动,差点就脱手而出了。

“这就是你的实力?”

叶昊也是懵了,一招,真的这一次连三招都不用,只不过是一招而已他就试探出来了,熊杰很弱,真的是弱爆了那种。

这么说吧,如果现在换了张天右上的话,估计也是三五招内就能将他干掉了!

而就他这点实力,刚刚还在那里装13?一副老子天下无敌的样子,这是玩我吗?

叶昊心中无语得够呛,但是这一拳却没有这样结束,而是继续向着前方之处一路崩去。

这一次熊杰再也握不住手中的长枪了,在这一刻,他手中的长枪几乎是应声脱手而出,而后一下甩飞,扎在了熊府的牌匾之上不断的颤抖着。

而叶昊这个时候一拳也将要落到了熊杰的胸腹之处了,但是在关键时刻,他化拳为掌,掌心在熊杰的胸口上轻轻一拍。

“啪”的一声!

熊杰此刻惨呼一声,整个人踉踉跄跄的向着后方之处退去,而后跌坐在了地面之上,脸色无比的难看。

败了!他虽然实力很弱,但是此刻也明白,刚刚在最后的关头叶昊手下留情了,否则的话他此刻不死也得重伤。

但是,自己居然连人家的一拳都挡不住?

场中,不仅仅此刻熊杰一脸呆滞,就算是叶昊都是一脸懵的样子,他看了看此刻失去战斗力的熊杰一眼,又看看了看对面目瞪口呆的熊氏财阀众人,下意识的开口道:“赢了?”

熊氏财阀所有人都是一片沉默,至于刚刚声音最大的熊建华,此刻脸色一片涨红,根本就说不话来。

苏长泽也是一脸无语之色,片刻后才开口道:“应该是我们赢了吧?当然,如果熊杰少爷还想要打的话,你就再陪给走几招呗,你就当逗小孩,和他玩玩,别打太快了,免得熊氏财阀的人接受不了。”

“咳咳咳……”后方之处,苏修明剧烈的咳嗽了起来,直接打断了苏长泽的话,而后一脸感叹道:“熊氏财阀果然是高风亮节,为了让我们四大财阀意志统一,在这样重要的交流赛之中都放水,实在是令人佩服,这么说的话,刚刚的约定还算数吧?”

叶昊和苏长泽同时看向了身后一眼,这都行?姜还是老的辣啊!

熊氏财阀那面一片寂静无声,现在到了现在还没有人能够反应过来。

许久之后,那熊建华才缓缓道:“苏兄抬爱了……我们确实是如此想的,刚刚的约定自然还算数……我们……”

说到这里,熊建华也说不下去了,尴尬得要死!人家为了给熊氏财阀留点面子才这样说的,自己这边还真的接话?

一念及此,熊建华哼了一声转身就走了。

这个时候还争什么?就熊杰那样子,就算是正常打财阀联赛,也绝对不是那两个狼崽子的对手,与其这样,还不如干脆点认输,说不定还能够买一个名次?

这一刻在熊氏财阀说话也有几分份量的熊建华就觉得头疼无比,这一次丢人丢大了也就罢了,若是真的要却和那两个小子买名次……

不过事实上这个事情也不好说,先不说两人实战经验的差距,就单纯是战法的差距就太大了。叶昊一出手就是杀招,根本没有手下留情的意思,熊杰呢居然还准备表演一下战法?这档次一下就拉开了,再加上原本实力上的差距……

总而言之,就算是熊杰认真的对付,恐怕也坚持不了两招?

这些想法同时浮现在熊建华的脑海里,最后只能换成一声长叹,此事过后,熊氏财阀培养后辈的一些想法,恐怕得变了啊。

熊杰坐在了地面上懵了好久,而后他才抬头盯着叶昊,道:“想不到你这么强,你已经入二品了吧?”

叶昊一脸憨厚道:“真没有,我就一品高阶而已。”

“不!你就是入二品了!不用骗我!不过就算是如此,我熊杰一向都是说到做到,既然答应了你们的条件,那么从此刻开始,财阀联赛我就听你们的了,你们让我怎么打,我就怎么打!但是叶昊!青山不改绿水长流,等到我二品之日,我再会登门挑战的!今天这个场子,我迟早会要回来!”话音落,熊杰猛的站了起来,潇洒无尽的转身,带着一种风萧萧易水寒的味道,同时还有声音传出,“至于这柄枪,一日不败你叶昊,我就一日不取下来,今日之耻,来日必算!”

叶昊:“……”

章节目录

天下无敌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E书吧只为原作者么么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么么并收藏天下无敌最新章节